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f7h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蛋鐵-第四百零七章 土皇帝讀書-hn64g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是你们!”县太爷见状顿时便一脸狂喜:“来人啊!给我拿下!”
也由不得他不高兴了。
自从今天见到程凌雪之后他的魂儿早都被勾走了,原以为可以抱得美人归呢结果被王寅带人给跑了。
原本正失望郁闷呢,没想到这二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一想到今晚就可以得到这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后,县太爷感觉魂儿都要飘起来了。。。
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
随着县太爷一声令下,一大群家丁打扮的大汉拎着刀剑就冲了过来将王寅和程凌雪堵在了房间里。
“本官正愁找不到你这凶徒呢,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随即县太爷便大手一挥:“把这小白脸儿老爷我砍了!都当心点儿,别伤到了老爷我的美人儿!”
随着县太爷一声令下,一群大汉便如狼似虎的朝着王寅冲了过去。
神 知
这帮家伙的反应一看平日里就没少干这些杀人放火的事情,对于这种货色王寅也没手软,直接几个闪身打断了他么的手脚。
看着王寅几个呼吸便将自己的手下全部解决了,县太爷和师爷直接吓尿了。
“你。。。你是人是鬼?。。。你。。。你别过来。。。”看到王寅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县太爷一骨碌直接钻桌子下面了。
盘古试炼场
至于那个师爷早就两眼一翻昏过去了。。。
“我是人是鬼就不需要你操心了,”王寅一脚踹飞了桌子将县太爷踩在了地上:“不过我知道你很快就要变成鬼了。”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县太爷见状‘嘭嘭嘭’的冲着王寅磕起了头:“好汉,钱。。。我有钱!知道好汉不杀,我把钱都给你!都给你!”
原本以这县太爷的性格那是打死都不可能把钱拿出来的,可是刚才王寅的表现明显让他的三观崩塌了,这会儿县太爷是吓得魂儿都没了,哪还管什么钱不钱的?
只要能打发走这不人不鬼的怪物,拿出再多的钱又有何妨?
反正只要抱住了小命儿,那还不是要多少钱有多少钱?
“哦?”王寅闻言来兴趣了:“那我倒要看看你的钱够不够多,够不够买你的命了。”
修罗将军本无心
五分钟后
“好汉,钱。。。钱都在这了。。。”
“我去!”王寅看着眼前的小金库直接惊呆了。
这特么一个小小的县令竟然有这么多钱,这已经不是贪官了,这特么是在鱼肉百姓啊!
听闻王爷好久不贱 永欢君
“行,这钱我收下了。”王寅一挥手满屋子的钱立马消失不见了。
看到王寅自己把这些钱收了起来程凌雪皱了皱眉,随即便又释然了:寅哥根本不缺钱,自然不会贪墨这些百姓的血汗钱了,至于寅哥为什么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就是了。刚才我真是差劲儿,竟然误会了寅哥。。。
至尊神武
“仙。。。仙人!”看到王寅这一手隔空取物的本领,县太爷直接尿了。
是真的尿了。。。
程凌雪当即便皱一脸嫌弃的着眉捂住了鼻子。
“丫头,你先去外面等着吧。”王寅见状冲着程凌雪吩咐了一句。
“嗯。”程凌雪点了点头便退了出去。
“仙人。。。您看现在钱也收了。。。”县太爷颤颤巍巍的看着王寅,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句。
摄政王的懒懒妃 琉璃墨婠
皇妃嫁到
“反正也是闲来无事,咱们干脆聊聊吧。”王寅直接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比如聊聊你平时都干过什么坏事之类的。”
“这。。。”县太爷闻言直接愣了,随即小心翼翼道:“下官平日里。。。一直兢兢业业。。。不曾。。。”
“你当我是瞎子吗?”王寅直接粗暴了打断了他:“还是说你想我帮你回忆一下呢?相信我,要是那样的话你会感觉不怎么好受的。”
“下官。。。下官。。。”县太爷闻言面如死灰,脑袋直接耷拉了下去。
眼前这情况也由不得他不说了。。。
國 士 無雙
十分钟后
恶魔校草来单挑 喵小柚
这货一开始在那言语不详各种掩饰,最后王寅也懒得跟他墨迹了直接一个恶魔威压怼了过去这货就什么都交代了。。。
果然如王寅预料的那般,这货就是个红果果的禽兽:贪财好色鱼肉百姓,平日里看到谁家的闺女长得好看直接就派人去抢,抢回来之后侮辱一番,待到玩腻了便赏赐给手下的这些师爷和衙役什么的,可怜这些女子就这样不堪凌ru的惨死了。
这货还强行夺走了百姓的土地,遇到反抗的直接就开杀,最后百姓怕了只能无奈的交出了自己的土地。然后这些百姓就沦为了他的佃户,一年下来几乎所有收成都交了租,只能勉强混个饿不死。
不,有些严重的甚至直接都饿死了!
那些死掉的直接派人往乱葬岗一丢就完事了,到最后落个尸骨无存的凄惨结局。
县城的各个出口都有他指派的地痞无赖把手,但凡有想要逃走的百姓直接暴打一顿驱赶回去,要是再敢逃跑直接当场打死。
一来二去打死过一些人后其余的百姓也不敢逃跑了,只能缩在这县城里苟延残喘着。
这狗官在当地县城这一亩三分地儿上俨然就是个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说你是禽兽简直特么的是对禽兽的侮辱!”王寅恨不得当场就把这狗东西给咔嚓了,只不过随即他又改变主意了。
现在王寅说什么这县太爷已经没有心思听了,经历过恶魔威压后他已经彻底的被吓傻了。。。
“丫头,咱们走吧。”王寅转身走到门外来着程凌雪的手准备离开了。
“嗯。。。”程凌雪闻言点了点头,结果刚走了两步又停下了。
“丫头,怎么?”王寅见状疑惑了一句。
“寅哥你等我一下。”程凌雪说了一句,随即转身进到了房间里。
“砰!”程凌雪走到县太爷跟前,抬起脚冲着他裤裆就踩了下去。
“嗷!!!”县太爷当场惨叫了一声随即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砰!砰!砰!。。。”
“让你对本小姐说下流的话!踩死你这个老色鬼!”程凌雪踩了一脚不解气,抬起脚又补了几下。
“我去。”王寅见状下意识的夹了夹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