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啓元之界笔趣-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目心猿的天賦熱推


啓元之界
小說推薦啓元之界启元之界
“这就是你说的秘密所在?”沙立盯着万幽之森深处的一株参天古木,轻挑着眉头稍稍偏首向心猿问道。
这株古木宽约两丈,自树底向顶上望去,看不到尽头。虽说倒也算得上粗壮茂盛,但在这片密林中也并不显得出奇,也瞧不出其“秘”在何处。
心猿没有接话,而是灵巧地攀上了古树,在大约离地三丈高处停下。
沙立在树底仰望,一时不明就里。而妖狼却是毫不在意,完全没有看向心猿。
只见心猿一只毛手紧紧攀着树干,另一只则在树皮上来回摸索,似乎在找寻着什么。片刻之后,它停止了摸索,手掌停在一处地方,便不再挪开。大约三息之后,就在它手掌印着的树皮处,一团白光耀起。
沙立还没来得及诧异,便听到咔咔之声,在他身前的树干毫无预兆的裂开,接着就像一扇门一样,缓缓开出了一个门洞,足有一丈之高。
原来这棵古树竟是中空的,而且外壁伪装的很好,即便仔细观察也难以发现异常。树门非常厚实,若不是使用元气暴力攻击,基本上不会被破坏。
心猿自树干上跳将下来,向着沙立与妖狼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自树洞口入内,自己当先进入。
沙立倒是不担心这心猿会暗算他,于是紧随心猿身后进入。妖狼一对碧蓝眼珠向四方上下环顾,一个尖鼻向几个方向深深地嗅闻了几下后,最后进入树洞内。
树门关闭之后,树洞之内漆黑一片。然而这一人两兽都身怀不弱的修为,在暗夜中也能视物。“小心,前方是一条阶梯。”在他们走了几步后,前方领路的心猿开口提醒道。
其实不用它提醒,沙立早已看到那条向下的阶梯。心中只是好奇,那条阶梯会通往何处。
他们步阶而下,走了十数步后,越发感觉视野逐渐明亮起来。一层阶梯走尽,又换了一层阶梯,折向另一个方向,越往下走,光线越亮。直到接连走完三层阶梯后,他们才最终落地。
沙立眼中所见的像是一个洞穴,却又平整光滑的多。几块尺许宽的照明锦石将整个树底洞天照的亮堂堂的,与人类所居住的屋子倒也有几分相似。
沙立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这个树底洞天,是猿兄亲手所造吗?”
“是的。沙兄弟可是嫌寒舍简陋?”心猿咧着嘴问道,神态像极了招待佳客的人类屋主。
“我原先以为猿兄的居所只是一个粗狂的洞穴,没曾想竟造的与我们人类的房屋已很是相近。就是不知道猿兄是不是在人类的家中居住过。”
沙立见心猿能够挖空大树,设下隐秘的洞门机关,建造阶梯,布置地下室,若不是偷师人类,凭它一个妖兽,怎能独自想出并做到这些。
当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些妖兽修为通天,其智慧也会超越常人,只是现在沙立见识较短,难以想象罢了。
“我自出生起便一直待在这座小岛上,未曾离开过。”心猿摇摇头道。
沙立心中很是意外,难不成,这心猿竟能无师自通。就他所知晓的历史来说,人类自上古时代的洞穴而居到今日的建房造屋,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演化和累积。若是心猿短短时日内便能自行通晓这些智慧,岂不是要比人类聪明智慧的多。那人类自认为万灵之长,岂不是天大的笑谈?
“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的。”
沙立自然知道心猿指的是什么,心中惊骇,满脸的难以置信,毕竟心猿所说如果是真的,那便彻底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
“自从我吃了几个人类的脑袋后,我就渐渐自行通晓了许多事情。”心猿似是从沙立的表情上看出了些什么,随即补充道。
沙立忽然想起,先前心猿吃掉了批发男子的脑袋的事。起初他以为心猿是因为突然被寂绝谷二兽攻击,慌忙之下,无暇吃掉批发男子身体。可后来发现心猿对于那只被它杀死的妖兽蜘蛛竟也只是吃掉脑袋而已。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兽只吃猎物的脑袋,而且必须是死后了的。
可沙立心中并不十分确定,于是问道:“猿兄可是将人类和妖兽的脑袋当作食物?”
“不错,我只吃死物的脑袋。确切的说,我们血目心猿一族的食物只有死物的脑袋。死者的修为越高,智慧越达,对我们来说越是大补。”心猿点点头答道。
沙立轻轻点了点头,可是心中却在诽腹,如此别开生面的食物,他倒是第一次听闻。
“你可知为何我会说你们人类的言语?”心猿一双赤目看着沙立问道。
沙立对这个问题已是疑惑了许久。虽说妖兽修为强大到一定程度,开口说人语并非奇事。可以心猿灵元境都未达到的修为是不可能做到的。
跑男之重新开始
更何况,这心猿除了会说人话之外,连举止性情都与人类颇为接近。若不是它全身附着厚厚一层粗糙的兽毛,沙立早就将它当作人类看待。
不过突然听到心猿在这个情境下问起这个问题,再结合先前的对话,沙立心中也是有了一个近乎荒谬的猜测。
“莫非,是与猿兄吃下的那些人类的脑袋有关?”
心猿本就大如拳头的赤红双目在听到沙立如此回答后竟又稍稍睁大了些,“沙兄弟果然聪慧过人。”
沙立听到自己的猜测被证实,心中还是掀起不小的波澜。不过他并不追问,它知道,心猿既然提起此事,自然会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与他。
“我们赤目心猿一族,若论修炼天赋,在兽类中只能算做平平。可我们心猿一族有一个独特的天赋,就是将猎物的脑袋吃掉后,可以继承他们生前的记忆。”
虽说心中已有了些准备,但沙立还是被心猿的话所震惊。私以为,若是如此,那心猿一族这个天赋也当真有些逆天。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记忆都能继承。能继承多少,要看死者的死亡时间长短,还有我们心猿本身这个天赋的强弱程度等因素而定。”
沙立稍一凝思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先前被我埋葬的那名批发男子,你继承了他的多少记忆?”
“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