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八百零一章展示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洛启衡可是比张依依话少多了,只是这狂的程度却是丝毫不差。
再强大又如何,一次杀不死那就杀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继续,区区一道影像而已,总有被他们磨尽的时候。
而下刻,洛启衡手中多了一把剑,正是他的本命剑屠灵。
当年屠灵在下界华仁时曾与洛启衡一并灰飞烟灭过,而如今早已再生的它既是屠灵,却也不仅仅只是屠灵。
若是洛启衡愿意的话,它可以称之为屠仙,也可以称之为屠魔、屠妖、屠邪,甚至于屠神!
当然,如今依依化仙为神,是这方仙域几十万年间神佛皆灭之后所新成的第一位神,基于此,洛启衡也不可能给屠灵另行择命为屠神。
但取什么名不要紧,要紧的是,他手中的屠灵的确可以弑神。
屠灵一出,父神顿时有感,然洛启衡也压根没有给他多加琢磨的时间,一剑起天地变,人剑合一自成一域,牢牢便将父神困于其中万剑其斩,仿佛一切都埋葬于剑气之中,瞬间什么都看不不清楚。
“这小子,咋就这么唬呢?”
云老见状自是急了,洛启衡这也太过冲动了些,说杀就杀,一个人就这么冲了上去,当真是不怕死。
那个神域之主只是没办法亲手杀张依依,却不是不能杀洛启衡呀,先前他们三人一起也只是让大意了的神域之主没讨到好处,现在这家伙都不跟他们一起商量就单枪匹马往上冲,真当人家神域之主是泥捏的不成?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八百零一章
即使再是一道影像,且是明显已经被消耗了不少实力的影像,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呀!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炮灰修真指南-第八百零一章分享
谁知,张依依却是并不担心,并且这会儿他们也没法左右那边的战局:“没事,神域之主大概也是动不了他的。”
“什么?”
云老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什么。
一个张依依还不够?难道特殊的例外还能再加上一个洛启衡。
“或许目前而言,神域之主也不能动你。”
没想到,张依依再次爆出了一句更让云老意外之言。
“我?老夫也是?这不可能吧?”
云老只觉得自己脑子晕晕忽忽的,张依依一定是在跟他开玩笑,反正现在有点儿功夫没什么事,所以随便扯几句逗他玩?
“我觉得是这样的。”
张依依却是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洛启衡身上有护身之宝,除非是神域之主本体或者真正的分身前来还差不多,但区区一道影像还真不可能杀得死他。至于云老,你是不是又不记得自己是这方空间世界的天道了?除非神域之主现在就能把这里化为尘埃一点不剩,否则暂时他也没法真正把你弄死弄没。”
所以也只能怪神域之主运气不好,弄到最后剩在这里的都是没办法直接痛快弄死的对象。
既然对方弄不死他们,那么天平当然就偏向了他们这一边,要换他们来弄死神域之主的一道影像了。
“是哦,老夫差点又忘了自己是谁了,都怪那个邪魔浑蛋,哼!”
云老恍然大悟,随后却是战意满满,也没有特意追问洛启衡身上的护身符是什么,反倒是积极无比地说道:“等洛小子战累了,一会儿老夫上去好好打上一顿,咱们仨轮着来磨都要磨死那个浑蛋!”
身为一方天道,哪怕残了,云老也骂不出太过难听的话来,不过等到时候轮到他上场,可是绝不会客气分毫。
反正张依依说得对,只要神域之主还没彻底放弃用这处空间世界当牢关押张依依的念头,他这个天道意识就不可能直接被消亡。
“说得对,就是这个理,他不是想把这里打造成一方牢笼不给我们逃离的机会吗?那我们就把他这道影像彻底磨没掉不就行了,神域之主的影像一旦消亡,所有于我们不利的麻烦也就统统没了。”
张依依与洛启衡原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邪不胜正吗,如今不论是主观还是客观,他们肯定都是正义的一方,区区神域之主的一道影像,注定要成为他们论证真理的献祭品。
这话才说完不久,洛启衡那边交锋正好初见分晓,剑域散去,剑气收起,洛启衡一个闪身直接撤了回来毫不恋战。
父神倒是想把人留住一巴掌拍死,但偏偏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做到,只能由着对方就这般疯了似的不按章法硬揍了一顿,撑不住前又完好无损地撤身离开。
父神脸都黑了,也庆幸自己面目在几人面前依然模糊根本看不清,不然还不知道要让这几人如何得意。
他真没想到,自己对张依依没法直接下死手也就算了,对上张依依的男人,竟然也束手束脚根本发挥不了全部的实力。
好在这个叫洛启衡的倒不是与张依依一样的原因,但问题是这人身上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奇怪护体,总是能够有意无意间化掉他的一些必死手段,从而让他的出手瞬间变得平庸了下来。
而且,洛启衡应该一早便知道这种情况,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敢那么胆大包天直接同他单打独斗,这是仗着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优势,当真像之前他们说的一般要一次次的磨光他的能量,如此彻底将他这道影像给消灭掉?
“你身上有什么?”
父神冷冷盯着洛启衡,这个一直以来并没有让他太过在意,但此时却发现并不比张依依难缠的家伙,真真让人厌烦。
“以后你自会知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洛启衡可没兴趣提前替父神解惑,毕竟谁都不知道隔着无数的时空,这道影像是否有那能力将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都传递给神域那边的父神本体。
一直以来,他都怀疑星空战场的前辈们封印在他轮回金印里其中一道“收集氢源”的任务最终目的是什么,但现在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这还仅仅只是神魂沾染上了几分氢源,并在实体之物,且被他有意改造过后尝试,便是神域之主的影像都能因此而束住掉部分手脚,可想而知真正的氢源一旦最合适最大化的运用到星空战场后,将对他们仙域一方的战局产生多大的扭转。
洛启衡觉得也正好利用这次的机会,利用神域之主的这道影像,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不断尝试出氢源使用的最佳办法,这么一想,父神影像的出现,当真就有点儿像是主动给他们送上门的把子,挺好!
“没想到阁下自称诸神之父,却也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与我们这些寻常人一样,问题也是挺多的吗。”
张依依想起先前父神也是一副极其不爽的模样质问她来着,如今又是这么理所当然的质问洛启衡,想想也真是有些好笑:“可惜,我们也没有那个义务总替阁下解惑,能动手就少废话吧。”
这话一落,云老就如同一道闪电般飞向父神,轮到他上场直接开打,反正打得过打不过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死不了能磨掉神域之主一点能量便磨掉一点儿。
所以云老打得很随意,随意之中又格外狡猾,且有着这方天道身份的天然优势在,一时半会儿间,神域之主也重伤不到他。
而等到要受重伤这种程度,他又不是傻子,自然二话不说就先跑了再说。
“你给他空间遁符了?”
洛启衡挨着张依依,微低着头视线正好对上依依的眸子,略有些无奈:“你现在到底也只是神魂之状,幻化空间遁符总是太费魂力。”
两人之间虽很少在一起,但默契却是无论如何也取代不了的。
只一个眼神,甚至于都不必特意观察,他就能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做了什么。
云老再是无惧死亡,但若没有依依主动给出的空间遁符随时可以抽身逃跑,只怕也没有那么干脆积极的跑上去单挑神域之主的影像。
关键之时,依依的一个空间遁符在这里也等于是多了一条命,可想而知这东西并不好得,更别说如今依依仅仅只是魂体之状。
他身上也有一个,同样是依依给的,在他们第一时间发现逃脱未成功,仍然被留在了这里后不久,依依便悄摸给了他这个。
没想到云老竟然也有,洛启衡当然不是什么吃醋,纯粹就是怕她现在这种状态太费魂力终究不好。
“没事,我心中有数的。”
张依依知道洛启衡是关心她,很快解释道:“我的神魂状态很好,应该是瑛他们在废墟海底做了些什么有助于我的神魂,别说幻化几个空间遁符,就算是直接动用时空术法,神魂也是承认得住的。”
这也正是她有底气直接叫板神域之主影像的原因,她的队友哪怕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也都在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尽可能的相助于她。
洛启衡并不清楚依依所说的瑛具体是谁,毕竟两人这次重逢时间不长,也并没有合适的机会提及太多其他之事,不过倒知道,这回依依并不是一人单独进的界之废墟找他,所以瑛他们明显都是跟着前来帮忙的同伴。
“那便好。”
他点了点头,说道:“等回去之后,自当好好谢谢他们。”
“那是当然,不过这个不急,我有个新的计划,一会儿咱们这样。”
张依依心道洛启衡没见过瑛他们却已经欠下了一大笔的账,感谢与还账并不冲突,到时当然得让洛启衡来。
只是现在不是提那些事的时候,眼见云老那边似乎撑不了多久,当下便将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快速传音给了洛启衡。
洛启衡听后全无意见,原本他就想趁这个机会多会会父神影像,多试试氢源的使用之法,眼下配合依依的计划倒是更加顺理成章。
他也没想到依依竟然敢这般使用“神罚”一术,不过只要不会对依依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试试也是无妨。
毕竟,比起单单反杀掉一道神域之主小小影像,若是能够借此给其本体埋下一些后患的话,当然再好不过。
至于能不能成功,成功之后将来又是否真的起得到他们所设想的作用,那都是后话,但凡有这么一层可能性便值得一试。
车轮站就此真正拉开序幕,三人都从没有半点过急的念头,从不抱那一下子把人给打死的念头,一旦开磨,他们比着谁都有信,而与之相对应的神域之主影像却是越来越不耐烦。
可这场车轮站早就已经不再是父神所能够主导,不是他想停就能停的事,也不是他能够选择一起上还是一个个的上,毕竟只要他有意想打乱这种节奏时,就总是会被莫名干扰且很快再次拉入同样的节奏之中。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八百零一章閲讀
这让他意识到很多东西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天时地利人和这种事真不是随便说着玩玩的,张依依三人此时便占据了这一切的好处,冥冥之中这方域的气运都会自然而然的偏向他们。
可更让神域之主觉得不妙的是,眼前这一切似乎还不是最坏的结果,他总觉得张依依对他做了什么,明明很不对劲,可他又始终无法找出到底不对劲的是什么。
这现在真是一个让他格外讨厌的变数存在,而那所谓的“神罚”一次不落地随着张依依对他的攻击仿佛往他身体之中注入了什么,偏偏他怎么样也找不出来,这种感觉实在太过不妥。
“你想在本尊身体上动什么手脚?”
车轮战不知持续了多久,父神多少猜到了些什么:“或许说,你想对本尊的本体做点什么?”
这么久下来,张依依三人多少都受过伤,却都不致命,甚至于连根基都不会伤到,而他看着没什么事,半点伤都没沾上,偏偏身为一道影像,所能存有的固定能量却是越来越少。
从本质上来讲,张依依几个最少已经实现了大半他们明面上的计划,再这般继续下去而无反转的话,他这道影像当真会一点点被他们彻底磨灭消失。
但令他真正不安的事,张依依的目的明显不仅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