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我就是客氣一下而已 (第一更)讀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向南和钱小勇毕业之后,两个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一摊事,相互之间见面的次数很少,最近一次见面离现在也有近两年时间了,不过虽然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两个人之间依然像从前一样,毫无顾忌地说笑着,偶尔还能开一开玩笑。
这就是朋友,挺好。
“我现在就在金陵大学里,就是学校靠南边的那栋老的教职工宿舍楼,我租了几间下来,成立了一个文物修复研究所,现在这边主要是由孙老师负责。”
互相聊了一下各自的近况,向南笑着说道:“对了,我这两天都会在金陵,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咱们出来坐一坐,也有一两年没见着面了,你这小子估计得胖成球了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哪有那么夸张?我可比在学校时瘦多了,天天要操心那么多的事,怎么可能胖得起来?”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我就是客氣一下而已 (第一更)看書
钱小勇笑了起来,迟疑了一下,又说道,“我这位客户午饭后就打算去临安那边,我得跟着一起走,恐怕这次没时间一起吃饭了,等过一段时间吧,过一段时间我正好要去一趟魔都,到时候我可得好好宰你一顿。”
“那行吧,你过来之前记得给我打电话。”
向南略有些失望,不过也没说什么,生活嘛,哪能样样都顺心意?
他笑了笑,继续说道,“我过一段时间可能要去米国一趟,你可千万别在这个时间来,要不然你可宰不到我。”
钱小勇哈哈一笑,说道:“行,那到时候咱们再联系。”
挂断了电话,向南长舒了一口气,心里莫名的有些感慨,不过还没等他回味过来,孙福民和邹金童两个人就说说笑笑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抬头看了看向南,孙福民笑着说道:“向南,时间差不多吧,咱们去吃饭吧,今天中午你不要跟我抢,我来请小邹吃个饭,欢迎他加入文物修复研究所,以后大家一起努力,将文物修复的工作做好。”
说着,他就笑呵呵地带着向南和邹金童一起下了楼,往学校大门外走去。
吃过午饭后,将孙福民送回了教职工宿舍楼里午休之后,邹金童就打算先在学校附近找个宾馆住下来,下午他准备在这附近走走看看,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房子租下来。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我就是客氣一下而已 (第一更)熱推
虽然金陵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生产基地建好之后,文物修复研究所也会搬到那边去,但毕竟还没那么快,邹金童还是要先在金陵大学这边待上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在附近租个房子是很有必要的。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我就是客氣一下而已 (第一更)熱推
向南下午也没什么事,干脆就带着他一起去找房子了。
金陵大学位于金陵城中心鼓楼区,在周边还有金陵师范大学、东南大学等多所高校,金陵最繁华的商圈之一新街口广场就在附近,因此,金陵大学这边无论是吃穿住行都是很方便的。
而且,在高校周边的这些居民区里,房屋租赁业务也是十分火热,不少毕了业之后还打算继续考研的学生,大多会选择在学校周边租房子住,这样一来也方便到学校里蹭课、上自习,而且学校的图书馆里还能看书借资料,可谓是十分方便。
向南和邹金童在周边的几个居民区里转了一圈,看了几家待出租的屋子后,最后在桃谷新村这边看中了一套房子。
这房子在五楼,面积不大,六十多个平米的样子,小两室一厅的格局,南北通透,主卧朝南,有一个大阳台,主卧的面积挺大,有二十来个平米,另外一间就比较小了,大概也就放一张单人床的样子,不过用来放杂物或者做书房还是不错的。
这房子有些年头了,不过应该是后来又重新装修过,冰箱、空调、电视机这些电器看起来都还蛮新的。
邹金童也不是个很能吃苦的人,再说他现在自己上班赚钱了,也没必要过得那么艰苦,因此看了一圈之后,很快就决定租下这套房子。
和房东签好租房合同,邹金童预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和一个月的押金之后,他看了看颇显空旷的屋子,对向南笑着说道:“嘚,现在还得下楼去买床垫、被褥,牙刷、毛巾之类的东西,要不然过一段时间天气冷了,还得再跑一趟。”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我就是客氣一下而已 (第一更)相伴
“你还是好好工作,努力赚钱,以后自己买一套房子最好。”
向南跟着他一起下楼,一边走一边说道,“要不然的话,以后搬家有得你烦的。”
“买房子?你以为这么容易的吗?”
邹金童撇了撇嘴,很快又说道,“哦,对,你买房子是很容易,反正在哪儿都买得起,帮别人修复一件残损文物就够了,我要是能有你十分之一那么牛,我也能分分钟就买个房。”
向南转头瞥了他一眼,笑道:“要是你的工作能力能有你这张嘴这么厉害,那赚钱对你来说也没什么难的,好好努力吧。”
“……”
邹金童张了张嘴,一脸目瞪口呆。
他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只是个嘴强王者?我动手能力也很强的好不好!
向南带着邹金童来到附近的小超市里买了一堆生活用品,手提肩扛地又送回到了刚租的房子里,将东西全都堆放在客厅里以后,邹金童满头大汗地坐在沙发上气喘吁吁,他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
“不行了,不行了,今天就先这样吧,反正这两天住宾馆里,等我把这屋子好好收拾一下再住过来好了。”
“这种事,你自己决定就好了。”
向南尽管没有像邹金童那样累得瘫在了地上,但也是热出了一身汗,他来到洗手间里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拿出纸巾来擦了擦,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去了。”
想了想,他又问了一句,“你要不要跟我回去吃晚饭?”
“好啊好啊,南哥你稍等一下,我洗把脸就跟你一起走。”
邹金童一骨碌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冲进洗手间里洗脸去了。
向南:“……”
我就是客气一下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