標籤: 默語知秋


geoxd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討論-第二百六十章:污衊讀書-l2gss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欧阳朵看着赵无言的眼神很怪异,嫌弃的站到了一边。
可是这时他才发现刚刚自己忽略了如今的南宫冥,怎么是一头白发,而且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穿越之替身夫君 零落庄生
“你这头发怎么了?”
南宫冥淡淡的道:“刚刚一时情急被他伤了,我还以为就此清白不保,所以一时着急白了头。”
边上的赵无言怎么也没想到,这货居然会这样说。
直接被气得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强行忍着自己拔刀的冲动。
然而这时一个笑声传入了大家的耳中:“哈哈哈哈,相公,你确定这样你不会被打死吗?”
南宫冥似乎早就料到洛轻舞醒来了,转过头笑着问:“怎么不继续装了?”
其实在赵无言压着自己的时候,南宫民转头就已经看到了洛轻舞,悄咪咪睁开眼睛的样子。
而这家伙居然在那里偷笑,所以南宫冥这才会这般悠哉的和赵无言欧阳朵说话。
边上的赵无言看到洛轻舞醒来了就笑成这个样子。
也顾不上笑的是自己了,赶紧走过去询问:“你早就醒来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可是洛轻舞在那里笑得一抽一抽的,南宫冥虽然虚弱,但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等到洛轻舞看着南宫冥这一脸苍白的时候,才停下来笑声。
虽然现在两人情况都不怎么样,但好歹都活下来了,所以洛轻舞还是很开心的。
这时肚子里面突然传来动静,罗金武低头骂了一句。
“小东西吸心头血的时候,你俩比我还积极,要不是你们也不会让娘亲笑成这个样子。”
欧阳朵急匆匆地走到洛轻舞身边:“轻舞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跟你说我刚刚赵无言居然想对你男人意图不轨。”
赵无言刚站起身,就差点因为这句话一个踉跄,转过头脸上都是戴着怒容。
“小丫头,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什么叫做我对他意图不轨,我那分明是阻止他再对自己伤害好吗?”
“我那是好心,我这么好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诋毁我?”
欧阳朵瘪瘪嘴:“你好信也不能骑到人家身上去啊,再说了,谁知道你解释的是真是假,我真是看错你了。”
边上的洛轻舞远离战火,憋着笑,靠着南宫冥,两人就靠在床头上,看着这面前的一对活宝。
赵无言不断的解释,而这短了一根筋的欧阳朵一直在鄙视他。
弄得平时能说会道的赵妍在这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转头对着南宫冥恶狠狠的道:“你还不赶紧将这事情给说清楚?”
然而南宫冥则是悠悠的开口:“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明白,为什么要我去解释,人家眼睛都看到了。”
欧阳朵接话:“看吧看吧,人家都这么说了,你还狡辩。”
早安特工殿 e·t
“我看你就是兽性大发,对人家南宫冥一图不轨。”
赵无言一步一步的接近欧阳朵,嘴角突然挺起邪魅的笑容。
“是吗?既然在你这里我是这样的人,那么我不好好表现一下,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欧阳朵抱着自己的身子一步步后退:“我告诉你啊,这里可是有人的,你不要乱来,我是看穿你的真面目了,你别靠近我。”
赵无言咬牙切齿得道:“既然看清了我的真面目,那么我对你好像太仁慈了一些,我是不是应该杀人灭口?”
欧阳朵下的手就是一抖:“你不能这样,我大不了以后不说了,我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赵无言勾起笑:“是吗?那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而对方则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唇,一个劲的摇头。
看着他这个模样,赵无言气的,真想将这个小丫头一巴掌拍死。
怎么就脑袋这么转不过弯来呢?怎么有这么笨的女人呢?
简直是气死人了,说话怎么就那么气人,现在还站到了南宫冥的那边,不是说的喜欢自己吗?
就这样的考验就经受不住了,果然女人的喜欢真的狠不可靠。
想到这儿赵无言心里郁闷极了,直接提着欧阳朵的后衣领,就将她提着往外走。
洛轻舞忍不住有些担心对着门外喊道:“赵妍你可得温柔点,这可关乎你的人生大事啊。”
赵无言用力的将门关上:“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你你最好保护好你的南宫冥,不然让我单独遇到他,要他好看。”
原本被提着像小鸡一样的欧阳朵开始挣扎起来。
“看,看,看,你这都当着别人这样说了,你果然是个禽兽,你放开我。”
赵无言低头看着自己提着的欧阳朵一个劲踢腿,咬牙切齿的:“小东西,看来我应该好好跟你上上课,免得你分不清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是坏人。”
穿越者公敌
欧阳朵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我不要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不要把我抓走,轻舞救命啊。”
“啊,我想我哥哥啦!”
洛轻舞听着外面的动静,简直笑得那肩膀一抽一抽的,边上的南宫冥忍不住摇了摇头。
“刚刚醒来就不要那么激动了。”
洛轻舞一边笑一边道:“不是啊这,欧阳朵怎么就这么好玩呢?”
“你看赵无言的脸都气绿了,想想就觉得特别搞笑。”
“不过刚刚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那姿势实在让人想入非非呀。”
想起自己悄悄睁眼睛就看到两人叠在一起的样子,那实在是太养眼了,毕竟两个都是大美男。
加上现在的南宫冥有一些病娇的样子,更是让画面显得十分的诡异。
不过笑完后洛轻舞还是有些心疼,伸手抚摸着南宫冥的脸颊。
“阿冥,你说怎么你对我那么好呢?现在你这么弱以后怎么办呀?”
南宫冥抓着她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小手:“那以后就要靠娘子保护为夫了,可莫要让赵无言的禽兽对我不利。”
看着南宫冥,一头白发,那脸色苍白如纸一样诺轻舞心疼的抚摸着。
另一只小手依旧被南宫冥握在手中,轻轻的靠在南宫冥的胸膛。
“放心阿冥以后我绝对不让别人欺负你,赵无言也不行。”
“不过你放心啦,赵无言虽然嘴巴这样说,他要真的动手刚刚就动手了。”
“其实这家伙还是挺好的啦,你们两个真的是欢喜冤家,有时候我看着都觉得你俩应该是一对,男男才是真爱嘛。”
南宫冥淡淡的问:“怎么,难道我跟他是伊对,你还要把我送给他不成?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包装盒?”
洛轻舞伸手环住南宫冥的腰身,将自己的头靠在南宫冥的胸膛。
“不要你是我的,谁都不能跟我抢。”
随后抬起头,一脸痴迷:“阿冥你这一头白发更好看了,这要是出去,到时候人家又该跟我抢你了,你说你怎么就长得这么妖孽这么好看呢?”
南宫冥点点头,煞有其事的道:“是啊,你可要保护好我,不然让别人抢走了。”
“到时候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看的夫君了,以后娘子你可不能离开我呢。”
看着南宫冥,有些有气无力,洛轻舞轻拍着他的后背扶着南宫冥躺下。
自己也钻到了南宫冥的怀里,贪婪的吮吸着南宫冥的味道:“夫君放心,以后我一定保护好你,绝对不让别的女人靠近你,谁要靠近你敢碰你,我就剁了她的手,谁敢对你有非分之想,我就弄死她。”
“不行不行,以后我连男人也得防着点,这要是以后人家男的对你也感兴趣怎么办?”
南宫冥微眯着眼:“好,那以后我就寸步不离的跟着娘子。”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要准备离开的南宫博庭过来看洛轻舞。
听到里面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欣喜。
和边上的洛尘对视一眼,惊喜的确认:“娘亲醒来了。”
洛尘点点头,带上笑意:“嗯,现在你可以安心回去做你的皇帝了吧?”
“当然既然娘亲都醒了,我们先离开吧,等娘亲休息好了我们再来看她。”
两人点点头,随后准备离开,却听到洛轻舞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宝贝你既然来了还不进来看娘亲,难道你都不想娘亲了吗?唉,我好伤心哦。”
原本还有些担心洛轻舞的身体,现在醒了怎么样,如今听到洛轻舞这声音还挺好的,并没有什么受伤的样子。
南宫博庭的心瞬间也就放下了,两人对视一眼,笑着推开了门。
走进去,看着洛轻舞靠在南宫冥的肩膀上,床上的两人如今已经做起来了。
南宫博庭看着南宫冥,满头白发的时候着急跑过去。
“爹爹你这头发是怎么了?快给我看看你身体怎么样了。”
毕竟先前目睹过南宫冥在自己的面前去世,南宫博庭看着他这虚无二的样子,整张脸都吓得惨白。
看着他着急的模样,南宫冥微微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身体虚弱一些,以后进补多一点就好。”
“你现在过来是准备要回京城了吗?”
看着南宫冥没什么大碍,伸手抓着把了把脉确定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确实如爹爹所说,他的身体虚弱了一些,但是应该以后还能养过来。
只是怎么突然间虚弱成这样?但是又想起爹爹身体好像不一般,就像当初露出的龙角南宫博庭也是看到的。
洛飞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过南宫博庭,所以对于南宫冥的一切南宫博庭还是清楚的。
但是他们之间的那些东西南宫博庭不懂也觉得,只要身体没有大碍,娘亲又能醒来,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洛尘看着洛轻舞脸色红润,并没有什么松了一口气。
“姐,你可真是吓坏我了,你可知道梁为了你的事情,到现在还吃不下饭呢?每天以泪洗面,还有太婆我都不敢去见她们。”
“外公他们也一直吵嚷着要过来,要不是现在铂庭在这边,他们过不来需要在那边处理事情,恐怕现在都已经来这里了。”
洛尘觉得自家姐姐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
可真是让家里乱了套了,那些深夜的事情要不是有管家看着,现在都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呢。
这段时间也是忙得自己脚不沾地的,现在姐姐终于醒了,赶紧得告诉她们才行。
洛尘不说一句话,匆匆忙忙的就往外跑,洛轻舞当然明白他是要去做什么。
索性现在自己已经醒来,让娘亲他们放心也是应该的。
只是自己这蛟族的事情,到时候要问起来自己该怎么回?
边上的南宫冥依旧抓着洛轻舞的秀发玩着,南宫博霆在这边跟洛轻舞说了许多的话。
总归都是自己怎么怎么没用又怎么样,害得她受伤。
洛轻舞听着听着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南宫博庭的脑袋上。
“我儿子怎么就这么怂呢?你的霸气呢?这才多大的事情,现在不已经没事了,还在这里一个劲的道歉,你再这样娘亲可就真生气了。”
南宫博霆来了这一巴掌倒是心里舒服了许多,而且现在娘亲把自己的样子都中气十足。
其实看到爹爹这个样子南宫博霆挺害怕的,会不会因为爹爹变成这样娘亲就讨厌自己。
但是现在看娘亲对自己依旧是一样的,当然几人都刻意避开了皇后这个话题。
一来是怕南宫博庭伤心,二来也是不想提起那个人。
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已经过去了,就不想要再将这个事情翻出来,让大家难堪。
毕竟在场所有的人都是聪明的,反而被一个女人玩弄在鼓掌之间,对于他们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一个人背完就算了,所有人都背完了,大家就默契的没有提起。
原本失去皇后南宫博庭还是挺难过的,但是相对于失去娘亲和爹爹而言,那都已经不算什么了。
毕竟这些年自己也未曾亏待过,就如同梁青跟自己说的,只要问心无愧,那么就没有必要去难过,没有必要觉得亏欠。
而且自己从来都未曾亏欠过母后,现在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南宫博婷正在这边和洛轻舞说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突然听到有人跌倒了。


sjnqk優秀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ptt-第二百五十八章:血洗-2oe6x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陈诺依现在只担心洛轻舞,根本就顾不上这些,太婆则死摸着眼泪走过来,将地上的南宫博庭拉起来。
地球新手村 大花你好吗
这孩子是什么样子的她是最清楚的,要说是南宫博庭自己做的,太婆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看着南宫博庭这样也问不出什么来。
转头问边上的赵无言:“你不是说不会有事的吗?现在究竟是因为什么,难道不应该跟我们说吗?都这样了还想瞒着我们吗?”
今天回来的洛轻舞就很不对劲,现在想起来当时她说的话就像是一种告别,只是当时因为想着洛轻舞是怀孕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往这边想。
赵无言低下头,过了许久在太婆的逼视下才开口说了:“今日我们去见皇后了,她抓了博庭,威胁轻舞。”
“那些人蛊的事情之前你们应该也有听到风声,所以在战斗的时候,南宫冥因为救轻舞被杀死了。”
“轻舞是为了救南宫冥,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她身子之所以会是这样,因为她是蛟族的血脉。”
超神学院之虚空金翼
“现在取了心头血,所以陷入深度昏迷,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睁开眼睛的南宫冥正好就听到了这里,猛地的就坐起身,看着洛轻舞像是一个布偶一样被陈诺依抱在怀里。
灵异荒原 丐帮小样儿
快步下来,他身上还是穿着受伤的那件衣服,所以上面都是血,走过来就把洛轻舞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声音有些颤抖,抚摸着洛轻舞的脸颊:“娘子,为夫带你去休息。”
说完不管房间里的人,直接就抱着洛轻舞朝着门口走,但是却被陈诺依给拉住了。
一直打着他的黑背:“都是你这个狐狸精,要不是你,轻舞也不会变成这样,你放开她,你还我轻舞。”
房间里一时间只有陈诺依的哭声和骂声,边上的人都是默默的垂泪。
南宫冥就站在原地,抱着洛轻舞,让陈诺依一直打着自己,却一言不发,眼睛始终是看着怀里的小人儿。
赵无言走到床边,将那颗黑色的珠子捡起来,拿到南宫冥的面前:“这时洛飞,也是为了救你变成了一颗珠子,所以你应该将他带上。”
南宫冥红着眼眶,看着那棵黑色的珠子被赵无言放进自己的袖口里,看着洛轻舞这个样子,南宫冥只想带她离开。
天知道看着轻舞这样自己有多疼,自己情愿是自己已经死了,也不愿意看到小女人为了自己变成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人。
陈诺依骂着骂着就晕了过去,赵无言伸手扶住,最后抱着直接打开门出去了。
太婆也知道这件事情怪不得南宫冥,但是已经这样了,确实也是因为他,现在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南宫冥看着赵无言将陈诺依抱走,转头看向南宫博庭:“去照顾你外婆。”
“对不起,爹爹,都是因为我。”南宫博庭说完,就快速去追赵无言了。
太婆最终也只是叹了一透气,随后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南宫冥抱着洛轻舞回道房间,现在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再是蛟族真身,身后还安静的跟着小白狼。
等到将洛轻舞放在床上后,南宫冥才坐在床边,伸手抚摸着洛轻舞的脸颊:“娘子,你怎么这么傻呢?我用所有的心头血和修为换你重生,希望你能过得好,你怎么又傻傻的还给我了呢?”
接下来的几天,南宫冥不吃不喝就守在洛轻舞的边上,一直用嘴给她渡东西,而洛轻舞能吃下去的东西就特别的少。
南宫冥一遍一遍的给她喂,还每天吧洛轻舞都抱去,轻柔的给洛轻舞洗澡,还一直温柔的跟她说话。
每天赵无言和南宫博庭他们都会来看洛轻舞,也会陪着洛轻舞说一会儿话,虽然只是自己在说,但是每个人都像是在跟洛轻舞聊天一样。
赵无言坐下来,看着床上的洛轻舞道:“你知道吗?为了给你报仇,我可是把蛮族的老窝给找到了呢。”
“等我带着人去吧他们全部弄死,到时候再回来跟你吹牛,但是你丫的倒是早点起来,你要是起来的话我都能够带你去看看本公子那威武的样子了。”
南宫冥在边上抬起头看向他:“什么时候行动,我也去。”
这是南宫冥多天来第一次跟他们说话,赵无言看向南宫冥,鄙夷的道:“你看看你这胡子都长得像个鬼了,轻舞这是最喜欢美男的,就你这样天天守着,你确定她能睡得好吗?”
南宫冥一愣,出去了许久,再次进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种颓废,脸上的胡子也刮干净了。
穿的衣服还是洛轻舞嘴喜欢看的白色,一身气质收敛,就如同是当初和洛轻舞还在清河村一样,那样的温和。
变身最皮萝莉 灰色断罪
赵无言看着他这样笑着道:“这还差不多,你要是再用刚刚那种样子陪着轻舞,我就直接把你丫的丢出去。”
说完就朝着门边走,要出去之前又回头对南宫冥道:“死腹黑,你知道吗?当初你这家伙跟我演戏,其实轻舞都知道你是腹黑的那一个,只是她告诉我,因为最喜欢的是你,所以才会假装不知道。”
“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这样的人守着,其实我很羡慕你,也嫉妒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守着,因为轻舞说了,你要是敢找女人的话我就可以揍你,她不让我在你对她好的时候揍。”
“所以这么多天我从来没有对你动手,不过你敢有二心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绝对不是揍你。”
“今天晚上的行动,你要来的话就自己准备好,不要让轻舞担心。”
说完转身即离开了,南宫冥走过去将门关上,再次回到床边,拉着洛轻舞的手道:“娘子,今天为夫就让你看看,为夫有多勇猛,别的男人可比不上呢。”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去找别的女人,有你这么好的娘子,我还找谁啊?那些女人我看着都烦得很呢。”
“对了,你知道吗,当初的你是蛟族公主,那时候的你也特别善良,我一直暗恋你,但是你怎么都不懂,现在我拥有你了,可是你却什么也想不起来,我也忘记了。”
“我现在想起来了,你要快点起来,到时候我带你去龙宫玩好不好?”
“那里有好多的珍珠哦,你不是最喜欢值钱的东西吗?你这个小财迷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那些东西都藏起来了哦。”
“这两天宝宝在你肚子里还有动呢,我摸的时候还踢我,他们两个调皮的很呢,你说生出来会不会骑在我头上拉屎啊?”
“我觉得他们两个应该都是跟你一样调皮可爱,肯定都是女孩子,长得特别像你。”
一边说着,南宫冥一边抚摸着洛轻舞鼓着的肚子,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个小脚丫直接就踢了一脚他的手。
南宫冥挑挑眉:“哟,你看,这好像还不愿意了呢,我告诉你,要是再敢踢你娘亲,出来我就打你屁股,我就说你是女孩子怎么了?”
武神 主宰 sodu
“我是你老子,你就得听我的,要是儿子我就把你给赵无言带,不准靠近你娘亲,看你到时候还踢不踢。”
果然原本还在动的肚子,因为南宫冥这句话就安静了,那鼓鼓的就在那里轻轻的动,看的南宫冥都笑得,转头对洛轻舞道:“你看,你这儿子不乖呢,说他是女儿还发脾气,看来是真的跟你一样呢。”
南宫冥絮絮叨叨的跟洛轻舞说话很久,知道南宫博庭又来给洛轻舞把脉的时候,看到南宫冥已经改变了样子,坐在那里就像曾经哪个运筹帷幄的爹爹一样。
死亡竞技场 三斤大米
以为是洛轻舞好了,快速的上前查看,但是情况依旧是一样,只是这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倒是一如既往的生命力很强呢。
转过头看着南宫冥,动了动嘴唇,但是没有说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边上的南宫冥虽然没有看他,但是却淡淡的道:“这件事情不怪你,如今你还是这齐国的皇上,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该回去主持大局了,不要继续留在这里,那是你娘亲为你打下的江山。”
“你需要守好了,不要让她醒来的时候失望。”
不等南宫博庭反对,他又继续道:“这边事情有我,你还要回去看看太公他们的情况,你记住你娘亲一定会醒来的,所以在这之前,你要把齐国这些破事都给我处理干净,做一个明君,这样才对得起你娘亲的付出。”
南宫博庭站在原地,随后才认真的点头,转过去对着洛轻舞道:“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做一个明君的。”
这像是对南宫冥的承诺,也像是对洛轻舞的,更是南宫博庭对自己的承诺。
随后走出去,当天晚上得知要去行动的时候,也跟着上船了。
一行人朝着那个无名的笑道进发,而岛屿上还有很多的蛮族人,他们正睡大觉。
等到醒来的时候,就是整个岛都被包围了,那些人势如破竹,带着炸,药和枪支,而且各个都武功高强,哪怕是力大无穷也没有办法抵抗。
他们拥有避水珠,但是现在整个岛都被包围了,一个人都跑不出去,只能一直被动挨打。
这岛屿上枪声四起,不时传来爆炸声,好多树木都着了火,这群黑衣人就像是杀红了眼的魔鬼。
只要看到蛮族人就直接斩杀,手中有枪,一手还拿着刀,简直就是一群杀人机器。
我是一个小炮兵
南宫冥和赵无言缓缓朝着里面走,身边还跟着赶过来的洛尘,南宫博庭也在这边上安静的跟着。
因为前面只要有蛮族的人,都会被赵无言和南宫冥直接灭掉,导致跟在后面的两人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最终两人还是选择换了一个方向,不跟着两个变态一起,尤其是现在的南宫冥简直就是一招秒杀。
边上的赵无言都忍不住想骂人了,这货以前就厉害,现在更是追不上了,心中苦涩。
洛轻舞还叫自己揍他,就这货的武力值,现在自己哪里是他的对手,怎么想都觉得郁闷啊。
这一郁闷心情就不好,一不好就需要发泄口,所以这些靠近的蛮族人就成了哪个被发泄的对象。
氪肉玩家
脚尖一点,抓住了一个要跑的蛮族人后背兽皮,单手成爪,猛的就是一击黑虎掏心。
边上的南宫冥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轻舞知道你这么恶心吗?”
现在赵无言的受伤还带着鲜血,但是也毫不在意的模样,嗜血一笑:“轻舞就算是知道也不会怎样,毕竟跟你们两个怪物比起来我这什么也不算。”
“而且我相信轻舞看到我这张脸就可以了,不会在意我杀人是怎么杀的。”
南宫冥则是直接不理他,一直上前,手一甩就是一个人在空中炸裂开,那血雾都快落到赵无言的身上了。
猛的跳开,对着南宫冥骂道:“我说你恶不恶心?这样做的时候能不能提醒一声?”
“还说我恶心,有你这么残忍吗?”
网游之黑暗道士 神夜121
赵无言对着南宫冥翻个白眼,说完了才从树上跳下来。
南宫冥则是头也不回:“你反正都是穿的红色这么骚包,就是掉在上面也看不出来,说不定你饿了还能尝尝这蛮族人的肉质是不是鲜美。”
后面的人听着南宫冥说的话,再想到刚刚的场景,就真的恶心的想吐,这简直冲击感太强了。
再说了摄政王大大啊,你能不能放过我们这些小人物啊?要气赵公子你也不要带着我们啊,我们是无辜的孩子,我们是不会得罪你这个大大的。
每个人都心中想着郁闷,杀起蛮族人的时候就更加不留手了,随后觉得杀不够,不够解气,有朝着边上去了,不跟着两个变态站在一个战线上。
快士传
这样一点都不过瘾,只能捡一点漏网之鱼,太憋屈了。
直到南宫冥和赵无言边上的人一个个离开,就只有赵无言和南宫冥依旧是朝着岛中间走。
因为那里有蛮族人的首领,两人的目标都是那个人,虽然皇后已经死了,但是还有她的走狗,只能找这走狗算账了。


bgfdl好看的都市小说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默語知秋-第二百五十六章:趙無言的軟弱推薦-lg7m5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赵无言从头看着洛轻舞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但是有陈诺依和太婆在,他也不好说什么。
养母妈咪 凝洛霜
等到洛轻舞吃完饭后和陈诺依他们聊了一会儿天,见天色渐渐暗下来。
洛轻舞这才转头对陈诺依和太婆道:“太婆,娘,我还有事跟赵无言说,你们去忙你们的事情,不用管我。”
“对了,我们在地下室做事情可能会有些重要,到时候不要让人来打扰我们。”
太婆皱了皱眉:“你这孩子都累成这样了,怎么还要去做事情?”
陈诺依也赞同到:“对呀,今天就不要忙了吧,等休息好了再忙不行吗?”
吸血公主的复仇校园生活 尹莲倩
“太婆娘这是生意上的事情,我得赶紧解决了才行。”
“不过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累着自己了,我弄好了就去休息,这还有赵无言呢,到时候要做什么都让他去做。”
边上的赵无言不知道洛轻舞要做什么,但也附和的点点头。
“太婆婶婶你们放心吧,我肯定会照顾好轻舞的,我不让他累着。”
洛轻舞转过头看向赵无言的时候笑了一下,这笑容让赵无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似乎自己这句话说的太过于坚定了,估计这个丫头又要让自己挨骂了。
得到赵无言的保证陈诺依和太婆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绣花。
至于赵无言,一直都因为现在洛轻舞心情不好,也不说什么跟着她来到地下室。
来到地下室后,洛轻舞将空间里面的小包子放到了他儿时玩闹的房间里面,躺好又给他盖上被子。
这才将洛飞从空间里面放出来:“好了,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边上的赵无言一头雾水的问道:“你们究竟要做什么?总得告诉我一声。”
洛轻舞转头,难得认真的开口:“赵妍,你随我来房间我有话对你说。”
洛飞自发的留在了小包子的身边,等待着洛轻舞那边办事。
而洛轻舞走后,他看到小包子的手动了一下,极力的忍耐着嘴角。
洛飞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醒来了,又为何闭着眼睛?”
躺着的南宫博庭睁开眼睛,里面包含着眼泪。
哽咽着,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道:“我知道娘亲的脾气,我就算醒来了又能阻止什么呢?”
“或许看到我他会更加难过,更加舍不得,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直接支持娘亲的决定。”
“起码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放心,不要为我多流眼泪。”
他的声音中带着那么多的苦涩与伤感,和他这个年龄完全不该拥有的成熟与冷静。
洛飞慈爱的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是啊,轻舞的决定我们都改不了,你也知道,要是不救你爹爹的话,她这辈子恐怕都会郁郁寡欢,活着还不如去死。”
“与其让她抱着这样的悔恨一直活着,还不如让她开心的选择牺牲,而且或许也只是我的一个推算。”
“若是运气好的话,你娘亲也不一定会死,所以你也不用太悲观。”
听到洛飞这样说的时候,南宫博庭的眼神闪了闪,确认到。
“洛飞叔叔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娘亲真的有可能活下来?”
看着激动的南宫博庭,洛飞点了点头:“是的,如果你爹爹他的血脉强一些,那么就不需要耗尽她的心头血,只要还有一些心头血,你娘亲就能活着。”
“所以在这时候我们都微笑着祝福她,好吗?”
南宫博庭点了点头,扯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好。”
關心 則 亂
误惹demon拽公主 天仓冥
天网建筑师 步天机
而这边洛轻舞带着赵无言走进房间后,指了指边上的座位,让他先坐好。
“赵无言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心系于我,之所以我们都不说,是害怕破坏了我们之间的这种羁绊。”
“不只是你把我当成重要的人,我也把你当成我很重要的亲人。”
“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欧阳朵他心性善良,人也活泼,很适合你。”
不等赵无言反驳,洛轻舞继续道:“既然今天我已经开口了,你就安静听我说吧。”
赵无言继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看着洛轻舞点了点头。
看着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听自己讲洛轻舞又继续道:“你也知道我与南宫冥走在一起,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谁也离不开谁。”
“或许是从他义无反顾陪我跳下悬崖,或许是他一直无条件的支持,放纵我。”
老婆叫我泡妞
“还有他那无尽的温柔宠溺,或许还有他陪着我在街上表演,胸口碎大石。”
“他做的一切都是那么默默无闻,从来不说却一直都对我是最好的。”
“他永远都将他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我。哪怕我知道他与你一起的时候,其实你被他气得要死。”
听到这儿的时候,赵无言不淡定了:“合着你一直都知道他腹黑,只是一直站在他那边对吧?”
洛轻舞毫不心虚的点点头:“是啊,我一直都知道,但我也并不是因为不在意你,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我真的很清楚。”
“其实哪怕你一直与他在争斗,但是你也很在意他这个兄弟,不是吗?”
“你也不用着急反对,现在我说那么多是想告诉你,我的心里面只能容下阿冥,我给不了你任何关于爱情的位置。”
“你在我心里面就像一个兄弟一个亲人,一个不可缺少的朋友。”
“我们之间的相识虽然有些怪异,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很喜欢跟你一起,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那么的欢乐。”
“我的幸福就是阿冥,只要他好我就好,我也希望你能过得好,你能够找到一个爱你,你又爱她的人。”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赵无言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才点点头,略带一些苦涩的道:“我明白,从你当初哪怕是失忆后也不愿意接受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永远都得不到你的心。”
“说实话我也很恨自己为什么喜欢不强过来,非要成天看着死腹黑在那里跟你恩恩爱爱来膈应自己。”
精灵之开局技能书 傲蕉从不吃瘪
“我也想过离开你们的身边,但是我突然觉得自己发现做不到。”
风倾天下:凰妃归来 辛夷叶儿
“所以我选择了祝福,不过今天就算你不说我也明白的。”
“确实,欧阳朵是一个不错的人,所以我决定试着去爱她看看,希望我能够将丢在你身上的心收回来吧。”
听到他这么说洛轻舞突然间笑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心其实早已经不在我身上了呢,对我是一种亲情。”
“你应该回想一下,你与欧阳朵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对别人都不一样?”
“我觉得你最应该想的是自己现在的心里面究竟爱的是谁,毕竟现在欧阳朵年纪也不小了,若是你这边再继续拖下去,恐怕她就变成别人的媳妇儿了。”
“有时候幸福一转眼就没了,你要珍惜现在才行。”
赵无言无语的摆摆手:“行了,你现在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自己的事情都一堆,居然还在这里跟我谈论我的事情,我的事情以后再说也来得及。”
“现在南宫冥究竟如何了?难道你不准备告诉我吗?”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没办法,这家伙确实被我当成兄弟了,可能我这些年让他欺负习惯了,突然间没人欺负我了,我会不适应。”
提到南宫冥不能欺负赵无言洛轻舞,嘴角勾起苦笑。
径直站起身,走到一旁的床边伸手一挥,南宫冥的尸体就出现在床上。
赵无言瞪大眼睛,看着这已经失去生气的南宫冥。
觉得一点都不真实,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死呢?
这个腹黑的男人怎么舍得丢下洛轻舞去死呢?
他一直红着眼眶,摇着自己的头,不愿意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是真的。
转头看着洛轻舞这么淡定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可是现在整个人注意力又一直都在南宫冥身上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探他的鼻息。
在发现没有呼吸的时候,赵无言的手就是一抖。
转头眼睛瞪着边上的洛轻舞,等待他给自己最终的答案。
洛轻舞坐在床边拉起南宫冥的手,对着赵无言苦笑着点了点头。
“是啊,他为了救我死了,是不是觉得不能再跟你斗嘴了,很不适应呢?”
“没有他对我好,我也好不适应呢,我甚至觉得活着我都不知道该喂什么了。”
洛轻舞一边摸着南宫冥的手,一边自言自语的道。
“你知道吗?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爱上一个人是这么幸福的,见惯生死的我,居然也会害怕死亡。”
“曾经是孤儿的我,居然也敢抛弃自己的亲情,只想要继续感受他活着的心跳。”
“我也知道这样的我特别的自私,可是我没有办法,看着他在我面前死掉怎么办?”
听着洛轻舞的话一旁的赵无言,现在反应过来了,着急的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
洛轻舞看着他点了点头:“我想要救他,但是风险可能是我自己永远都不能再跟你们一起了。”
赵无言着急得了,走过来拿着弄清我的手:“他离开了还有我们呢,还有外婆外公,你还有博庭,你肚子里面还有孩子。”
灵异课堂 感动常在
“你不能这么做的,你知道失去你我们会很难过,对不对?”
“你明明都知道太婆和婶婶他会受不了的,现在他们年纪都大了,你真的要选择这么去做吗?”
“你不是说把我当成亲人吗?我还没有结婚呢,还有伯庭,你看他从小包子变成了伯庭,如今长得这么可爱,他还没有成亲生子呢。”
“就是床上躺着的南宫冥,他也不会愿意你这么去做的。”
“他既然冒死去救你,又怎么可能让你受一点伤害?”
说道最后赵无言声音都带着哽咽,把自己能想到的人都说了一遍,然而看着面前的洛青,我还是表情淡淡的,依旧盯着床上的南宫冥。
这一刻赵无言后悔了,为什么当初自己不强硬手段将她直接带的远离,为什么一定要将她带回来?
如果自己带洛轻舞离开,没有让他恢复记忆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选择?
是不是就没有南宫冥的死亡?是不是只要自己当初自私一点,这一切的结果都可以改变。
他颓废的后退了好几步,整个人就像瞬间苍老了十岁一般佝偻着肩膀。
靠着墙壁缓缓蹲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头。
“要是我再强硬一点,结果就不一样了。”
“轻舞,你可不可以想一想,可不可以替我们想想?”
“你知道吗?我们这些人之所以会聚在一起,全部都是因为你,也是因为你,我才拥有了这样一个温暖的家。”
“我不想要这个温暖的家,带上悲伤的气息,我不想要你为那个男人选择放弃我们。哪怕我知道你爱的人是他,我也没有想过去强求。”
“可是这一次能不能不要那么的自私?当我求你了好吗?”
洛轻舞站起身,将地上的赵无言扶起来,看着他眼眶红红的,里面带着眼泪。
洛轻舞伸出手将他眼角的眼泪擦掉:“你这张脸还是笑着好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若是不这样做,我一辈子都会痛苦,如果你真的在意我就支持我好吗?”
“还有以后这个家里面就交给你了,至于阿冥,他恐怕到时候无心这些。”
“不过我倒是可以允许你揍他,如果他又找了一个女人的话,就帮我把那个女人弄死好不好?”
超级囚徒
洛轻舞虽然决定为南宫冥去死,但是也并没有大意到让他去和别的女人快乐过生活。
反正自己的爱没那么伟大,一想到南宫冥要对别的女人那么温柔的时候,洛轻舞就感觉整个心扎的疼。
听到洛轻舞这带着玩笑的话语,赵无言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就算我再怎么去阻拦也没有用,你放心,到时候我绝对不会让他接近任何女人,我一天揍他三顿,保证不会让你在那边担心,其余的需要我做什么?”
听到他说一天要走南宫冥三顿的时候,洛轻舞赶紧警告。
“我告诉你啊,他要是没有找别的女人,你不准揍他。”


cg7g2熱門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愛下-第二百五十五章:感受最後的溫暖分享-d04a3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哪怕洛轻舞这班求着,但是南宫冥的手却渐渐的滑了下去,眼睛也闭上了。
洛轻舞一声凄厉的哭声:“不要……!”
看着洛轻舞那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洛飞忍不住还是开了口。
“现在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你这样反而让他走得不安心。”
可是洛轻舞依旧跪坐在病床前,就那么紧紧的拉着南宫冥的手,哭得撕心裂肺。
洛飞是在害怕他伤到肚子里面的宝宝:“你先别哭,听我说,你如果真的想要救他,现在应该保证自己的身体。”
一听说还有就洛轻舞立刻转过头:“你快说,如何才能救阿冥?”
洛飞长长的叹出一口气,他也知道自己瞒不住,就算今天自己没有说以后洛轻舞,知道肯定也会跟自己急。
“自古以来鲛族就有治愈术,然而蛟族皇族的心头血和蛟族公主的眼泪融合是可以起死回生的。”
“正好你就是鲛族公主,又有皇室血脉,所以你的眼泪加上你的心头血是可以将他救治过来的。”
一听南宫冥还有救,洛轻舞急急地握着洛飞的时候问道:“我要怎么样才能取出心头血?”
极品老板娘 杨老三
“你帮我可不可以快点,不然阿冥就不过来了,求求你快一点。”
看着洛轻舞着急的模样,她已经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
洛飞忍不住提醒道:“你要知道,一旦你救了他,可能会死,因为我也没有把握说现在他这样的伤势,需要你多少的心头血。”
“而且你本身还怀孕,里面可是双生子,你要想清楚,一旦你出现什么意外,他们都将随你而去而活着的只有南宫冥一人。”
“你确定南宫冥会因为选择自己活着而失去你们吗?你确定他活着不是折磨?”
边上的南宫博婷听着洛菲这样说,着急地拉着洛轻舞的手。
“娘亲不要,可以用我的心头血用我的。”
洛飞伸手摸了摸南宫博庭的脑袋:“伯庭你的心头血没有用,这件事情让你娘亲自己来做选择好吗?”
南宫博庭拉着洛轻舞的手,另外一只手臂紧紧握成拳。
又是这样的无力,自己又是什么都帮不上,是自己害了爹爹,如今还要害得娘亲去面临这样的选择。
南宫博婷呆呆的被洛飞拉出了房间,两人就站在走廊里面。
洛轻舞回过头看着床上脸色的惨白,已经没有了生气的南宫冥。
眼泪划下来一步一步走过去,坐在他的床边。
伸手抚摸着南宫冥的脸颊:“怎么办阿冥我还是没有办法看着你在我的面前死去。”
“我知道你要是能说话的话一定会骂我,我这样很自私,对不对?”
“我明明知道让你一个人活着你肯定会很痛苦,可是我就是想让你活怎么办?”
“孩子他们应该会怪我的吧,还没来到这个世上,我就要带着他们两个离开。”
回 到 三國 的 特種 狙擊 手
逐鹿
洛轻舞说着将南宫冥的手抵上自己的小腹,里面的两个小家伙似乎有感应一般。
不灭战神
感觉到小腹处动了几下,洛轻舞的眼泪也就再次流了下来。
低头对着肚子说:“宝宝真的很抱歉,我用你们和我的命去选择爹爹活着好不好?”
“如果好的话你们就动一动好吗?”
说完话,洛轻舞紧张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仔细感受着有没有胎动。
然而若是刚刚只是小小的动作,而现在里面的两个小家伙动作却十分统一。
这既让洛轻舞觉得惊奇,又让洛轻舞觉得伤心。
是啊,两个小家伙在肚子里面又能懂得什么呢?
终归还是自己的选择,哪怕这两个小家伙来世会恨自己,洛轻舞也不想要放弃就南宫冥的机会。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转头对门口喊道:“洛飞进来吧。”
洛飞刚打开门,南宫博婷就急急地冲到了洛轻舞的身边,抿着唇,眼眶红红的盯着她。
洛轻舞伸手抚摸他的脸颊:“宝贝不哭,这都是娘亲愿意的,这一切都跟你没关系。”
“要怪就怪那已经不在了的皇后,是他造就了这一切,而不是你。”
“你莫要在心中乱想,也不要恨娘亲自私好吗?”
南宫博庭正要开口说话,洛轻舞却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脖颈。
南宫博庭瞪着眼睛,缓缓身子往下倒去,边上的洛飞伸手接住。
抱着南宫博庭出了这个房间,过了一会儿回来问道:“你确定已经想清楚了吗?真的要放弃自己和肚子里面的孩子去救这个男人?”
洛轻舞坚定的点头,脸上带着释然的微笑。
“你开始吧,需要我做什么?”
“你先在这里陪着他,我这边去准备一下。”洛飞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
等快要离开的时候,又转头对洛轻舞说道:“还是先找一个地方吧,因为你一旦出了事,整个空间都会坍塌,所以这里面也不能留人。”
“里面的东西,你的还是找个地方安放比较好,毕竟都毁了,怪可惜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在他的背影上,洛轻舞察觉到有些不对,但是也想不出来为什么。
现在满心满眼都是要救治南宫冥,快速闪身出了空间。
刚出去就见着赵无言站在一旁,积极的跑过来。
“他怎么样了?”
洛轻舞摇摇头不愿多说,有气无力的道:“我们先回去吧。”
看着他这眼睛都哭肿了,而且整个人一点生气都没有。
赵无言皱了皱眉,随后带着洛轻舞开着车离开了清河村。
等到了洛氏集团洛轻舞找到了仓库,将所有东西都全部放到这仓库之中。
在你仓库本来就是用来放各种武器车子,所以放洛轻舞空间里面的那些东西倒是绰绰有余。
赵无言看着他将空间里面的那些东西都拿出来,有些诧异的问。
“为何将空间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可是洛轻舞,却依旧沉默着,最后来到暗室把洛情从空间里丢了出来。
转头对赵无言淡淡的道:“我要让人将他千刀万剐,一刀都不能少。”
刚刚转醒的洛情就听到洛轻舞这句话在一旁狰狞地嘶吼着。
“你个贱人都是你是你,害得我一生都那么凄惨。”
“我要杀了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甲午之华夏新史 终极侧位
然而骂了没两句赵无言直接上前几脚就踩到了她的嘴上。
“你个贱人,如何能与轻舞相提并论?你这样的臭虫,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我的师门有点强 木牛流猫
说完也不再看地上的诺情,一眼转头对边上的黑衣人吩咐。
“千刀万剐一刀都不能少,在割完千刀之前她必须活生生的承受着,我要先让她这张脸变得丑陋无比,和她的内心一样。”
黑衣人恭敬的拱手:“是!公子。”
洛轻舞已经走出了房门,随后来到房间里面,将痴呆了的叶炫然放了出来。
让他坐在床上后开始给他医治,索性他也只是受了一点蛊惑,并没有什么大碍。
然而醒来的第一眼叶炫然看到是洛轻舞的时候苦涩的笑了笑。
“我可以去陪着她吗?”
洛轻舞知道他说的那个人当然是陈媛,点了点头:“你让他们带你去吧。”
处理好了这些洛轻舞又转头对身后的赵无言道。
“我们回去陪太婆和娘亲她们吃顿饭吧,对于这些事情不要讲,就说阿冥,有事忙去了。”
赵无言现在也不敢询问南宫冥的情况,看着洛轻舞这个样子,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点了点头,开车带着洛轻舞回到梅溪村,刚一进门太婆就迎了出来。
“轻舞,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出去的时候也不跟太婆讲一声,你这大着肚子呢,到处乱跑可不行。”
洛轻舞强行挂起微笑上前握住太婆的手,静静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太婆,我饿了。”
看着洛轻舞这个样子,太婆也只以为她是累坏了。
温柔的揽着她的后背:“好,你先进来太婆给你弄吃的。”
“有身子了,怎么还累成这个样子?”
语气后面就带着一些责怪洛轻舞,只是对她笑了笑。
身后的赵无言面无表情地跟着,太婆忍不住转头责怪。
“你这做堂哥的人怎么能这般不小心呢?怎么说轻舞也是怀了身子的人,你们还让他累成这个样子。”
“对了,阿冥去哪里了?”
赵无言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生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了。
洛轻舞听赵文妍没有说话,弱弱的道:“太婆他有事出去忙了。”
太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南宫冥确实有些分身乏术,这也怨不得他,毕竟南宫冥一直对洛轻舞都很好。
刚走进去陈诺依就急急的走了过来:“ 轻舞,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有气无力的?”
太婆扶着洛轻舞坐在沙发上,这才转头对陈诺依道。
“还能是怎么了,这孩子出去忙活的呗,我去给她弄点吃的,你在这儿陪她说说话。”
陈诺依看着女儿这个样子,也是有些不放心,于是点点头,就陪着洛轻舞坐在那里说话。
说的无非就是一些生活的琐碎,洛轻舞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这可把陈诺依给吓坏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还扣上了呢?是不是阿冥欺负你了?”
洛轻舞只是摇头,趴在陈诺依的怀里面,哭泣边上的赵无言接口道:“南宫冥没有欺负她。”反而是因为救她现在生死不明。
只是最后这句话赵无言没有说出来,陈诺依看着两人情绪都不高,以为是赵无言和南宫冥又吵架了。
不过又觉得有些奇怪,似乎赵无言这一次提起南宫冥的语气和平时都不一样。
在低头看着在自己怀中哭泣的女儿,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好了,有什么事情跟娘亲说,你这孩子从来都不哭的,今天是怎么回事?”
洛轻舞摇摇头:“可能是我怀孕情绪有些不稳定,娘亲不用担心,我哭会儿就好,我想抱抱你。”
洛轻舞带着鼻音说话,这样就显得像撒娇一般陈诺依听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好,好,娘亲给你抱,什么时候想抱娘亲都在。”
陈诺依从头到尾就那么温柔的呵护着,在自己怀里面哭的洛轻舞然而洛轻舞却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这可急坏陈诺依了,正当他无助的时候,太婆端着东西过来了。
“这孩子怎么哭成这样?”
陈诺依一脸苦涩:“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她一直伏在我的身上哭,怎么也哄不好。”
太婆过来拉着洛轻舞的手:“好了,有什么委屈跟太婆说,你看今天太婆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这可是早上就开始做了呢,保证吃了入口即化。”
“你再不吃,我到时候可要给别人吃了哦。”
在太婆眼中洛轻舞就是一个怀孕了,情绪不稳定,像孩子一样。
所以就像是哄一个小孩一般的哄着洛轻舞。
萌 妻 養成
洛轻舞他难得吮吸着她们身上的味道,或许这一次就真的是最后一次感受她们带给自己的温暖。
只可惜时间太紧急了,没有办法去见老爹和外公他们。
想来他们也不会怪自己的吧,不过那时候就算是怪也怪不到自己身上了,就让南宫冥去应付吧。
想到这些洛轻舞突然想起了自己太公那车,胡子瞪眼的样子。
自己要是走了,他们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好,在这些年自己将他们的身体调养的不错。
这样就算是自己走了,他们应该也能承受的吧?
在洛轻舞这些思绪混乱的时候,被陈诺依和太婆拉着坐在了桌前。
看着洛轻舞这个样子,太婆忍不住开口:“你这孩子吃饭的时候还在想什么呢?不是说饿了吗?快吃啊。”
洛轻舞收回思绪点点头,吃着这入口即化的红烧肉,还有太婆做的饭菜,真的香极了,心中也幸福的不得了。
这是最后自己的贪婪,原本这些也是自己赚到了。
上一世的自己,身为孤儿哪有这般的温暖?
这辈子也算圆满了,唯一的遗憾是不能陪他们到最后。
不能看着小包子娶妻生子,不能将肚子里面的宝宝带到这个人世间来。
洛飞已经说过了,若是时间错过今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若是这样,自己一辈子都会活在悔恨之中。
就让宝宝陪着自己去吧,好歹南宫冥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他,应该不会孤单的。


mcdcd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起點-第二百五十四章:阿冥不想離開我鑒賞-h2vd8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看着两人在自己的面前上演母子情深,而南宫博庭说出来的话更像是一把刀刺向皇后。
就连皇后一直笑意盈盈的脸都收了起来,满脸怒容地拍着扶手:“呵呵,是啊,那么现在我这个黑心的人想要你们做出选择。”
“不如你们来告诉我现在要怎么选?为了你们的齐国百姓呢,还是为了你们自己的命?”
洛轻舞拍了拍南宫博庭的肩膀,对他突然勾起了一个微笑。
这微笑让南宫博庭,猛的就是一愣,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要。”
谁知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洛飞叔叔。
然而皇后怎么也没有想到,诺心舞会直接空手就将南宫博庭给变没了。
随后她想明白了,猛地站起身瞪大自己的眼睛。
“你居然是鲛族公主!”
她的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应该说更像见了鬼。
洛轻舞对着皇后勾唇一笑:“呵,没想到你还知道鲛族公主呢?”
一旁的洛情满脸见了鬼的表情,瞪着洛轻舞。
这段时间她一直跟在皇后的身边,自然对于洛轻舞是蛟族的事情也了解了,难怪自己当初一直斗不过这个女人。
原来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人,而现在她居然是鲛族公主洛情,更是嫉妒的不行。
这个贱人怎么能是蛟族公主呢?她怎么能够有这样的神通呢?
分明自己什么都比她优秀,而这个女人什么都拥有凭什么,世界为什么那么不公平?
洛轻舞对着外面的赵无言和南宫冥叫道:“事情已经办好了进来。”
两人矫健一点就来到了洛轻舞的身边,站在她的左右做防备的姿态。
皇后看着这三人满脸都是怒火,原本还想要跟他们继续谈判的,现在只想要这三个人立刻去死。
因为事情已经不在自己的预期之中,一切已经快要脱离掌控了。
洛轻舞对着赵无延和南宫冥开口:“拖延时间,我们将这些人救出去。”
虽然南宫您很不想冒这个危险,但是现在洛轻舞已经决定了,一定改变不了她的想法。
和赵岩对视一眼后,两人瞬间对着皇后出手。
然而还没接触到皇后的时候,一些人骨就已经围了过来,挡住了他们两人的攻击。
两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面对这些迅猛的人蛊也是处处回避。
洛轻舞快速走到那些人边上,将那些昏迷的人都收进空间。
随后又看着那一边正准备逃离的洛情,脚尖一点来到她的身后,抓住了洛清的肩膀。
顺手就扯住边上叶炫然的衣袖,一年移动将两人直接丢进了空间。
里面的洛飞见到来人,快速的将两人控制了起来。
坏孩子好孩子美孩子
南宫博庭现在身上的铁链已经解开了,和洛飞一起将两人捆好后才问:“洛飞叔叔,这是什么地方?”
洛飞拍着他的肩膀安抚道:“这是你娘亲体内的空间,你先安心待在这里,等你娘亲忙好了就会来找你。”
“要怎么样才能出去,娘亲现在在外面很危险。”
“洛飞叔叔你快让我出去。”
恶三椿
当初的南宫博庭见过洛飞,也只知道他来历,很神秘。
但是由于是娘亲信任的人,所以南宫博庭从来不曾多问。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
黎大师 风狸杖
而洛飞自始至终是看着南宫博庭长大的,也是很疼爱他。
愛在唐朝
看着他这么着急上火的模样,也有些心疼。
“博霆听叔叔的,在这里安静的等你娘亲,等他们处理好事情就会来找你。”
“你也知道你娘亲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再顾及你要是你出去的话会给他们造成一定的负担。”
“虽然洛飞叔叔知道你有一定的本事,但是面对那些人蛊而且这么多,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对抗。”
“如果皇后再次抓到你的话,你娘亲又会受制于她,所以听叔叔的安静待在这里等待。”
南宫博庭双拳紧握眼睛随处乱看,想要看到外面的场景。
可是这里除了与自己所在的世界不一样却一点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南宫博庭挫败极了,说好的一起面对娘亲又将自己保护起来,她又独自去面对那些东西了。
娘亲又说话不算数,现在肚子里面还怀着小弟弟呢,到时候要伤着了怎么办?
若是娘亲和小弟弟有什么事情,爹爹会不会就不喜欢自己了?
一想到这些南宫不停烦的不行,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在这里安静的等待。
因为诺菲叔叔说了,这里是娘亲体内的空间,那么自己要是太过于急躁,是不是娘亲也会有所感受?
外面的南宫云和赵无言一直被这些人蛊逼得节节败退。
皇后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就算你将博庭放入了空间,现在你又准备如何逃离我的包围?”
“没有博庭牵制你,那我就抓住你男人好了,想来这个男人比伯庭还要重要吧?”
说完他阴笑几声,拿出笛子吹了起来,边上的人骨纷纷放弃和赵无言对大,直接朝着南宫冥冥围去。
洛轻舞想要靠近,但是都被那些人蛊拦在外围。
看着南宫冥的手臂被人蛊划伤,洛轻舞感觉自己疼得心在滴血。
然而看到洛轻舞在外面这么担心,南宫冥还抽空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微笑。
赵无言也急得不行,拼命的想要往南宫冥那边靠近。
但是南宫冥却对他喊道:“现在抓准机会赶紧带轻舞离开。”
异世情报官
赵无言恨得直咬牙,但是也没有办法,几个中跳来到洛轻舞身边。
想要抓着洛轻舞往外走,然而身后却一个人蛊,悄然的接近。
正要抓向洛轻舞后背的时候,赵无延这边被另外一个人股难住,根本就阻挡不了。
“不要……”赵无言凄厉的叫唤。
而南宫冥看到的时候,脚尖猛的一用力使劲挣脱,不顾那些人骨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伤口。
猛的就扑到了洛轻舞的后背上,原本洛轻舞已经准备闪进空间的。
但是却发现自己身后贴着一个熟悉的怀抱。
听到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就看的南宫冥嘴角溢出鲜血。
伸出手触碰洛轻舞,声音温柔的哄着:“娘子别怕,为夫在。”
洛轻舞眼睛瞪大,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南宫冥身子缓缓倒下的那一刻,猛的伸手搂住他的腰身。
“阿冥你不要离开我,你怎么样了?”
刚刚抓南宫民的那一个人骨,现在已经被赵无延一刀砍断了手。
所以人蛊的手现在还插在南宫冥的胸膛,直接从后背贯穿到胸前。
看着那还在蠕动的手,赵无言又一剑,削掉了手掌。
整个手臂就那么插在南宫冥的身体里,南宫冥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
洛轻舞整个嘴唇不停的颤抖着抱着南宫冥蹲在地上。
赵无言不断的在边上抵抗着那些人蛊,声音带着急切:“轻舞快带他回去医治。”
洛轻舞回国,神先将南宫冥放入了空间,看到南宫冥进入空间的那一刻,小包子猛地站起身。
洛飞也伸手接住了飞进来的南宫冥,看到他胸前的血洞都是忍不住心下一抖。
快速的带着去医疗室,将他身上的伤紧急处理。
南宫博庭也是学过医术的,那是跟着洛轻舞学的,现在来到医疗室看着那些东西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使用,但是还是会把脉治疗。
这边紧急的替南宫冥治疗着伤口,洛轻舞直接将空间中的一辆坦克拿出来,呼叫赵无言。
“快先进坦克。”
赵无言自然是学过这个东西的,所以快速的就朝着里面坐了进去,洛轻舞脚尖一点也来到坦克上,当他们坦克门刚关上的那一刻,外面的人蛊拼命的攻击。
然而攻击对于一辆坦克来说毫无用处,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东西,洛轻舞一心只想着空间里面的南宫冥。
西游记的那块石头 荆戈
开着坦克,朝着皇后那边就撞了过去,皇后想要退让,但是她们巫族是没有武功的。
有的只有迷幻之术和蛊术,哪怕一直召唤那些人骨在自己的面前挡住,却依旧挡不住那横冲直撞来的坦克。
哪怕他已经跑到了边上的山脚往上爬,依旧被这坦克,一下子直接撞在了身上。
那坦克从皇后的身上碾压过的那一刻,笛音笛音戛然而止。
等到坦克再次离开的时候,皇后已经被压成肉饼,一切在这一刻结束了。
那些人蛊没有了,控制着也站在原地呆呆的。
洛轻舞从坦克里面出来看到这些所有事情都停止了。
转头对赵无言道:“事情交给你,我先去看阿冥。”
“好,你别着急他一定没事的,你要记得你自己是怀了身子的人,可千万不能伤着身子了。”
赵无言其实想说人都伤成那样了,怎么可能还会活下去。
但是看着洛轻舞整个样子,赵无言却硬生生将话给憋回去了。
洛轻舞闪身进入空间,快速来到医疗室,就看到南宫博婷和罗飞手忙脚乱的正在替南宫冥止血。
插在他胸膛里面的那支手臂早就已经被拿了出来。
南宫冥现在眼睛睁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眼皮耷拉着。
现在一点精神都没有,但是他只是那么静静的隐忍着,看着南宫博庭在自己身上动作。
看着南宫冥这个样子,洛轻舞颤抖着嘴角就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
我的超级女友
三國之世紀天下 洛雨辰風
生怕走过去洛飞会告诉自己他不行了,生怕走过去就会看到他暗淡的眼神。
然而洛飞早就已经注意到,来到门口的洛轻舞。
南宫博庭也颓废的垂下了自己的手,因为不管他怎么做都好像救不了自己的爹爹。
眼眶红红的,一直对着南宫冥说对不起,然而南宫冥却努力的勾起一点点嘴角的幅度。
无力的安抚:“没事。”
“别…哭,你娘…亲来了看到会生气的。别…让她难过好吗?”
洛飞朝着洛轻舞这边走来的时候,边上的两人也都察觉了。
南宫冥费劲的转过头再看到洛轻舞,那害怕得不得了的时候,心就是猛的一疼。
“娘子,别哭。”
洛轻舞走到南宫冥的病床前,颤抖着自己的嘴唇。
有好多的话想要说,但是看到南宫冥那空荡荡的胸膛时,却怎么也忍不住眼泪。
南宫博婷看到娘亲进来的时候,拉着洛轻舞的手:“娘亲我医术不精湛,你快你快救爹爹,你快就爹爹呀。”
洛轻舞却一直盯着南宫冥摇了摇头,干涩的嘴唇就像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气,才哽咽着道:“年轻也做不到。”
这句话就像是掏空了洛轻舞的力气一般,她摇晃着身形,边上的洛飞赶紧上前扶着。
南宫冥艰难的想要抬着自己的手去抓洛轻舞,可是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好像抬不起来。
转过头有些无奈的道:“娘子,我拉不到你。”
一句话更是让洛轻舞哭的像个泪人,扑过去,扑在床边上,拉着南宫冥的手,摸着自己的脸。
“夫君你坚持一下好不好?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她的声音中带着祈求,现在真的害怕极了。
这个一直守护自己的男人就要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吗?
洛轻舞拼命的摇着头,不要这样的,结果我不要接受。
“夫君你不要走,你不要留下我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我害怕。”
南宫冥看着洛轻舞这么脆弱也心疼的不行,但是现在自己好像真的只能陪她到这里了。
手指微动,抚摸着洛轻舞的脸颊,或许这一次真的摸了就再也摸不到了。
自己再也不能守护这个可爱的小精灵了呢自己,再也看不到她为自己生儿育女的那一天了呢。
可是看着他这么难过南宫冥却强行挂着一点微笑。
“娘子你要笑得很开心,这样我才会开心。”
“你要好好的活着,把我的那一份也活下去好吗?”
洛轻舞拼命的摇着头:“你不准死,你要死了我就找好多的人,给你带一堆的绿帽子。”
“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你是我的,你不准离开我阿冥。”
洛轻舞的嘴角一直在颤抖,他的手也在颤抖。
南宫冥勾起一点嘴角:“下辈子下辈子我再陪你好吗?”
“不过可不可以不要找别的男人,我会难过,我会吃醋,我会生气。”
亿万婚约:拖油瓶误惹神秘首席
洛飞看到他们两人这样也忍不住红着眼眶转开了头。
若不是争取时间救那些无辜的人,或许这个男人不会死。


z5e83火熱連載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三章:南宮博庭的眼淚展示-0jrb7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被关在房间里面的南宫博庭挣扎了一下,身上的铁链没有办法打开,只能静静的停下。
他英俊的小脸上带着凝重,有些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稳重。
刚刚娘亲并没有回自己的话,而是义无反顾的走进来了。
当时接到洛轻舞电话的时候,听着在电话里面询问母后的行踪,所以就派人去查探。
没想到这还没有查出来什么呢,就被控制住了,原本是想要接近跟他说话的时候套一些信息的,却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就出手了。
那么多的人蛊,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也是,自己这几年学业不精,才会落入敌方手中。
如今娘亲已经怀孕了,若是因为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那该如何是好?
一想到这个南宫博庭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现在烦躁的不行。
生化危機之終期黑城
可是被控在这里的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人们以为自己坐在了那个位置上就能够获得娘亲周全,如今娘亲却因为自己身陷险境之中。
还有爹爹还有妖精叔叔,现在该怎么办?娘亲如果换做别的还好,可是一到自己身上根本就不可能不管。
外面的洛轻舞坐下,南宫冥和赵无言也准备坐在边上,但是皇后却道:“两位,我与轻舞妹妹单独说说话,可否回避一下。”
皇后虽然是说的礼貌,但是他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南宫冥看了一下洛轻舞,既然对方点点头,这才和赵无言默默的走到了院外。
等两人走后,洛轻舞直接开门见山:“说吧,你想怎么样?”
皇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推倒洛轻舞的边上:“轻舞妹妹又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既然你已经来了,心平气和一些比较好,毕竟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
洛轻舞则是就那么看着她不搭话,自己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博庭,懒得跟她在这里虚与委蛇。
见洛轻舞不说话,皇后依旧是笑意盈盈的:“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又何必这般冷酷呢?”
“呵,皇后娘娘这话倒是说错了,我自认与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以前识人不清,但如今能看清楚真面目,又何必再相交?”
听洛轻舞这么说,皇后却是一点都不生气。
“能够得到你这么高的认可,倒是觉得很荣幸。”
看对方厚脸皮,直接将自己的讽刺的话语,当作是夸奖,洛轻舞更是嗤之以鼻。
“说吧,你今天究竟想要做什么?”
“大家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不要整这些弯弯绕了已经,到了这时候又何必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皇后往身后的椅子上一靠,一只手玩着蔻丹。
发现扣单上缺了一个角,于是放到一旁椅背上,洛情就很是乖巧的蹲下开始给她弄指甲蔻丹。
皇后勾起嘴角才抬起头看向洛轻舞:“我想我们之前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想要的就是统治这片大陆,然而我缺的就是你,只需要你跟我合作,一切都好说。”
洛轻舞则是淡淡的道:“让我跟你一样去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做不来。”
“不如你就换一个条件吧,让我去对那些无辜的人下手,你还不如直接杀我来的痛快。”
“想来你之所以叫我过来,就是因为忌惮我吧?”
“说的明白一些,你就是觉得我会成为你统治大陆的阻碍,想要跟我合作,但是若是我不合作的话,你会选择杀了我对吧?”
边上的皇后依旧是没什么变化,盯着自己正在摆弄蔻丹的手。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是希望你跟我合作,毕竟相对于杀了你来说跟我合作你能得到更多,而我也能得到助力,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只要你跟我合作,博庭不但没事,他以后也会是我的继承人。”
“而你是他的娘亲,他那么在意你,我也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事情来。”
那轻舞却轻笑道:“是吗?是不是在这之前我还必须吃下你的蛊虫,接受你的控制?”
“哦不对,换句话说你们巫族应该是更加擅长催眠控制,只要我答应了接受了你的催眠,从此我就可以做一个没有感情任由你驱使的工具,对吗?”
“然而有我的存在,伯庭也肯定不会反抗你,这样你依旧是站在最顶尖的那个人。”
“请问这样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好像受益者都是你呢。”
皇后用手帕掩着嘴轻笑:“没想到你倒是一个心思通透的人,只是条件在这里,你要就不停,必须按照我的来,除非你选择放弃博庭与我对抗。”
“但是很可惜,如今你们几个人来到这里,而周围都是我的人蛊,就算你拥有着我不知道的机器,你又觉得你们能够从这里逃离吗?”
“或者说现在你们还有其它选择的机会吗?在你们单独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注定了不是吗?又何必再挣扎。”
洛轻舞却冷笑一下:“我觉得皇后你是不是太过于自信了一些?”
“纵使就是我们三人来到这里,你觉得你的那些人蛊又能够将我们留下吗?”
皇后也不着急,将自己的手在桌板上敲了两下。
边上的叶炫然就呆呆的走到房间里去,将身上捆着铁链的南宫博庭带了出来。
原本还淡定的洛轻舞,在看到南宫博庭的那一刻,猛的就站起身。
眼中都是心疼,自己这么漂亮的儿子,这女人居然把他弄得身上脏不拉叽的。
居然在他帅气的脸上也弄上了灰尘,瞬间洛轻舞就生气的转头:“现在立刻让你的人弄水给我儿子,将脸洗干净,不然我们的谈判就此结束。”
皇后手伸着给洛情弄蔻丹,看着洛轻舞笑得花枝乱颤。
“我真的不知道你一直以来脑袋都会想些什么,我很好奇现在都这样的情况了,你居然还在意他脸上是不是干净。”
说着身子往前倾了一点:“轻舞妹妹,我其实对你脑袋里面的东西更加感兴趣。”
“这若是换做别人,已经是他的生母将这人绑架了,而这养母却反而来救人,你不觉得这很滑稽吗?”
洛轻舞转头冷冷的道:“是吗?我并不这样觉得,因为有的人他活着就还不如去死了,有的人死了却依旧活在别人的心里。”
“而有的人穿着光鲜,可能就是一泡屎,有的人穿着破烂,可能他的心灵才是最美的。”
“像皇后娘娘这样的,应该就是面上披着一层好看衣服的屎吧?”
说完洛轻舞还在自己的彼此面前扇了扇:“毕竟内在是美的人,也不会做出你这么禽兽的事情来,对吧?”
“一个既不配为人也不配为人母的人,活着我都替你累得慌。”
“难道黄红娘娘的心里面就没有过重要的东西吗?那种可以让你舍弃生命的,那种让你半夜做梦都会笑醒的,不过想来你这种人是体验不到的。”
“不过我倒是有一点需要感谢你,感谢你能生出小包子这样可爱的儿子。”
“让我有这么乖巧的儿子,我真的十分的感谢你,若是我赢了,我说不定会因为这个送你一条生路。”
“毕竟怎么说也是你将小包子带到了我的面前,对于这一点我十分感激。”
然而洛轻舞的一些话,非但没有将皇后惹怒,反而却逗的皇后在那里笑得花枝乱颤。
等笑够了以后才抬头:“果然你真的是一个独特的人,我真的很好奇,在这样绝境的情况下,你是哪里来的勇气,觉得你可以离开我的视线。”
“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放我一条生路,可惜呀,我这人并不像你那么仁慈,我若是赢了得不到我想要的,我会让你们通通下地狱。”
“怎么样如今已经看到你儿子了,现在我给你选择的时间一盏茶时间过去,若是你还不决定与我合作,我就取下博庭一条手臂,如何?”
南宫博庭对着洛轻舞摇摇头:“娘亲,这辈子能跟你相识,能够成为你的儿子,我很荣幸,不过恐怕我们的母子情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我不愿意让娘亲成为一个罪人,我那么敬爱娘亲,我不想要娘亲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我也不想因为我把整个世界变得乌烟瘴气,就像娘亲所说的,哪怕是死了,这个世界依然能够美好,还有我在意的人活着我就觉得挺好的。”
“只是娘亲受罪,孩儿没有办法陪你一直到老,没有办法替你尽孝了。”
南宫博庭说完眼光红红的,只有直接对着洛轻舞跪了下去。
原本还在强硬支撑的洛轻舞,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一下就滑落下来。
南宫博庭抬起头看着自家娘亲,拉着自己跪下去的的身体,膝盖只是弯曲者,然而这是南宫博庭第一次看到自己娘亲在哭。
看到娘亲眼泪的那一刻,小包子心如刀绞,纵使自己已经变成了南宫博庭,成为齐国的一国之王。
面前的娘亲依旧是自己最敬重的人,依旧是自己最在意的人。
一直以为娘亲都不会哭的,但是现在的娘亲眼泪每一滴都像落在自己的心上,灼烧的整颗心都在发疼。
想要伸手去将娘亲脸上的泪痕擦干,可是发现自己身上捆着铁链,根本就动弹不得。
南宫博庭挫败的低下头,在低下头的那一刻,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滑落。
滴落到地上,溅起一点点的灰尘,就如同洛轻舞的心滴在地下,摔的一样的疼。
这是自己一直护着的儿子,这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
盛宠千金妻
老公人家要嘛
这是自己时不时就看着他脸就特别骄傲的儿子。
这是坐在皇位上高高在上,却板着一张脸的小正太。
如今却因为自己掉下了眼泪洛轻舞的心疼的颤抖,整个手指紧紧的握着。
伸手拉着南宫博庭站,直抬着他的脸,用手帕一点一点将他脸上的灰尘擦干净。
强硬的挤出一丝笑容:“宝贝不怕,娘亲在。”
風動天下 酸棗糕
原本还在极力忍耐的南宫博庭,在听到洛轻舞这句话的时候眼眶红的,根本就憋不住眼泪。
癡花奮鬥史
咬着自己的薄唇,坚定的点点头:“娘亲,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恨你,我永远都是你的儿子,永远都爱你敬你。”
“今天就让我和娘亲一起面对吧,不要抛下我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洛轻舞想起了当初第一次遇到小包子的时候,他怯生生的在边上拉着自己的衣角。
“娘亲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会听话。”
“娘亲你怎么了?你是不喜欢包包了吗?”
“娘亲,我知道是我的错,对不起。”
“娘亲你真的没事吗?”
“娘亲你回来了?”
“娘亲这东西好好吃哦。”
“娘亲好厉害,娘亲最棒。”
“我也想要学这个,可不可以?”
那些一点一滴在洛轻舞的脑海中渐渐汇聚,逐渐变成了面前这带着稳重气质的小正太。
还有他口口声声要自己将南宫冥骗回来做爹爹的时候。
还有他在面临别人欺负自己那种着急的模样。
还有陪着自己演戏时候的灵动,伸手摸着南宫博庭的脸。
“宝贝,你是娘亲最棒的孩子,人生的路上会有很多的坎坷,但是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一定会度过的。”
“你相信娘亲娘亲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你也没有必要因为结果而改变自己的心。”
“娘亲知道你对她也是有感情的,你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学着怎么样去做一个皇儿。”
“只是博庭不是每一个人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的,有的人心本身就是坏的。”
“若是我们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这没有什么,但若是没有得到,我们也没有必要去遗憾,因为最该遗憾的是她。”
“失去你是她的损失,是我们的荣幸,优胜劣汰,感情也一样,我们要淘汰一些不值得的东西。”
“你能明白娘亲所说的吗?”
洛轻舞之所以这样说是害怕和皇后真的动起,手来后南宫博庭会难受,会放不下。
南宫博庭红着眼睛,坚定的点头看都不看一眼皇后。
“嗯,有的人狼心狗肺不值得我们去真心对她,我庆幸自己只是拥有着她的血脉,而不是继承了她这一颗黑透了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