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838. 兩份樂譜下,是父母,也是子女【下】推薦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挂了电话,秦键放下了心。
心情大好一时大好,看了眼时间已经一点了。
随手点开了手机屏幕上的一排绿色图标。
三百斤的微笑:‘哥我昨天练到早晨五点,回酒店就睡了忘给你发信息了,这会刚醒。’
三百斤的微笑:‘昨天雪太大了我就没开车,车钥匙我走的时候给你放在排练厅门口的消防栓上的槽子里了。
三百斤的微笑:‘不过我建议你别开车了今天,雪太大了’
三百斤的微笑:‘晚上要是不一起吃饭你给我说一声。’
‘知道了,赶紧起床吃点饭吧,晚上我要参加花韵赛的闭幕式,你别等我了。’
点击发送,他随手装起手机
收拾了一番,将两份谱子装进背包。
带上口罩帽子,他背包离开了309。
刚下到二楼,从沈清辞的办公室方向传来一段声音微弱的钢琴旋律。
“秋日私语。”
秦键点点头。
“曲子选的不错。”
接着快步离去。
初雪的燕京,银装素裹。
今日马路上少了许多来往的私家人,整个城市少了几分喧嚣,多了一点雅致。
一次诗意的踏雪出行,美中不足的是秦键进地铁站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
地铁上人不多,秦键找了个位置安静的坐了下来,接着拿出总谱继续端详了起来。
——
14:30分,秦键提前半小时来到了广总7楼会议室。
其他四人还没来,马棚已经提前在这儿候着了。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線上看-838. 兩份樂譜下,是父母,也是子女【下】相伴
见秦键进门,马棚站起身有些激动:“怎么样小秦,这两天都没敢打电话打搅你。“
秦键摘了口罩帽子笑了笑,接着把两份谱子放到了桌子上。
“幸不辱命。”
瞧见秦键帽檐口罩下的憔悴模样,马棚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桌上的谱子,点点头,“辛苦你了,演出结束我一定替你向上面报个大功。”
“您言重了。”
趁人还没到齐,秦键把他的两套乐谱改编构想简单的与马棚讲了讲。
马棚听后连声叫好,“我个人比较偏向第二套方案”
秦键:“您别着急,具体效果还得看乐团排出来才知道,而且第二套方案对舞台的设计要求会很高。”
这一点马棚给秦键拍了胸脯,“你放心,再大的舞台场景我也能给你搭出来。”
“我担心的不是舞台,是现场乐团的声音。”
秦键这两天在改创的过程中有一件事情一直不明确,“马导,我想问问您,历届春晚的现场都是真唱真弹吗?”
面对秦键带有质疑的问题,马棚笑着解释说:“这都是老段子了,以前咱们国内的电视转播和现场收音技术还不成熟,现场的效果很差,所以为了不给全国人民添堵,那会也是被迫无奈。”
“不过,即便是现在各种技术都达标了,节目组也还是会把每一个音乐类节目进行提前录音,以防万一。”
秦键点头表示理解,“也就是说咱们这个节目也是如此?”
“这是必须的。”马棚正色道,“没人能预测到临场会发生状况,咱们这场节目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我明白,”秦键顿了顿,“那就等李老来了咱们再说现场乐团的问题,我需要和他进行具体沟通。
马棚看了看表,“他们也快来了,我们再等等。”
说着他给秦键泡了杯茶,:你听我说秦键,一会你畅所欲言,就像上次开会,把你的所有想法都讲出来,现在这个阶段我们不怕问题多,就怕问题少,问题早发现早解决。”
“来先喝口水。“
“谢谢。”
秦键端起茶杯抿了抿。
苦,喝不来。
“马导,有件事情我要提前和您讲一声。”
“嗯?你说。”
秦键放下茶杯,“这两个版本都有钢琴的华彩部分,刚才我也给您简单讲明了。“
马棚笑:“我觉得设计的非常好,到时候你在舞台上肯定万人瞩目。”
秦键沉吟片刻:“马导,我想推荐一个更合适的人选给您。”
马棚一愣,“你不上台?”
秦键:“嗯,方宗尧您肯定知道,国际有名的华国青年钢琴家。”
马棚自然是知道,名扬海外的方成集团的大公子,燕京这个圈子圈子里没人不知道。
只是马棚有些不能理解,能上春晚是多少文艺工作者梦寐以求的机会。
别人挤破头的想在除夕之夜在全国华人面前露露脸,哪怕只是几个镜头。
这秦键可到好,要把这么好的机会拱手让人。
老实说,谁来弹这个琴,马棚不在乎,就是把钢琴搬到幕后演奏都可以,毕竟这是一出意义特殊的集体节目,主角还是那几名老一辈的歌唱家。
可马棚欣赏秦键,才华横溢,为人谦虚。
从上次‘汇报祖国音乐会’与秦键结识之后,他就琢磨着能不能给秦键安排个节目。
只是那个时候各级各地上报的节目已经完成了三轮审批,他作为导演也不能说插节目就插节目。
结果前不久他的得到指示要临时加一个红歌类舞表演的节目,于是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秦键。
秦键在柏林拿‘金指挥’和‘正剧首演奖’的事情早已在国内各大头条登了个遍。
另一方面,连年春晚的歌舞表演之后,都会被观众吐槽老掉牙,缺乏新意,空洞。
对此,作为执棒这一届春晚舞台的一把手,他也得考虑这届春晚过后外界的评价。
所以左思右想,综合考虑过后,他决定把这个机会给秦键。
敢用新人是他的魄力,同时他也肯定秦键的能力。
果不其然,在还有评委要务的情况下,三天时间秦键就把两份改变摆到了他的面前。
对于这样一个年轻人。
哎。
“小秦啊。”
马棚开了口,他知道秦键既然能如此直截了当和他开了口,自然是已经做好打算了,只是他实在是不希望对方白白放弃这次机会。
“再考虑考虑,这事咱先不着急。”
秦键:“马导,我已经考虑好了,您放心,到演出前,我会竭尽全力在现场参与幕后工作,我是把这次舞台当成一次特殊使命来看待的,这一点,我的心情和您是一样的,只是不上台罢了。”
马棚眉头一横,声音高了些:“那你这是!”
秦键:“三十晚上我想在家陪父母过年。”
马棚神色一变再变。
秦键:“给您添麻烦了。”
“砰”的一声。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
李风华和林宝国同时进了门。
林宝国一进门就扯着大嗓门骂骂咧咧道,“他娘的今年这场雪真大。”
二人同时看到了会议桌上的两份谱子。
林宝国一步迈了过来抄起一本,“好家伙,你小子!”
一旁李风华有风度的多,拿起另一本安静的翻了片刻,面露欣喜。
马棚见这一幕,终是叹了叹,再度看向秦键。
“你啊。”
“你啊。”
“哎。”
马棚想起昨晚女儿的越洋电话,他有点羡慕秦键的父母。
他又想到自己已经连续七年没有回家和老母亲吃年夜饭了,他又有些佩服秦键。
“秦键,你回家之前给我说一声。”
“嗯。”
——
是父母,也是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