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79n优美玄幻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第426章 變故漸起閲讀-dsu7a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傍晚。
林川从实验室里走出来时,则是看到小女孩拿着干拖把,在房间里来回拖动,进行着最后的清扫工作。
与之前不同,小女孩拉克妮亚将头发绑起来,简单的扎成两条辫子,在房间里跑来跑去,两条辫子一摇一晃的,配着那娇小的身板,终于有了些小女孩的可爱模样。
大厅的沙发上,蓝小喵坐在那里,正在刷剧,这小家伙不知何时,还戴着一副眼镜,一心二用的监督小女孩的家务,不时拿起光屏指点两句。
对于小蓝猫的吩咐,拉克妮亚都是无条件执行,似乎将这只神秘的小家伙当成了老师。
这一幕,莫名的有些怪异……
“川先生。”
看到林川走出来,拉克妮亚立刻停下来,远远站着,鞠躬行礼。
林川微微颔首,“怎么不用那些清扫仪器,用这种拖把?”
小女孩手上的拖把,是毫无科技含量的,这里全自动的清扫工具可是一应俱全。
否则,以林川的忙碌,蓝小喵的惫懒,真要是手工清扫,一人一喵早就受不了了。
之所以不雇佣人,是因为林川的住所,总要进行一些秘密的事情,如果暴露了就不妙了。
“喵老师说,我的身体缺乏锻炼,不让我用那些机械仪器。”拉克妮亚怯生生说道。
说到那些清扫的机械,小女孩眼中莫名露出一些情绪,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林川则没说什么,蓝小喵考量的很对,拉克妮亚的身体确实需要锻炼。
这样暴走的精神能量,想要进行治疗,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
而治疗的第一步,首先是自身的身体要足够健康,虚弱的身体只会加重精神能量的暴走。
“有什么问题,就问小喵,还有把这个戴上,可以缓解你的头疼。”
林川丢过来一个手镯,小女孩接过,这手镯很精致,上面还镶嵌着宝石,看起来像是一件艺术品。
戴上之后,拉克妮亚只觉一股冰凉的感觉,从手镯上传来,让她的头脑更加清晰。
“这是……”
拉克妮亚摸着这手镯,抬头诧异问道,“真的是给我的吗?”
林川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吩咐小女孩待在这里,要好好的。
而后,便离开了。
“这手镯好漂亮啊!”
小女孩喃喃自语,她从未有过这样的东西。
喵……
蓝小喵在后面叫起来,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打扫,马上就要吃晚饭了,难道还想将事情留到晚上么?做事就要一起做完。
噔噔噔……
小女孩又跑了起来,在大厅里气喘吁吁的穿梭,却是跑得很欢快。
楼下,悬浮车内,耳麦中苔骨的声音响起:“这小丫头天赋很强啊!天生就有这么强的精神能量,可惜,经历的坎坷太多,她的精神能量暴动症状,估计没有七年,八年,是无法痊愈的。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间,将来的成就如何,就看她本人了。”
林川拿着光屏,看着里面的东西,是手镯反馈的数据,显示小女孩现在的身体、精神状况。
这是他连夜赶制出来的,既能压制拉克妮亚的精神能量暴动,也能对其症状进行治疗。
“天生拥有的卓绝天赋,有时未必是好事,这小丫头就是一个例子。在她心中,或许这一生都不会想修炼精神能量……”
林川面色微动,“佛卡高塔的事情结束,该返回星奥帝国,将黑网组织连根拔起了。这样的组织,还是彻底在世间抹去比较好。”
“没错。你终于下定决心了!”苔骨闻言,立时喜道。
“我哪里没下定决心,只是以前手头的力量不够,对了,材料都送过去了,【虚骨之影】的修复还要多久?”林川问道。
“最多四天,我会操控【虚骨之影】,带人过来。”苔骨算了算时间,给出一个日期。
林川没有再说什么,启动了悬浮车,朝着佛卡高塔的西区驶去。
……
市政厅宴会之后,接下来的四天,整个佛卡高塔都陷入年末的狂欢。
各个媒体平台在总结这一年来,佛卡高塔的军队,对战海兽军团时所获得的胜利,一份份战报贴了出来,使得整个城市的民众都兴奋起来,仿佛已将海兽军团永远赶回了白魇之海一样。
整个城市的气氛都很热烈,城中驻留的各个王国的武装力量,也开始活动起来,为这一年自身的战绩,撰写一份份报告。
对于各个王国来说,这些报告是必须的,这是他们的脸面。
而对于驻留在这里的武装力量来说,这些报告更是不可缺少的,他们要为自己的军功薄力争,也为了各自的前程。
这是一年中,佛卡高塔最热闹的时期,这里的人们绷紧了快一年的神经,在这种时候终于能够放松一下了。
这四天,对于西河会的会长巴普曼,这也是春风得意的日子。
一周前,在机械仓库的意外事故,让西和会损失了顾腾这条线,但是,却搭上了机械蜂巢的另一位年轻机械师,背景深厚的林川这条线。
这四天来,巴普曼了解到,林川固然很年轻,却不止背景深厚那么简单,在机械蜂巢,乃至机械师公会,都有相当的份量。
至少,在佛卡高塔这边,有关机械师组织的许多事,这年轻人说出去的话,都相当有份量。
短短四天,西和会从机械仓库收购的机械零件,比以往半年都要多,这让巴普曼很得意。
幸亏那天,他当机立断,舍弃了顾腾,直接备上重礼,送到这位年轻机械师家里,否则,哪有这样的好事。
“这就是眼光,眼光啊!我能坐到这个位置,就是靠我锐利的眼睛……”
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巴普曼抽着雪茄,颇有些志得意满,向两名高级执事吹嘘着。
“巴普曼会长,机械师组织那边固然有进展,不过,您还是要小心北区商会,听说白鬃那老东西这些天,似乎在进行什么动作。”一名高级执事汇报道。
闻言,巴普曼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狠狠瞅了眼这下属,对其不知趣的行为,颇为不满。
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偏要提北区商会,这不是给他添堵么?
这人以后的位置,还是要降一降……
巴普曼抽了口烟,吞云吐雾,看着这下属,暗中有着这决定。
对于北区商会,一直是巴普曼心中的痛,都是佛卡高塔的本土势力,且是一区的霸主。
但是,外界对于北区商会的评价,始终在西和会之上。
尤其这三年来,北区商会成功转型,俨然成了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势力,这让巴普曼非常眼红。
“白鬃,这家伙得意的日子,也就这么几年了……”
转头,巴普曼看向窗外,夜幕深沉的城市夜景,总是有种令人忌惮的神秘。
“只要再过两年,西和会积蓄足够的力量,就将北区商会连根拔起,白鬃这家伙,还有他儿子,我要亲手弄死他们……”
巴普曼咬牙切齿,他摸了摸左肋,那里有一道伤疤,就是几十年前一次交火时,白鬃留下的,伤及内脏,差点要了他的命。
也正是那一次,巴普曼与白鬃就结下了死仇,之后两人分别当上西和会,北区商会的会长,更是水火不容。
“等着吧,不会太久的……”
这般嘀咕着,巴普曼对于那次的往事,则是有着许多疑惑,当时他布置了内奸,出卖了白鬃,将之陷入绝境。在交锋中,白鬃所受的伤,明显要比他严重很多,后来还被追杀,这该死的白牛是怎么活下来的。
难道说,真是牛头人的身体太强壮,那么重得伤还没有存活,后来恢复的比他还要好……
正在这时——
巴普曼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四周太安静了,确切的说,是窗外太安静了。
诚然,办公室里的隔音很好,但是,在窗户附近,还是能听到细微的风声。
可是,现在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似乎整个世界一下子寂静下来,万物都陷入了沉寂。
不对劲!?
多年刀口舔血的经历,让巴普曼立刻反应过来,他想也不想,已经打开抽屉,取出里面的四星级武器。
而后,他身形一窜,在两名下属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打开窗户窜了出去。
“会长!?”
“巴普曼会长!”
两名高级执事惊呼一声,当即反应过来,立时跟了过去。
砰!
窗户打开,却没有一丝风声传来,反而一股可怕的力量涌动,直接将巴普曼三人轰飞回来,跌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
嗖嗖嗖……
一道道气劲传来,刺入三人体内,疯狂窜动,让巴普曼三人立时失去了行动力。
“这是六境巅峰强者?”
“竟有六境巅峰强者对我西和会出手……”
巴普曼瞪大眼睛,神情充满了惊恐,凭他五境的实力,能够在一瞬间将他制住,可不是一般的六境强者那么简单,需要六境巅峰才能做到。
只是,这样的强者在佛卡高塔都没几个,竟然出手对付西和会,巴普曼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到底是那一方的势力。
西和会这样的帮派,在佛卡高塔属于准一流的势力,又是地头蛇,上下打点的都不错。
各个王国的武装力量在佛卡高塔,有许多事也都要借助西河会,毕竟,越是官方的力量,越是有很大的限制,许多事是无法自行去做的。
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西和会甚至都比黑市的分部还要有吃得开,后者固然是强龙,但重心不在这里,终究压不住地头蛇。
到底是谁,能不能坐下来谈一谈……
正思忖时,阵阵惨叫声响起,哪怕隔着大门,巴普曼都能分辨出来,有几个叫声是他得力的手下,还有他的一个情妇……
一瞬间,冷汗渗满全身,巴普曼感到一股子莫名的寒意,这是要将西和会的总部连根拔起么?
惨叫声此起彼伏,也在不断靠近,对方是从一楼,一路杀上来的……
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一直到门前,却是没了动静,似乎有一群人站在门外,没有进来。
“谁?到底是谁,我们西河会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出来,给我一个机会赔罪……”
巴普曼声嘶力竭的吼道,他不想死在这里,正值壮年,他还有大把的人生可以享受,手头握有惊人的财富,哪怕西河会的会长不当了,也能有十辈子挥霍不尽的财富。
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太憋屈了!?
无敌骑士
砰……
办公室的门被踹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迈步走了过来,俯视着地上的巴普曼,赫然是一个白色牛头人。
“巴普曼会长,你们西和会,与我们北区商会斗了这么多年,你觉得光是一个赔罪的机会,咱们就能和解吗?”白鬃咧嘴,冷冷笑道。
“你……,怎么可能?!”
巴普曼瞪大眼睛,既是绝望,又是难以置信。
他对北区商会的实力,了解的非常清楚,白鬃那边可没有六境巅峰强者支持,否则,这些年来早就将西河会击溃了。
难道说,有什么强大势力支持……
目光一转,巴普曼则是看到,在白鬃身后,站着三个人。
这三人披着斗篷,看不清真面目,但是,那压迫感太窒息了,其中一人的气息,正是封住巴普曼的那个绝世强者。
三个六境强者么!
很可能是三个六境巅峰!?
巴普曼头皮一阵发麻,感到脑袋都快炸开了,北区商会竟然得到三位绝世强者的支持?!
“三位,白鬃给你们多少代价,我愿意双倍奉上,不,十倍,整个西和会都任你们差遣!”巴普曼叫道。
为首的那人笑了一声,漠然道:“整个西和会任凭差遣?那不是太麻烦了,将整个西区并入北区商会,岂不是更简单很多。”
这人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却有一种恐怖的压迫感,巴普曼生平所见的上位者很多,却发现没有一人,能与这人相比。
这是一种掌握生杀大权,又获得过无数胜利,才酝养出来的压迫感……
巴普曼生平,只在菲龙中将身上见到过,但是,即便是这位传奇将领,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这时,这人看了眼白鬃,道:“白鬃会长,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处理。我们就不干涉了。”
白鬃连点头,说着感谢相助的话。
说着,这人带着其中一人,走了出去。
大门关上,另一个披斗篷的身影开口,苍老的声音响起:“巴普曼,你还记得我这老家伙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说着,这身影掀下兜帽,露出一张皱纹满布的面容,这模样落在巴普曼眼中,则如同见了鬼一样。
“老艾丹先生……”巴普曼惊恐叫道,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再没有一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