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實樸-第295章 難產的國務總理推薦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小說推薦民國風雲人物演義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曹锟本一直在直、皖两系明争暗斗中保持中立,忽然加入直系的长江三督要求停止南北战争,对于段祺瑞的皖系无疑是强地震。
徐树铮跑到天津游说曹,这小徐很识人,也善于迎合人的心理。对曹锟承诺,只要曹站在皖系这一方面,将来皖系在召集新国会选副总统时,定选曹为副总统。
他还对曹说:长江三督以李纯为首,南北和平如果实现,将来出人头地的是李纯,曹锟沾不了多少光。
对于往上走的雄心越来越大的曹锟,徐树铮这些话很有诱惑力。曹知道将来的新国会必定是皖系控制,更知道徐树铮在皖系一言九鼎,徐说皖系选他为副总统应该是十拿九稳的。这个副总统很了得,黎元洪和冯国璋就都是由副总统而扶正的,曹锟动心了。
二十一日,曹锟自天津在长途电话中向段祺瑞表白,说直系四督的那个电报未经他本人同意,他也从未参与那几人的任何活动。
接到了这个电话,段祺瑞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
实际情况是,李纯曾向曹锟要求,大家联合提出一个促进南北和平的电报,曹锟没有明确态度。李纯便认为曹是默认了,自南京把电报发出,以曹锟领衔。
曹锟看到电报影响太大,怕与段结怨太深,于是予以否认。这一来,直系自作多情拉曹锟做大旗,把自己搞得很狼狈。
为消除影响,经徐树铮做工作,曹锟在二十二日单独发出通电:主张以南军退出长沙为南北议和的先决条件。
这是公开表明,十一月十八日的电报与其无关。而提出南边不可能接受的条件,看似主和,其实是主战的。
曹锟通电发表前后,安徽督军倪嗣冲,奉天巡阅使张作霖,督军杨善德、卢永祥、张怀芝、张敬尧、李厚基等纷纷表示支持段祺瑞。主张继续对南方作战,一时间主战派声势大振。
皖系叫战,直系叫和,争论不休。皖系说:能战始能言和,应该以战迫和。直系说:和以示诚意,以和为手段,如果不能达到目的,再战才能气壮。
至此,北洋派的两大派系,直系和皖系的矛盾公开化了。
辞去陆军部次长的徐树铮,成了最活跃的人,在天津呼风唤雨。先把摇摆中的曹锟从直系中拉过来,又策划出一个以张作霖为首的组织,所谓的秦、晋、皖、奉大联盟。这个督军大联盟,好像又是督军团再版。
据说日本公使也来见冯,放出威胁口吻,他说:“中国局势正面临极大困难,内阁不可更动,一更动必定有大乱子。”
然而,此时候的冯国璋,看到段祺瑞就有气,和那会的黎元洪铁了心倒段一模一样。别说是段主动提出辞职,就是段不请辞,他也要想办法把段搞掉。
头等大事是找人接段这个总理,能不能干得了先不说,得有人把位置顶上,免得夜长梦多。他首先去找王士珍,苦口婆心地求王顾念多年交情,出来帮他。
这个时候,王士珍这样的老好人怎会没事找罪受?结果,王士珍仍然和黎元洪请他时一样态度,怎么说也不肯。甚至反过来苦苦求冯,别让他做不是人的事。说和段几十年交情了,怎肯卖友?他不止是不肯接受总理职位,连陆军总长一职也称病不肯就职。
冯请他推荐人选,他嘟囔了半天说:“还是想法子让老段出来干,这样,我可以当这个陆军总长。”
冯最怕听到这样的话,赶忙告辞。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實樸-第295章 難產的國務總理展示
冯国璋又去找熊希龄、田文烈、陆徵祥等,这些个精明人个个拒绝。谁都知道段不是真心请辞,而只是要条件。冯和段都惹不起,何苦在冯、段中间受夹板气。
这年头很多人都想当官,而且是越大越好,可现在怪了,放着个国务总理楞是没人干。一切都是黎元洪走过的路,黎是碰了一大堆钉子后,哀求到了伍廷芳,才免了段的总理。还不错,冯最后找到了病恹恹的汪大燮,汪经不起冯的苦求,到是勉强答应了;但是提出一个条件:只挂名做几天总理,只签署几个公文。
冯也是想找一个过渡,只要有人过渡,冯就可再请别人。于是,冯答应了汪的条件。
段祺瑞当然知道冯国璋的心意,更想看他的笑话,亲赴总统府面请辞职。
冯自然要“诚心”挽留,在被段百般谢绝后,假意请段荐贤。
冯这边的情况什么都瞒不过段,怎么就这么英雄所见略同,段推荐的恰好是汪大燮,并愿亲往劝驾。
十一月二十二日,冯下令准段辞职,派汪大燮代理国务总理。
派人拿着命令找汪大燮副署,却被其婉拒。
汪同时签署了一纸空白命令,要求冯把继任总理的名字填在上面。冯无奈,胡乱把王士珍的名字填上,总算大事办成。
二十三日冯通电解释准段辞职经过说:
“以总理关系民国之重,鄙人与总理相知之深,断不忍听其恝然高蹈。但总理坚欲息肩,自商汪总长代理总理,不得已于二十二日准免本职。此后内阁改组,仍盼段公举其所知,俾国璋得收指臂之效。段总理虽暂去职,而国璋倚重之殷,与段公扶持之雅,不异曩昔。”
冯国璋免了段祺瑞的总理职务,想乘机实现总统的大权独揽,第一步是恢复袁世凯时代的大元帅统率办事处。把名目稍微改一下,称为军事办公处。
这个机构在黎元洪时代称为军事幕僚处。黎有心无力,没有完成这个计划。
但冯同样没有实现,因为皖系军人纷纷通电反对。军事办公处的招牌只挂了两天,就取了下来,仍然恢复军事处老招牌。
汪大燮仅仅承认代理一个星期的国务总理,他天天催请冯发表继任人选。冯硬着头皮再找王士珍,要他出山。王还是不肯,因为这样仍免不了“卖友”蒙羞,不过他答应帮冯物色一个人选。
王士珍帮冯国璋找的人,仍是那些大家都熟悉的有名气人物,这些人早经冯敦请过而未答应,自然也不会答应王的。
冯急了,对王说:“总理问题且先放下,请看我的老面子,先就陆军总长吧!”
王还是推诿。
就在这个时候,下台的总理段祺瑞忽然登门访王,请王以北洋团体为重,先就陆军总长。
王这才装出十分勉强的样子,答应到陆军部看几天大门。
王答应就陆军总长后,北京军警推举代表到王宅请愿,他们众口同声说:“请王老出山组阁,以巩固北洋团体。”
火熱都市异能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討論-第295章 難產的國務總理推薦
这些军警代表,不用说全是冯指使的。
十一月三十日冯又亲自到王宅劝驾,不知是说了什么,看来王是答应了。
因为回到公府,冯就发布了派王士珍署理内阁总理,仍兼陆军总长。
同时发表陆徵祥为外交总长、钱能训为内务总长、王克敏为财政总长、江庸为司法总长、田文烈为农商总长、曹汝霖为交通总长、傅增湘为教育总长、刘冠雄为海军总长。以荫昌为参谋总长。
王克敏(1876年5月4日-1945年12月25日),字叔鲁,浙江省杭州府钱塘县(今浙江省杭州市)人。
一九零零年以清朝留学生监督的名义到日本,并担任清国驻日大使馆的参赞。回国后也于外交部任职。中华民国成立之后,王克敏曾经于一九一七年,段祺瑞执政期间出任中国银行总裁。
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王克敏在同年十二月十四日出任日军扶植的傀儡政权,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委员长一职。一九四零年三月,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与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并入汪精卫的伪南京国民政.府后,又出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名义上王克敏归汪精卫管辖,事实上自成体系。后来王克敏又出任伪南京国民政.府的内务总署督办、伪中央政治委员等要职。
日本投降之后,王克敏被国民政.府以汉奸罪逮捕,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于狱中自杀身亡。
江庸(1878—1960),字翊云,晚号澹翁,出生在四川璧山(现重庆市璧山区),中国近代法学家、中国近代法律教育的奠基人之一。
早年留学日本,一九零六年毕业于日本私立第一学府早稻田大学法制经济科。归国后授法政科举人,曾任满清政.府大理院推事、民国京师高等审判厅厅长。
新中国成立后,出席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并被推选为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
王士珍就任总理后在国务院中宣称:“本总理决不更动一个人,今天一个人来,将来一个人去。”
据说,王所以答应当这个总理,是因为段祺瑞出面作了工作。
段为什么要去劝王就任总理兼陆军总长呢?其实段自然知道冯让他下台的决心已定,他了解王士珍是个无所作为的黄老之学人物,王代他,不会搞风搞雨。换上个不知深浅的家伙,还不知会搞出什么麻烦。总理这个位置,他肯定还要回来的。只是,那个时候,有一个人必须滚蛋,就是冯国璋。
这时段祺瑞的智囊徐树铮已经在天津说动了曹锟,又去奉天联络张作霖,和去蚌埠联络倪嗣冲。如果把这些力量组织起来,段现在暂时退却而由王士珍出来维持,在他看来是有利而无害。
因为、这不妨碍他暗中部署和掌控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