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一五 歪打正着標題黨,好整以暇調個情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04场第1场次——歪打正着,手眼通天。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自在椅背上回忆眼前这个美女的前前前好几世的旖旎风光,一点都没有打扰到帅男靓女的约见。
花璟末还是以往的讷言少语,只是坐下的时候略点了一下头,上官婉儿就直接切入约见主题:
“老板,田总让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一些事情商议,先不说体检中心的事了。现在有涉及老板的一个帖子,田总让我赶紧来和老板商议怎么处理这个帖子,趁现在还没有成为热议帖子,还来得及。”
“帖子啊!今早,略知一二,说说看,是什么帖子。”
上官婉儿拿出了几张纸,递给花璟末:
“老板,这是我从网页上打印出来的。还有后面网友的留言,我打印了一些,你的名字马上就被网民呼之,欲出了。各个特征都指向了你,越是打上马赛克,越是挑起了网民的探求欲。”
花璟末展开第一张,上面的标题就很厉害,俨然出自一位“标题党”之手,花璟末看着嘴角漾出了一丝笑意:
标题:重生之西门大官人
花璟末看到这个标题,眼里染了些笑意,心想:这个人好生了得,就像长了一副天眼似的,歪打正着啊,本人正是西门大官人的九世投胎转世,怎么一下子就说中了?
再看了一下作者的昵称——天之眼地之耳。
他眼里的笑意更浓了,上官婉儿看得疑惑:这怎么还看得开心上了呢?不会是气糊涂了吧?马上又摇头自我否定:不会不会,他可是英明绝代的老板啊!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从婉儿眼里看到了她对老九的爱慕之情,他自作多情地说:
“妹妹,蔡旖旎妹妹,咱俩前世就该有一段缠绵悱恻、风光无限的爱情,可惜世事弄人,让我们仅有一面之缘。就那春日里一见,春风一吹,春情一荡,害我得了多少日的相思病,难以痊愈……这下好了,坐在你面前的老板,就是哥哥的后世投胎,你好好跟着他吧,好好续一下咱们的前世缘分!”
花璟末看到这个昵称,想着不亏知道得这么清楚,原来是天之眼,地之耳,手眼通天,耳听八方啊!
他接下来往下看,帖子封面上怎么是这一张照片啊?看来有人跟踪我,如此看得起吗?他心里想:这小统是干什么吃的?越来越会做事了。
心里的西门大官人声音响起了:你忘了小统的系统规则,你抱得小狮子那么紧——近色矣,小统早就闭关修炼去了。
这一张是订婚宴的前一天下午,自己抱着小狮子去吃饭的那一张,脸上打了马赛克。
他接着看正文第一段:
居中的小标题是:一、无视他人安危的西门大官人
双福市不愧是拥有著名的清河县的地方,笔者随便出门闲逛,就能遇见重生的西门庆,这位大官人重生后更是变本加厉的“怜香惜玉”。诸位请看!路遇,晕倒、急需抢救的一位老人,都没有放下他的女朋友,视若无睹地经过了倒地的老人,笔者听围观的群众说:那位扎眼的男人,就是抱着女朋友招摇过市的那位,好像是双福市公安局的一个领导呢!
笔者感叹:就是一般人,看到这么紧急需要救助的老人,也会见义勇为、出手相助,何况还是国家干部、单位领导人,难道这位重生的西门大官人没有父母吗?和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缝里崩出来的吗?哎哎……重生的西门大官人,跟三百年前的西门庆一样,从事执法办案部门,真是悲催啊!这样品质的人又从事于国家执法机关,可想而知,不知损坏了多少国家法律的公正严明?
花璟末接着看接下来的第二张照片,是自己的车尾,上面坐着两个人——自己和小狮子,车号的后三位没有进行处理,真是欲盖拟彰,故意遮点、露点,真是“用心良苦”!熟人,看了这两张照片,基本就锁定了自己了。
他接着往下看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瞄——白天鹅。他的心莫名抽搐了一下——心疼,让亲爱的白天鹅担心着急了,这两天事多,非但没去安慰一下她,还害她担心,真是该死:
“喂,小白,是我……”
白丽华听到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不是那种焦躁慌乱,心里安稳多了:
“有一个恶意帖子,针对的是你,还披露了你……订婚的许多内幕,十分不善……担心你啊!”
“你……没事就好,完了,我来看你,替我……好好照顾好你自己,到时候……感谢你用心照顾我的白天鹅哦!”后面的语调又是无赖般的暧昧、调戏。
白天鹅听来了他的意思,不免又是耳红心跳了一番,说:
“谁要你的……照顾?看怎么亡羊补牢、及时止损、处理好你……和你未婚妻的帖子事吧?不要到时候后悔。”
他再次压低声音,慢慢地说:
“怎么会后悔?唯一后悔的事是……在上学的时候,没有咬上一口——青苹果……等到‘咬’上的时候,已经熟饱了……芳香四溢啊!”
他电话里的那个强调够足了,一个“溢”字故意拉长,说得白天鹅红晕飞上了脸颊,故作生气地说:
优美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笔趣-二一五 歪打正着標題黨,好整以暇調個情相伴
“再不操心你的事了,你坏透了!”
只听那边兴趣盎然的声音传来:
“下午乖乖在单位门口等着,若我是来迟了,就在你们附近的咖啡馆里坐着等,可不要让那个陈凯捷足先登哦!”
“知道了……挂了吧!”
老板这样表情丰富、富有情调的一段通话,看得、听得上官婉儿惊呆,心里不知流了多少哈喇子了?老板也有如此感情丰富的一面啊?不是常见的那种化不开的千年冰山啊!那语气、那声调,嗯——情够浓、味够重,她真是后悔忘带了录音笔,要是能录下他刚才调情的那段话,一定能治愈自己无数个失眠难熬之夜,枕着他的声音睡觉——此生无憾!
上官婉儿被老板的一番富有情调的通话,被惊诧、被惊艳到了,没有逃掉西门大官人的魂眼,他对花璟末凑趣道:
“老九,你不能光顾着和我的李瓶儿、你的白天鹅调情、秀爱啊!你忘了对面还坐着一个你的小下属吗?你怎么这样不顾形象,还不体察人意。你看她那么美,又那么艳羡地看着你,对于她来说,你刚才的那番言语、表情就是一道丰盛的精神大餐呢!”
花璟末听了西门大官人的话,倏而坐端,皱了一下眉头,心里答他:
“怎么可能呢?她是那样一个完美的存在,记得长毛大哥喊我是花无缺,我觉得对面的美人,才是一个玉瓶无缺小主!她在公关组的工作代号是——上官婉儿,你知道她的本名吗?”
“老九,我不但知道她今世的姓名,她的前世、前前世……我都知道。”
“说说看!”
“她叫蓝莹莹。”
花璟末听了,看着对面明眸皓齿的蓝莹莹,在心里哼唱起了一首歌:
“ 清粼粼的水来蓝格莹莹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