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22章 又到了數錢的日子(新年快樂!)分享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进账’、‘数钱’这些词听起来就带着美滋滋的感觉。
虽然没到年末,但方年心里忽然有了那种过年才有的骚劲儿。
当然,方年表面上很是不动声色的懒散道:“这么巧啊,白粥刚加进来,就碰上数钱的时候了?”
“都是上周的进账。”陆薇语回答。
闻言,方年轻咳了两声:“说说看。”
陆薇语简单道:“女娲实验室、白泽实验室分别收到了批量的预付款。”
转而望向刘惜,笑着道:“更具体的数据让财神说吧。”
前沿系总账这种事情,当然是财神刘惜来表达更能一目了然。
刘惜当然不会推诿。
刚好能把自己藏在一角办公桌那台27英寸电脑屏幕后的刘惜脑袋尖尖冒了出来。
独特的清弱声音有条不紊:“三星电子依照合同,预付女娲MindOS授权费两笔。
一笔为500万份海外授权,按照3%授权费的合约,预付授权费7亿人民币,依照合同补充条款,尾款将在产品上市后根据实际售价结算。”
听到这里,方年嘀咕了句:“7亿?”
刘惜当然知道方年的疑惑,补充回答了句:“根据预付费推算,三星电子在海外推出的手机零售价可能在559欧元。”
然后继续往下说:“第二笔一样是500万份授权,是进入国内市场的合约价给付,预付授权费17.5亿人民币,尾款同样在产品上市后依实际售价结算。”
“推测国内上市手机售价可能为5299元。”
“……”
“两笔款项合计为24.5亿人民币,已于7月1日下午入账。”
“……”
“六月底,菊厂一次性结算了4500万的预付授权费,授权数量为300万份;
维沃、欧珀、魅族三家一共结算了4500万的预付授权费……
小米结算了两笔授权费,一笔是3000万,购买300万份授权,一笔是4000万,后面这笔4000万购买了1000万份授权。”
“小米方面未对此事作出特别声明。”
听到这里,方年平静道:“小米内部有一个新的计划,这笔授权费没问题。”
“其余语信时代再次结算了200万份授权费,一共4800万。”
“六月底至七月初,女娲实验室一共收到26.58亿元授权费。”
最后,刘惜做了个总结:“此前累计收取授权费为21232.96万元。”
“截止目前,不考虑额外研发计划前,女娲实验室已经开始盈利。”
方年咂咂嘴,似模似样的感慨一句:“所以还是要发展海外客户,把外国人从我们人民手上挣的钱拿回来一部分。”
温叶接过话头:“羊毛出在羊身上啊,女娲实验室收取的授权费会转嫁到最终用户头上,感觉很多人又有借口骂前沿了。”
“你这是不信任财神的推算呐!”方年瞥了眼温叶。
“三星手机有没有给女娲实验室缴纳授权费,最终售价都不会有太大波动,甚至海外版用了更贵的处理芯片,也没太涨价。”
说着,方年问了句:“知道为什么吗?”
温叶:“……”
方年耐心道:“我提到过的,三星跟国内品牌不一样,它们使用安卓需要向谷歌缴纳GMS等等费用;
如果按照3%的授权费来算,基本持平;
7%的授权费这是三星自愿让前沿敲竹杠,这点费用相较于他们的商业计划不值一提。”
温叶连连点头:“懂了!”
方年心平气和道:“前沿一贯以来的生意哲学是共赢,无论跟谁合作都还挺公平的。
但是共赢归共赢,恨不得双手送上的钱,也不能往外推;
毕竟MindOS这么独占领先的系统,在与三星电子合作之前,都是巨额亏损,太不合理了。”
办公室里的人都有些莞尔。
事实上,女娲实验室在基础科学行业能这么快出惊动世界的成果,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又能这么迅速的覆盖了前期研发投入,更是不可思议。
当然……
方年说得也有道理,MindOS确实具备独占领先性。
不盈利才是真的不合理。
不过,在近一两年,MindOS要一直保持盈利也是很难的事情。
截至目前,在MindOS上的纯研发投入已经超过了6亿人民币。
而配套投入还在陆陆续续实施中,这要不是有核高基项目的两批15亿,女娲实验室其实也会蛮艰难。
总之,开始盈利只是暂时的。
“……”
虽然话题稍微岔开了下,但又马上回到了正题。
刘惜继续汇报了下去:“三星电子依照合同,一次性支付给白泽实验室11亿人民币整,合同附加要求需要白泽实验室在7月20号之前一次性交付500万片合格品的神龙1号。”
“小米科技依照合同,一次性支付给白泽实验室2.925亿人民币整,合同要求7月31号第一次交付150万片,如期交付后支付第二批2.925亿人民币,要求8月31日再次交付150万片。”
“……”
然后,刘惜抬头道:“神龙1号从6月9号开始交付台积电量产,分润了台积电70%的28nm产能,目前合格品库存400万片芯片,可以如期供货。”
“……”
最后,刘惜总结道:“这是近期前沿系的所有大额进项;
其次还有前沿学术的一些零散知识产权授权进项,7月1号进行了财务汇总,今年上半年一共收取了1.37亿人民币的授权费;
绝大部分是前沿科学旗下实验室依照市场规则购买。”
稍顿,刘惜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女娲实验室还有一些小额进项,大约是两千零几十万,是女娲应用商店付费应用的分成,当初约定的比例是与通行标准一样的30%。”
“……”
鬼夫大人坏坏哒 柒小年
女娲应用商店一样是收取分成费用的。
而且是跟‘苹果税’差不多类型的方式收取,只不过应用商店没有要求开发者应用内部付费也只能通过平台,这跟‘苹果税’有非常大的差别。
当然,付费应用的比例是一样的30%。
反正女娲MindOS就是在几乎全方位的介于iOS和Android之间,多少有点中庸之道的意思。
这就是全部可以数的钱了。
不过大多数是最近这一周多的入账,总计超过40亿。
因为前沿系这些实验室账上富余资金足够,甚至可以说是财大气粗,所以女娲、白泽实验室的进账都属于完全富余的可支配资金。
这跟之前账户上的钱不同。
比如前两个月,在批量规划完成后,刘惜汇报说前沿账上的钱最多撑到六七月份。
那会大家都觉得前沿差钱,但都从未想过动用庐州前沿账上的钱。
这不是什么伟光正,也不是什么为了维持个庐州地方的友好合作关系。
只是因为那是投资款。
投资款是不可以用来清还公司既有债务、被挪用等操作的。
比如有些公司老板宁愿自己面临无数起诉,也不敢拿这样的钱还债。①
别说庐州前沿的投资方是地方,就只是普通的投资人,比如跟方年合作很融洽的沈尼尔,方年也不可能去破坏这种绝对规则。
这不是公司能不能开下去的问题,是关于个人还能不能安身立命的问题。
前沿在明面上是更遵守规则的。
比如哪怕是核高基项目的补贴款,也是女娲实验室专款专用在DeskOS的研发投入上。
是纯粹的研发投入。
所以哪怕那5亿的开发奖金,也是从前沿账上划拨的。
魔性手游 魔性阡陌
当然,也有一些稍微有出入的操作。
比如白泽实验室的研发经费在继续被用作下一代芯片的研发中。
不过这是庐州地方非常希望看到的。
有所出入的是,下一代内部特别的分成了两派,一个纯保密项目,一个一般保密的神龙2号项目。
当然……
用投资款按照既定规划投资营利所得,企业就具备了自主支配权。
这也是所谓现在营业收入的钱,跟之前账上的钱不同的原因。
…………
多了40多亿完全富余可支配资金后,理所当然的需要由方年主导接下来的规划。
所以……
除了还有些不了解历史的白粥以外,其他人忽然齐齐望向方年。
仅慢了半分钟,白粥也随大流望向了方年——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迎着众人的视线,方年面色平和,看了眼刘惜:“总可支配资金是多少。”
“抹零计算63亿。”刘惜破天荒开了个玩笑。
接着补充道:“前沿在贵阳的数据中心基建费用已经按期拨款,并在内部财务系统上锁定了后续的款项,其它项目类似,其中包括前沿学术的两支基金。”
所以,抹零计算的63亿是完全可支配资金,一些项目的后续计划投入都已经被减除了。
怎么说呢。
因为知道方年方总向来规划‘大气磅礴’,很容易对自己的财务工作造成重大波及,所以刘惜自己又写了个内部财务系统,再做了一层减除。
当然……
这层减除不代表钱不见了,依旧随时都可以动用。
只不过到方年这里代表这些被减除的没有了。
其次……
这层减除的款项,也一样可以在遭遇财务危机时,随时可被挪用。
听刘惜说完,方年想了想,道:“刚才说过,给前沿创业拨款3亿,这算一笔规划;
其次给前沿学术两支项目基金再各自加注5亿,一共10亿,督促前沿学术加速项目发展,尽快完成项目的前期投入。”
“……”
听方年说着,关秋荷啧啧称奇:“嚯嚯,就剩50亿了。”
方年瞥了眼关秋荷,继续说道:“我有个初步的收购计划,拟首批划拨20亿资金;
依旧是针对各大实验室所急缺的专利,不过这次想用打包收购的形式进行,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支持。”关秋荷平静道,“单独收购专利其实反而更麻烦一些,特指国外的那部分。”
虽然关秋荷知道这件事情会落在自己头上,但她依然支持。
因为前沿发展到现在,知识产权上的问题其实成为了最大的枷锁。
不能光靠实验室内部突破,也需要外部的支持。
基础科学上有的东西原理大家其实都懂,完全可以依样画葫芦,但侵权。
关秋荷说完,方年直接就拍了板:“那就这样定了,关总你负责将计划完善。”
然后姿态懒散了起来:“还剩30亿就简单了,加大MindOS无障碍项目的资金倾斜,第一批追加5亿;
分拨10亿给前沿天使,总是给前沿输血,也该由前沿拿出钱来支持天使投资了;
单独分出2亿成立一个类似于国外某些巨头企业专门划分的‘academy’小型事业部,我们叫:学院服务;
可以挂在前沿院部下,不过要单独开辟内部财务账户,专款专用;
工作内容暂定与国外这些巨头的事业部相同:面向国内外高校提供软件教程、讲义、培训文档、官方课程等;
吴老哥,你跟白粥在忙前沿社团项目之余,也顺便完善一下这个二级部门的框架,最迟不能晚于8月中旬。”
岔开话题说了两句,方年又转回了正事:“剩下的款项,大头先留着吧,小头……”
“刚才女娲实验室的进项多少来着?”
刘惜适时回答:“26.58亿。”
闻言,方年继续说道:“把末尾的1.58亿单独拿出来做一件事。”
稍顿,方年道:“联合龙芯等在内的国内自主芯片企业,成立一个技术联盟共同体,推动龙芯发展集成核显项目;
长远目标是组建一个类似于wintel的联盟,不过我们这个联盟是技术型联盟。”
“目的很简单,海外硬件厂商对DeskOS的适配几乎为零,这有点太不尊重前沿了,得搞一手;
期待是逼着NVIDIA、AMD这两家大显卡厂商来上赶着适配DeskOS的驱动程序。”
“……”
一应花钱计划到此就算是结束了。
下半年的方方面面基本上是都照顾到了,后续就是追加资金。
这也是……
关秋荷关总昨天不敢接方年话的原因。
她根本没能力把控整体局势,因为她看不了方年那么远。
至少在前沿事务上,方年是总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一些规划落实得妥当。
而且忽然就能变出来几十亿营收。
这操作,关秋荷简直就只有三个字:学废了。
更重要的是,方年随时随地能站在全局一盘棋的角度来部署。
有时候关秋荷想想,就觉得前沿的一步步发展,基本都是在方年的预料中。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好在关秋荷没说出来。
不然的话……
别说方年,陆薇语都能反驳她一脸。
方年经常当着她的面写写画画,经常一堆一堆的扔草稿纸,伤了多少脑筋就别提了。
“……”
未几,方年站起身来,大手一挥:“好了,这数完大钱也花完了大钱,该去花点小钱了,走吧,浪去。”

①:这里可以参照公孙永浩,更具体不懂,但这应该是铁则,无论怎么查结果都是表明专款专用。
======
感谢spore大佬的白银盟,笔芯。
PS:破碗求新一月的票,因为上月月票的事情折腾耽误了不少时间,这一章要表达的东西也不少,就晚了一个小时。
PS1:谨以标题祝愿各位读者姥爷在2021年每天都能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