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xd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討論-第二百六十章:污衊讀書-l2gss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欧阳朵看着赵无言的眼神很怪异,嫌弃的站到了一边。
可是这时他才发现刚刚自己忽略了如今的南宫冥,怎么是一头白发,而且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穿越之替身夫君 零落庄生
“你这头发怎么了?”
南宫冥淡淡的道:“刚刚一时情急被他伤了,我还以为就此清白不保,所以一时着急白了头。”
边上的赵无言怎么也没想到,这货居然会这样说。
直接被气得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强行忍着自己拔刀的冲动。
然而这时一个笑声传入了大家的耳中:“哈哈哈哈,相公,你确定这样你不会被打死吗?”
南宫冥似乎早就料到洛轻舞醒来了,转过头笑着问:“怎么不继续装了?”
其实在赵无言压着自己的时候,南宫民转头就已经看到了洛轻舞,悄咪咪睁开眼睛的样子。
而这家伙居然在那里偷笑,所以南宫冥这才会这般悠哉的和赵无言欧阳朵说话。
边上的赵无言看到洛轻舞醒来了就笑成这个样子。
也顾不上笑的是自己了,赶紧走过去询问:“你早就醒来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可是洛轻舞在那里笑得一抽一抽的,南宫冥虽然虚弱,但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等到洛轻舞看着南宫冥这一脸苍白的时候,才停下来笑声。
虽然现在两人情况都不怎么样,但好歹都活下来了,所以洛轻舞还是很开心的。
这时肚子里面突然传来动静,罗金武低头骂了一句。
“小东西吸心头血的时候,你俩比我还积极,要不是你们也不会让娘亲笑成这个样子。”
欧阳朵急匆匆地走到洛轻舞身边:“轻舞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跟你说我刚刚赵无言居然想对你男人意图不轨。”
赵无言刚站起身,就差点因为这句话一个踉跄,转过头脸上都是戴着怒容。
“小丫头,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什么叫做我对他意图不轨,我那分明是阻止他再对自己伤害好吗?”
“我那是好心,我这么好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诋毁我?”
欧阳朵瘪瘪嘴:“你好信也不能骑到人家身上去啊,再说了,谁知道你解释的是真是假,我真是看错你了。”
边上的洛轻舞远离战火,憋着笑,靠着南宫冥,两人就靠在床头上,看着这面前的一对活宝。
赵无言不断的解释,而这短了一根筋的欧阳朵一直在鄙视他。
弄得平时能说会道的赵妍在这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转头对着南宫冥恶狠狠的道:“你还不赶紧将这事情给说清楚?”
然而南宫冥则是悠悠的开口:“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明白,为什么要我去解释,人家眼睛都看到了。”
欧阳朵接话:“看吧看吧,人家都这么说了,你还狡辩。”
早安特工殿 e·t
“我看你就是兽性大发,对人家南宫冥一图不轨。”
赵无言一步一步的接近欧阳朵,嘴角突然挺起邪魅的笑容。
“是吗?既然在你这里我是这样的人,那么我不好好表现一下,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欧阳朵抱着自己的身子一步步后退:“我告诉你啊,这里可是有人的,你不要乱来,我是看穿你的真面目了,你别靠近我。”
赵无言咬牙切齿得道:“既然看清了我的真面目,那么我对你好像太仁慈了一些,我是不是应该杀人灭口?”
欧阳朵下的手就是一抖:“你不能这样,我大不了以后不说了,我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赵无言勾起笑:“是吗?那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而对方则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唇,一个劲的摇头。
看着他这个模样,赵无言气的,真想将这个小丫头一巴掌拍死。
怎么就脑袋这么转不过弯来呢?怎么有这么笨的女人呢?
简直是气死人了,说话怎么就那么气人,现在还站到了南宫冥的那边,不是说的喜欢自己吗?
就这样的考验就经受不住了,果然女人的喜欢真的狠不可靠。
想到这儿赵无言心里郁闷极了,直接提着欧阳朵的后衣领,就将她提着往外走。
洛轻舞忍不住有些担心对着门外喊道:“赵妍你可得温柔点,这可关乎你的人生大事啊。”
赵无言用力的将门关上:“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你你最好保护好你的南宫冥,不然让我单独遇到他,要他好看。”
原本被提着像小鸡一样的欧阳朵开始挣扎起来。
“看,看,看,你这都当着别人这样说了,你果然是个禽兽,你放开我。”
赵无言低头看着自己提着的欧阳朵一个劲踢腿,咬牙切齿的:“小东西,看来我应该好好跟你上上课,免得你分不清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是坏人。”
穿越者公敌
欧阳朵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我不要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不要把我抓走,轻舞救命啊。”
“啊,我想我哥哥啦!”
洛轻舞听着外面的动静,简直笑得那肩膀一抽一抽的,边上的南宫冥忍不住摇了摇头。
“刚刚醒来就不要那么激动了。”
洛轻舞一边笑一边道:“不是啊这,欧阳朵怎么就这么好玩呢?”
“你看赵无言的脸都气绿了,想想就觉得特别搞笑。”
“不过刚刚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那姿势实在让人想入非非呀。”
想起自己悄悄睁眼睛就看到两人叠在一起的样子,那实在是太养眼了,毕竟两个都是大美男。
加上现在的南宫冥有一些病娇的样子,更是让画面显得十分的诡异。
不过笑完后洛轻舞还是有些心疼,伸手抚摸着南宫冥的脸颊。
“阿冥,你说怎么你对我那么好呢?现在你这么弱以后怎么办呀?”
南宫冥抓着她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小手:“那以后就要靠娘子保护为夫了,可莫要让赵无言的禽兽对我不利。”
看着南宫冥,一头白发,那脸色苍白如纸一样诺轻舞心疼的抚摸着。
另一只小手依旧被南宫冥握在手中,轻轻的靠在南宫冥的胸膛。
“放心阿冥以后我绝对不让别人欺负你,赵无言也不行。”
“不过你放心啦,赵无言虽然嘴巴这样说,他要真的动手刚刚就动手了。”
“其实这家伙还是挺好的啦,你们两个真的是欢喜冤家,有时候我看着都觉得你俩应该是一对,男男才是真爱嘛。”
南宫冥淡淡的问:“怎么,难道我跟他是伊对,你还要把我送给他不成?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包装盒?”
洛轻舞伸手环住南宫冥的腰身,将自己的头靠在南宫冥的胸膛。
“不要你是我的,谁都不能跟我抢。”
随后抬起头,一脸痴迷:“阿冥你这一头白发更好看了,这要是出去,到时候人家又该跟我抢你了,你说你怎么就长得这么妖孽这么好看呢?”
南宫冥点点头,煞有其事的道:“是啊,你可要保护好我,不然让别人抢走了。”
“到时候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看的夫君了,以后娘子你可不能离开我呢。”
看着南宫冥,有些有气无力,洛轻舞轻拍着他的后背扶着南宫冥躺下。
自己也钻到了南宫冥的怀里,贪婪的吮吸着南宫冥的味道:“夫君放心,以后我一定保护好你,绝对不让别的女人靠近你,谁要靠近你敢碰你,我就剁了她的手,谁敢对你有非分之想,我就弄死她。”
“不行不行,以后我连男人也得防着点,这要是以后人家男的对你也感兴趣怎么办?”
南宫冥微眯着眼:“好,那以后我就寸步不离的跟着娘子。”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要准备离开的南宫博庭过来看洛轻舞。
听到里面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欣喜。
和边上的洛尘对视一眼,惊喜的确认:“娘亲醒来了。”
洛尘点点头,带上笑意:“嗯,现在你可以安心回去做你的皇帝了吧?”
“当然既然娘亲都醒了,我们先离开吧,等娘亲休息好了我们再来看她。”
两人点点头,随后准备离开,却听到洛轻舞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宝贝你既然来了还不进来看娘亲,难道你都不想娘亲了吗?唉,我好伤心哦。”
原本还有些担心洛轻舞的身体,现在醒了怎么样,如今听到洛轻舞这声音还挺好的,并没有什么受伤的样子。
南宫博庭的心瞬间也就放下了,两人对视一眼,笑着推开了门。
走进去,看着洛轻舞靠在南宫冥的肩膀上,床上的两人如今已经做起来了。
南宫博庭看着南宫冥,满头白发的时候着急跑过去。
“爹爹你这头发是怎么了?快给我看看你身体怎么样了。”
毕竟先前目睹过南宫冥在自己的面前去世,南宫博庭看着他这虚无二的样子,整张脸都吓得惨白。
看着他着急的模样,南宫冥微微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身体虚弱一些,以后进补多一点就好。”
“你现在过来是准备要回京城了吗?”
看着南宫冥没什么大碍,伸手抓着把了把脉确定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确实如爹爹所说,他的身体虚弱了一些,但是应该以后还能养过来。
只是怎么突然间虚弱成这样?但是又想起爹爹身体好像不一般,就像当初露出的龙角南宫博庭也是看到的。
洛飞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过南宫博庭,所以对于南宫冥的一切南宫博庭还是清楚的。
但是他们之间的那些东西南宫博庭不懂也觉得,只要身体没有大碍,娘亲又能醒来,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洛尘看着洛轻舞脸色红润,并没有什么松了一口气。
“姐,你可真是吓坏我了,你可知道梁为了你的事情,到现在还吃不下饭呢?每天以泪洗面,还有太婆我都不敢去见她们。”
“外公他们也一直吵嚷着要过来,要不是现在铂庭在这边,他们过不来需要在那边处理事情,恐怕现在都已经来这里了。”
洛尘觉得自家姐姐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
可真是让家里乱了套了,那些深夜的事情要不是有管家看着,现在都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呢。
这段时间也是忙得自己脚不沾地的,现在姐姐终于醒了,赶紧得告诉她们才行。
洛尘不说一句话,匆匆忙忙的就往外跑,洛轻舞当然明白他是要去做什么。
索性现在自己已经醒来,让娘亲他们放心也是应该的。
只是自己这蛟族的事情,到时候要问起来自己该怎么回?
边上的南宫冥依旧抓着洛轻舞的秀发玩着,南宫博霆在这边跟洛轻舞说了许多的话。
总归都是自己怎么怎么没用又怎么样,害得她受伤。
洛轻舞听着听着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南宫博庭的脑袋上。
“我儿子怎么就这么怂呢?你的霸气呢?这才多大的事情,现在不已经没事了,还在这里一个劲的道歉,你再这样娘亲可就真生气了。”
南宫博霆来了这一巴掌倒是心里舒服了许多,而且现在娘亲把自己的样子都中气十足。
其实看到爹爹这个样子南宫博霆挺害怕的,会不会因为爹爹变成这样娘亲就讨厌自己。
但是现在看娘亲对自己依旧是一样的,当然几人都刻意避开了皇后这个话题。
一来是怕南宫博庭伤心,二来也是不想提起那个人。
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已经过去了,就不想要再将这个事情翻出来,让大家难堪。
毕竟在场所有的人都是聪明的,反而被一个女人玩弄在鼓掌之间,对于他们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一个人背完就算了,所有人都背完了,大家就默契的没有提起。
原本失去皇后南宫博庭还是挺难过的,但是相对于失去娘亲和爹爹而言,那都已经不算什么了。
毕竟这些年自己也未曾亏待过,就如同梁青跟自己说的,只要问心无愧,那么就没有必要去难过,没有必要觉得亏欠。
而且自己从来都未曾亏欠过母后,现在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南宫博婷正在这边和洛轻舞说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突然听到有人跌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