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第963章 暗箱操作推薦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忘情茶,以唯物主义、理性角度分析,其实就是宋澈运用心理学上的心理暗示。
任何心结,最大的症结,往往是由于人不能直面自己走过的错路弯路,反而流连于脑补出来的完美回忆。
甜茶的心理暗示,是让顾华年明白自己为何会流连于往昔的执念,说白了,只是现阶段太缺乏幸福感和安全感,只能用回忆聊以慰藉;
苦茶,则是推动顾华年认清自己脑补出来的回忆其实是不完美的,那些让她念念不忘的人和事,同样有许多的缺陷和缺点,人生那么长,真的没必要为了这些已经无法弥补的缺憾,再去放弃未来生活中的愉悦欢喜;
最后一杯茶汤,其实是兑了白开水的略带茶色的茶,意思是说人的生活大多数时候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只有心怀憧憬和向往,才能体味到生活的甜美。
如果喝不出甜味……那就继续喝!
至于顾华年最后究竟有没有喝出甜味,她没说,宋澈也没问,但已经不重要了。
但从顾华年第二天神采奕奕的面容,已经清晰表明了她的态度。
从这时起,她大概开始学着放下过往、学着直面人生了吧。
而且她还向栏目组和全体参与者宣布了宋澈已经完成了她的题目考验。
沐春风、吴元奇和胡芝书等人皆是难以置信、满腹疑窦,他们一度怀疑这里面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交易,但骞志飞、汪冰冰给予了有力的佐证,并且告知大家,有关宋澈的答题内容,将会在节目中公布,大家稍安勿躁。
总之,宋澈对于【忘情】这道题的解答,绝对比其他选手的更加精彩!
这时,沐春风等人终于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虽然早已知道宋澈是本次节目的最强竞争者,但他们曾经或多或少心存过侥幸,觉得宋澈这么招摇叛逆的做派,没准会搞砸了节目录制。
而且运气也未必会眷顾宋澈,毕竟义诊中的患者都是随机的,可能宋澈连续坐诊三天,接待的求医者都不符合评委的三个题目要求。
事实上,宋澈的运气确实很一般。
但偏偏他就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愣是将一个看似和题目要求八竿子打不着的外卖小哥,演绎成了一个符合【阴阳】要求的完美答案!
当大家还没回过神的时候,这货居然又悄无声息的完成了评委顾华年的【忘情】题目!
连过两关了,而且这两关都得到了当事评委的高度认可,胜负的天平几乎一目了然。
唯一的反转机会,无非是最后一道题:【重生】!
……
“重生……”
义诊的第三天,趁着空闲的休憩时间,宋澈用笔在纸上写上了这两个字,一副若有所思状。
小蛮在旁边滴溜溜的瞅着,嘟囔道:“小师叔,你是不是还没猜到那个评委是怎么定义【重生】的?”
宋澈苦笑道:“如果我是评委肚子里的蛔虫,还需要坐在这吹三天的冷风?”
不得不说,三个评委里,就属那个医史学家葛东旭的题目最坑最刁钻。
顾华年和韦西平的题目,最起码还有个范围和方向让大家参详和择选。
而葛东旭的这个【重生】题目,范围和意思都太含糊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病患情况和治疗方式,才能符合他对【重生】的定义?
之前胡芝书用心灵鸡汤忽悠那个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头子重新开始新生活,已经被葛东旭明确认为是投机取巧了。
这不行、那不行,难道真让大家去医院停尸房复活死人?
目前,选手们基本都已经完成了两题,只卡在了这三题上……哦,对了,小蛮是一道题都没有完成。
“要我说,那糟老头子纯粹是故意玩忽悠装高深,把大家耍得团团转。”小蛮没好气的吐槽道。
宋澈撇嘴,知道这小姑娘是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反正没有机会胜出,索性发发牢骚。
“尽人事听天命吧,反正目前我的优势还是比较大的。”宋澈显得很乐观。
这时,胡芝书悄声凑到了后面,低声道:“别急着高兴,据我所知,沐春风和吴元山他们在外面已经买到了不少观众的票。”
闻言,宋澈的目光一沉,看向了不远处的沐春风和吴元奇。
吴元奇还好,仍旧一板一眼的埋头给人诊断。
沐春风的态度则比较玩味了,显得淡定自若、好整以暇,似乎一点都不操心胜负结果。
看样子,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沐春风这个老匹夫在外面偷偷的“买票”!
吴元奇是个老学究,相对比较正派,不过他那个一直没露面的乌龟大哥吴元山恐怕这一会正忙着到处给弟弟拉票吧!
大概是觉得给宋澈的刺激不够,胡芝书又阴阳怪气的补了一句:“我家里也在运作呢。”
宋澈扭回头瞥了眼这货,冷笑道:“果然是壕门选手,佩服!”
胡芝书也不知道听没听出‘壕’字的意味,满不在意的道:“没办法啊,你那么彪悍,不玩点手段怎么跟你抢宝贝啊。换个角度想一想,你有实力,我们有钱,这个世界还是挺公平的。”
“厚颜无耻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水土不服就服你的臭不要脸!”小蛮人狠话不多,咬牙道:“不怕我们去举报你们?”
“随便咯,能举报成功,我以后老爷爷老奶奶都不扶,只服宋专家咯。”胡芝书不以为然的道。
宋澈知道他有恃无恐的底气在哪里。
他们的买票方式,应该是找人发动一大批水军去栏目组的官博申请‘热心观众’。
不管申请成功的概率有多低,只要水军的基数够多,人海战术总能凑效……不对,应该是只要钱够多,票票总能买到的!
“不过总共才一千张观众票,你们三家去抢,不怕鹬蚌相争、让我得利嘛。”宋澈质问道。
胡芝书微笑道:“我可说我家拿到的票,都会投注在我的身上。”
宋澈心头一动,顿时了然。
“那天你来我们家,我家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们压根对我没抱希望,让我走个过场、混个名气就行了……但这不代表我家会作壁上观,既然摆明了有利可图,我们家自然也要当搅局者。”
胡芝书笑得很悠然惬意,但说出的言辞却是触目惊心:“我爸让我转告宋大夫你,只要你愿意让我们家搭你的顺风船,一起去开启那个旷世医学的宝藏,那我们家一定会倾囊相助,至于几张票票投给谁不是投,投给宋大夫也算实至名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