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ptt-第二百五十五章 兔女郎酒館中的瑞雯 4000字推薦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认得我的人吗?”
转身,挥剑,用剑背格挡住了那个已经缠绕上了青色光芒的巨大胡萝卜,李珂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穿着一身兔女郎的装扮,正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的白发女孩。
他发誓自己真的不认识穿成这样子的女孩,不过从对方的长相,还有这身衣服来看的话,对方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拿着一把碎掉的剑,都能够被称之为传奇的诺克萨斯女剑士。
瑞雯。
“不过我可不记得我认识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啊。”
随手弹开了这个女孩挥舞的,用木头制作的巨大的胡萝卜,李珂随意的抵挡着这个女人的攻击,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
“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忘记你这个暴君的脸!”
少女死死的咬着牙齿,不断的增加手上的力气,想要将这个让她的家就此破碎的家伙死在当场。而且自从握住了上一任诺克萨斯皇帝赐予她的剑之后就掌握的力量也蠢蠢欲动,准备顺应着空气的流动,斩出漂亮的一发斩空波,将李珂砍成两半。
“暴君?我只是个猎户而已。”
猎户?
看着说这话的人身边那漂亮的女孩,还有那强的过分的力量,瑞雯的嘴角就忍不住的上扬,并且更加坚定的想要把李珂斩成两段。
只是就在她要这样做的时候,她的眼前就闪过了一个画面。
“爸爸终于不用去战斗了吗?”
“嗯,不用再去了,我可以好好的陪着你了,我的女儿。”
那是她手下的一名士兵和他八岁的女儿之间的对话,她亲眼看着在她的部队解散之后,那个从来都很沉默孤独的士兵脸上露出的如释重负的笑容,和与自己女儿见面时那幸福的表情。
还有看到穿着军装的自己看着他们的时候,那惶恐不安,并且将女儿藏在身后的惊恐表情。
她知道这是因为任何一个畏惧战斗和服役的诺克萨斯人都会被鄙视和杀死,所以对方担心自己会因此杀死他和他的女儿来让手下们悍不畏死,并且知道畏惧战争的后果。所以她当时直接离开了,因为对方已经不再是她手下的士兵了。
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的心中就出现了一个疑问。
和平更好一些吗?
因为李珂杀死了达克威尔,所以作为达克威尔的精锐和亲信,被直接从军队开除,作为家庭的部队更是被直接解散的瑞文放下了手中的‘剑’。
毕竟仔细想一想,那个暴君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对方现在肯定是在自己的宫殿里和那些漂亮的女人花天酒地,怎么可能来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还背着一只死狼?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可是德玛西亚的盟国,十分靠近德玛西亚,诺克萨斯的皇帝来这里是找死吗?
只可能是自己认错了。
松了口气,瑞雯有些惆怅的看着李珂的面容,尽管对方的气质和外表真的和那个暴君一模一样,但是她也已经确定那样傲慢的人是不可能来这样地方的。
“抱歉,我认错了。”
她道了声歉,就想要离开这里,前往后厨吃点东西。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李珂身边的阿狸则是不爽的眯起了眼睛,她实在是看不惯这种随意出手,然后看到打不过就道歉的家伙。
这是李珂打过了这个家伙,如果没有打过呢?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
她不满的看向了一脸战战兢兢的表情的酒馆老板,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们酒馆还真的没有带着漂亮女孩来的客人呢。
尽管对李珂会带这么多漂亮女孩来兔女郎酒馆有些疑惑,酒馆老板还是连忙赔着笑走了过来。毕竟他虽然颇有势力,可最终还是个干服务业的,在客人面前装拽是很失智力的表现。
“那个,她是新来的,不怎么懂规矩,再这样如何,今天你们在这里的消费我都打八折如何?啊!还有!锐萌萌!快过来道歉!而且今天没你的晚饭了!”
酒馆老板不断的点头哈腰,其实要是瑞雯直接把对方打趴下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怎么看都是对方占上风,所以他就很规矩了。而李珂听到这个称呼几乎要喷出来,锐萌萌这个称呼在地球可是被玩家们发明的,而在这里却成了一个花名。
而且,从这个名字来看的话,这个女孩真的就是瑞雯了。
瑞雯听到这句话之后犹豫了一下,但是想了下自己的饭量,外加自己那贫瘠的口袋,最终还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重新走到了李珂他们的面前。
“对不起,我不懂事。”
不需要老板说,她就很熟练的摆出了这样的姿势,对着李珂他们就是躬身一礼,一看就是经常这样道歉了。
“给我大声点啊!”
但是这一次,她的不战而退,还有她平常给老板增加的不满让老板爆发了,对方扯出了个怪异的笑容,狠狠的按在了瑞文的脖子上,让她鞠的这一躬更加的低了,差一点就跪在了地上。
如果是以前的话,瑞雯肯定会把剑放在这个蠢货的体内,但是已经被军队开除,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而且饭量还特别大的瑞雯只能够咬住自己的嘴唇,忍耐着这种屈辱的感觉。
她没钱,没有家人,唯一称得上是家的地方还随着上任皇帝的消失而消失了。往昔的荣耀不仅不能够成为她生活的资本,反而成为了她的梦魇,然她连待在自己出生的国家都做不到,只能够独自一人离开,然后在其他的地方谋生。
然而什么都不会的她,也只能够在这种地方找到一份工作了。
“对不起!我不懂事!给你们添了麻烦真的很抱歉!”
再次大声的道歉,做着以前绝对争取的事情,但是现在却要在自己随手就可以杀死的人的按压下,对自己最讨厌,甚至最憎恨的人的脸说对不起。没读过书的瑞雯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是什么,因为她七八岁的时候就加入了诺克萨斯的军队,但是她现在却知道……
自己很想哭。
本来不该是这样的。
她努力作战,努力锻炼,和战友们不断的战斗,为帝国效力就能够开心的活下去,并且找到愿意和自己互相称呼姐妹,互相成为家人,让自己不再孤单和寂寞,并且忍受欺压。
而现在,她不仅孤身一人,吃不饱饭,还被所有人讨厌。就算有着强大的力量,也只能够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她做错了什么吗?
她不知道,也从来没人告诉她。
她现在所能够想到的最美好的事情,也就只剩下过往的时光,还有那个小女孩见到自己父亲时的笑脸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美好的时光,她才强撑着没有留下泪水。
“没必要这样侮辱人,她只是认错人了而已,也没人受伤不是吗?”
李珂随手打开了酒馆老板的手,让瑞雯的身子能够站稳。他是知道瑞雯是没有认错他的,他现在只是好奇为什么瑞雯会在这里,按照时间线来说的话,她现在要么是在艾欧尼亚作战,要么是在别的军队当中的才对,怎么都不可能是在一个靠近德玛西亚的小镇的。
不过这件事并不是很重要就是了。
“另外给我们准备一些吃的把。”
随手把自己随便弄了点铁矿捏出来的剑放到了背后,李珂就带着人走向了这家酒馆的内部。而一走进去他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个地方的人对享受的追求了。
十几个穿着和瑞雯一样的兔女郎服饰的女招待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聊天,并且酒馆吧台的正前方还有着一个高台,很明显是来跳舞的地方。而且还有一个
而在看到李珂进入酒馆的时候,那些画着好看的妆,一个个样貌身材都不错的兔女郎就朝着李珂走了过来,只是她们在看到李珂带着的人的时候迟疑了一下,毕竟谁来这种地方还带着这么漂亮的女伴,还是一带一群的。
她们的职业素养还是让她们朝着李珂走了过来,毕竟这年头有钱人的口味是说不定的,天知道对方是不是喜欢看她们被女人占便宜,又或者玩一些女孩子之间的打闹呢不是?
只是她们还没靠近,阿狸那一双兽瞳就死死的盯着她们,让她们当中的大部分差一点就尿裤子了:别看现在的阿狸在李珂的面前只是只蠢狐狸,但是她可是实打实的顶级掠食者,对于普通的人类来说,阿狸和一只接近十米长的老虎没什么区别。
最终,还是酒馆老板拿着菜单走了过来,给李珂他们点菜的。
这里的菜品并不是很好,虽然很贵。酒水的味道也是一般,尽管很贵。饶是李珂这种对这里的金钱价值并不是很敏感的家伙,也感觉到了这里的消费可是相当的高这一点了。
不过他也清楚这里差不多对标的是夜店,消费高是正常的,所以也就没找酒馆老板的麻烦。
“所以你就放过那个女人了?”
摆弄着很难吃的面条,阿狸看着正拿着一个面包和同样难吃的炖肉作斗争的李珂,没头没尾的问了出来。
“你是说那个叫做瑞雯的女孩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没认错人,而道歉的也很快,所以我并不打算追究,我现在只想要调查一下这附近的情况而已。”
坐起身子,随手搂住了一个端着酒路过的兔女郎,在对方有些恐惧的目光下把对方搂紧怀里。阿狸则是全程目光不善的看着李珂,更加增加了被李珂搂进怀里的兔女郎的不安。
这个时候酒馆里已经开始有别的客人了,而不管是那两个约德尔人,还是莉莉娅和阿狸都是比较显眼的。所以尽管只是在这里静静的吃自己的东西,阿狸也时不时的能够感觉到有些人投来的不怀好意的视线。
再加上李珂放着自己这只狐狸精不玩,去找一个明显是为了钱的兔女郎抱,本来就不爽的阿狸就直接拉着还在吃蔬菜沙拉的莉莉娅,带着那两个约德尔人去他们订好的房间去了。
“我和莉莉娅去休息了!”
她气呼呼的离开了,李珂也把自己的手从兔女郎那穿着黑丝袜的长腿上挪开了,他这样做就是为了让阿狸他们回避的。毕竟阿狸对瑞雯的态度并不是很好,而且这个酒馆也的确不适合她们这些女孩太抛头露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将一枚金币放进了兔女郎那能够看得出做过农活,但是最近却再也没够做过的洁白的手上,以此消除了她因为阿狸而出现的恐惧。而这个兔女郎也自然地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并且将自己的身体更进一步的向着李珂靠拢。
但是出乎她预料的是,李珂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对她动手动脚,而是将她这个兔女郎放到了一边的凳子上,对着她指了指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食物。
“吃吧,在这种时候,你们饿了吧?吃饱了才能够说话不是吗?”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李珂又拿出了十几枚金币放在了桌子上,并在对方希冀的目光当中,摆出了一副温和的表情。
“给我说一下你生活的环境,还有生活上的问题,并且让我满意的话,这些就金币就是你的了。”
兔女郎迟疑了一下,她看了看那些金币,又看了看满脸笑容的李珂,试探的问了出来。
“……什么问题?”
她有些害怕,但是为了钱,她还是决定回答李珂的问题了。
“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农夫。”
“为什么会来这里?”
李珂这个问题让兔女郎的神情恍惚了一下,尽管李珂问的不是那些令她害怕,会让她被杀的问题,但是却依然是她的梦魇。
“欠钱,单纯的种地还不起钱了。”
“怎么欠的钱?”
“父亲治病,然后父亲死了,未婚夫也参军死了,地里的收成不好,家里的钱又不够花,所以为了养活弟弟,自然就只能够来这里了。”
“你借了多少钱?”
“十金币。”
说到这里的时候,兔女郎忍不住的摸了一下被她放在一边的酒瓶,而李珂看到这个动作之后,就直接推过去了两枚金币。
“算我请你的。”
兔女郎沉默了,她实在不明白李珂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想要欢愉的话,他只需要直说就可以了。她很害怕李珂是用她的过去作为玩乐,并且取笑的。
但是……
能挣钱就行。
她拿起了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就准备继续说自己的事情,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瑞雯却突然出现在了李珂的身边,并且也坐到了这张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