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ptt-第四百一十二章 交換籌碼相伴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湘云馆,后堂一处风景雅致的主楼。
这是幕后东家的嫡系平时过来查账和宴请,才会使用的房间。
潘家的家主潘成峰,坐在这里,老鸨桑妈妈、掌柜管事站在左侧,右侧是刚卸了妆的柳墨浓,都在等候苏宸过来。
苏宸步履稳健地迈步进了堂内,目光扫了一下,先看到了柳墨浓,然后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让她不用担心。
柳墨浓按奈不住,上前两步,眸光带着一股坚定和柔情,看的不出来,她今天铁了心要跟着苏宸了,只要他点头,她就愿意跟着苏宸走!
熱門都市言情 唐時明月宋時關 愛下-第四百一十二章 交換籌碼鑒賞
从此鲜衣怒马,浪迹天涯,一生无悔!
“苏大哥,这是我们湘云馆幕后的东家,潘家家主!”柳墨浓为他引荐。
“哈哈,这位便是江左苏郎苏以轩吧,在下潘成峰,对苏公子大名,慕名已久,今日终于相见了。”
“潘家主好!”苏宸拱手见礼。
潘成峰并没有托大,伸手热情拉住了苏宸的手臂,微笑道:“别这么客气,你与柳姑娘投缘,她在湘云馆待了这些年,跟我潘家交情深厚,可以说,潘某人把她当成半个女儿般器重、栽培,今日见她如此有出息,名动江东,也十分欣慰,你二人交好,潘某人自然高兴万分,不必见外。”
苏宸心想不愧是老狐狸,几句话把柳姑娘当成半个女儿来看,这是要套关系、抬高价的节奏啊!
“多谢潘家主抬举,苏某对柳姑娘的确有好感,也感激潘家、湘云馆对柳姑娘的看重和栽培之情,因此,若是我为墨浓赎身之后,却绝不会让湘云馆和潘家,有任何损失,甚至,还有更多报答。”
苏宸开门见山,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并诱之以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跟这种大商贾交谈,利益才是重要的,谈感情,都是胡扯。
柳墨浓见苏宸这般维护她,直接说出对她有好感,并且愿意为她赎身的话,心中甜蜜无比,眼神里满是柔情和感动。
“哈哈,苏公子果然是豪爽之人,做事利落,直抒胸臆,你这个人,潘某人最爱结交了,来,坐下谈,尝尝在下珍藏的阳羡茶。”潘成峰笑着夸赞,对苏宸倒是十分客气。
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宸微微点头,也轻笑着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苏宸依言坐下,柳墨浓亲自为潘成峰和苏宸斟茶。
在背对其它人时,柳墨浓眸光单独看向苏宸,带着一股炽烈的柔情,那妩媚的神态,的确令人迷恋。
苏宸微微一笑,知道这是柳墨浓在传情呢,给他加大动力。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好茶!”
苏宸饮了一口之后,赞叹了一声。
潘成峰看着苏宸,笑着问道:“苏公子真打算为墨浓赎身?据我说知,彭知府的千金彭箐箐,白家的天之娇女白素素,跟你都有婚约关系,若是你为墨浓赎身出去,打算如何安置,她们会接纳吗?”
柳墨浓闻言,也略有紧张地看着苏宸,因为苏宸并没有直接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会娶她过门吗?还会支持她的演出事业吗?
苏宸犹豫一下,认真说道:“我对墨浓感情真挚,愿意为她赎身,三年后,待我完婚之后,就会娶墨浓过门。若没有发妻之位,只能委屈做妾室,但在我苏家,并不会因为妻妾身份而有任何区别对待,苏某都会认真呵护、疼惜她,至于箐箐、素素她们,也会接受的。”
柳墨浓闻言,芳心柔软,身子轻微颤抖,有些激动了。
这是苏宸第一次说出,愿意娶她过门,而且会做出了保证,要呵护、疼惜她。
虽然不是发妻,但柳墨浓也知道自己出身,并没有过多奢求身份地位,只要能嫁给苏宸做妾,她就心满意足了。
尽管彭箐箐、白素素都不是一般女子,但柳墨浓相处过后也明白,她们性格都很不错,而且都深爱着苏宸,小事情或许会管着苏宸,但是每当大事决断,都会尊重苏宸的选择,不会干涉过多。
那彭女侠看似很霸道,但一物降一物,许多时候,也被苏宸管制住了。
因此,柳墨浓倒是并不担心嫁入苏家做妾,会被大房二房等欺负、打骂等事发生。
“三年后?那这三年,你不打算让墨浓入门吗?”潘成峰有些好奇。
苏宸回道:“在下年纪尚浅,一心准备科举和历练,并无成家打算,而且墨浓喜欢演戏,一旦嫁入府邸,就很难再抛头露面了。所以,这三年时间,墨浓赎身之后,可以在外面组建歌姬团,成立戏剧院,用来演出,培养戏剧班子等。墨浓她可以既是演出花旦,又是股东老板,更加自由多了。”
柳墨浓听后,眉毛笑弯起来,这样的安排更好,自己成为自由身,还能在外面继续唱戏,三年后,自己功成身退,加入苏府,开始相夫教子,在幕后打理一下戏剧团就行了,一举三得。
潘成峰陷入思考之中,对于苏宸的安排,他在考虑自己的得失,还有利益点。
桑妈妈察言观色,趁机说道:“苏公子,可否想过,墨浓这么一走,另起锅灶,怕是会对湘云馆有很大影响,收入会直跌严重!”
苏宸点头道:“恕我直言,当初在下未出这个戏剧主意前,湘云馆被其它花楼打压,已经萧索状态,是这三场戏把墨浓的名气抬起来,但接下来,没有新剧话本,湘云馆的热度也会下降;若是其它花楼也推出新戏,如今湘云馆生意火热的局面,怕是也要遭受打击。”
桑妈妈、潘成峰、湘云掌柜的,听着苏宸这几句分析,尴尬点头,这是实情。
看似柳墨浓很红火,但是很大原因来自苏宸的剧本,若是他把剧本交给了铜雀楼、红袖坊,苏小婉、傅蝉儿等花旦也能够迅速崛起,把湘云馆压下去,打回到以前状态。
这是苏宸的底气,也是他的实力,对潘成峰等人,也是一种变相威胁。
“不知苏公子,可有什么建议,能够尽量减少湘云馆损失,双方都能皆大欢喜?”
苏宸沉吟一下,说道:“不如这样,墨浓出去组建戏团,需要搭建剧院,需要人手,也需要资金入股,白家和潘家,可以各出资一部分,分别占股两成,墨浓占六成,这样有钱一起赚。而新剧话本嘛,三年内,都可以同步给白家和潘家。若湘云馆继续要做这种戏剧模式引流到花楼里,可以推出新的花旦顶替上来,重新打造一个花魁就成了,我不信你们没有备选的人,用来以后顶替墨浓的新人,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潘成峰、桑妈妈等人终于动容,这两个提议,都切中了他们事前担心的点,被苏宸提出的建议很好解决了,利益巨大,让他们动心。
虽然柳墨浓目前人气很火,但毕竟过度依赖于戏剧话本,而且她年纪十七岁,略有偏大了,再过三年基本就是过气花旦的年龄段,又性格独特,不配合湘云馆许多活动,他们早有秘密培养接班人的打算,若是能够同步话本,那么湘云馆推出一个新的花旦,完全可以顶替了豁口,甚至比柳墨浓还红火,赚取更多的利益。
潘成峰大笑起来:“哈哈,苏公子做事,果然滴水不漏,考虑周全,这番提议让潘某很是心动。既然苏公子如此有诚意,对墨浓这般痴心一片,那潘某人再做棒打鸳鸯之人,便实在过分了,既然如此,那湘云馆就成人之美吧。桑妈妈,你拿出墨浓的契约吧,十万贯,加上方才苏公子所言的几条,作为附加,可以成交了。”
苏宸起身,拱手道:“多谢潘家主成全!”
柳墨浓在旁,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