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721 人在山村,名聲卻在國際相伴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省道硬化的事情,省上交通部门因为同样缺钱,没有足够的资金拨付,允许地方政府自己筹集资金硬化。
同时,也允许地方政府设立收费站收回道路建设的投资。
县里财政情况不乐观,却又有大量配套工程不得不上马。
许书记跟吕红涛两人的压力,可想而知。
“目前望山水电站项目的钱,还没着落呢!”吕红涛觉得,等到自己卸任蓬县的职务,估计头顶上都不会再留下头发了。
许志强也只能叹气。
“要不,弄点钱,入股刘春来的那个卫生巾厂?”许志强问吕红涛。
“哪里有钱……”
吕红涛着实想不出,县里从什么地方去找钱入股刘春来的卫生巾厂。
“要不,先把硬化道路的钱投进去?反正现在他们直接从望山码头走水路运出去了,县城到他们这边一段,运输并不是很多……”
许志强夹着烟,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
越想越觉得这事情靠谱。
反正早晚要硬化的。
县政府这收入不足,得投资,拥有更多收入,才能搞更多建设。
“这,不太好吧?咱们可是以修路的名义贷款的……”吕红涛有些为难。
心中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可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专款专用,没有挪用过。
“只要按时还利息就行,贷款还了也没问题,其他几个县都没有硬化道路的计划……有钱先搞投资,有利润了,再把利润用来搞这些工程……”
许志强觉得这是一个良心循环。
说完后,也不管吕红涛的想法,“就这么决定了,我要的贷款,还有两年多时间才退呢。再说了,如果真的建收费站,这确实影响不好。除非我们在幸福公社或是望山公社入口那里也建一个收费站,你觉得刘春来他们会同意吗?”
“要是同意了,刘福旺估计早就建收费站了。那可是他们自己掏的钱。”吕红涛摇头。
这收过路费的事情……
对于目前不硬化这段道路,还真没有太大的问题。
“刘春来的卫生巾厂,能有那么多的利润吗?”吕红涛有些担心。
“如果利润不高,他会直接一开始就投入十条生产线?一年的产值,都得上千万!这小子的眼光,向来都是很准的。这么长时间,他干的什么不赚钱?就连种菜,也是没少赚……”
许志强对刘春来在这方面,有着很大的信心。
在他看来,很快就能收回成本的。
吕红涛没有再吭声。
当天下午,许志强就跟财政局的负责人包勇一起到了幸福公社。
“投资?许书记,县里不是拿不出钱吗?”
刘春来看着两人,有些不情愿。
他自己一个人搞事儿,多好。
反正有人帮着背锅。
县财政成为股东,没有其他的股东,后面容易出问题。
“修路的钱,先用到这里……”
刘春来急了,“许书记,平时下雨天,道路泥泞,车子行驶也不是很方便呢……”
“大不了再在泥泞的路段用碎石铺设一下,那样就没问题了。”许志强不慢刘春来的态度,“你这人也是,开始找县里入股,现在我们主动送钱来,你倒是不乐意了。”
刘春来还能说啥?
“不过我们有个要求……”
刘春来不想说话了。
对方主动来入股,还有要求。
只能听着。
“我们希望,以后你们的转账,转入到农业银行……”包勇一直观察着刘春来的反应。
平时刘春来这些厂,大多数都是现金交易。
在外面卖了货,把现金运回来。
很少通过银行或是邮政汇款。
这就导致银行里的流动资金还没有刘春来他们手里多。
“农行的领导呢?”刘春来并不是太反对。
现金虽然好,可太多了也很让人闹心,放在屋头,容易受潮,也容易被老鼠啃。
“我们先帮着问一下,你要是同意,自然得你们跟银行谈的。”包勇急忙说道。
农行的人,早就想这事情了。
担心刘春来不愿意,所以一直没有吭声。
包勇没有说让刘春来把钱放在信用社里,信用社基本上是没钱的,都是一堆数据在那里,县财政的小金库。
刘春来也是了解内情,所以一直都没有往通过信用社走账。
“其实,通过银行走账是最合适的,我们的产业,基本上都是股份制,银行作为第三方可以监管厂里的资金情况,避免出现问题……”
随着股东越来越多,很多都是政府单位,刘春来可不希望到时候因为账务问题而搞得大家一起之间关系不和谐。
“对,我们也是这样考虑的,你放太多现金在家里也不方便……买设备啥的,动不动都是几百万,光是清点都得很长时间。”
包勇松了一口气。
许志强并可没有问太多,由于县里只是投资卫生巾生产厂,按照八百万的投资额度,县里给出两百万,只拿到了25%的股份。
为了避免以后出现问题,刘春来又引入了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来控股了40%,他自己手里还留了35%。
许志强对这个,并不介意。
“前期也不需要两百万,厂房租金什么的不用太多,县里可以先拿出一百万的股本……”
想着县财政也没钱,刘春来觉得还是不能太过分。
“别,这钱,都先投入进去,不然到时候……”许志强拒绝了。
刘春来也明白。
留在那里,财政窘迫的县里肯定又会用到其他方面。
谈妥这事情后,约定第二天签合同,刘春来表示港资那边的负责人没在这边,去谈设备了,得等郑倩回来。
“什么?你要辞职?”
香江,鸿发国际总经理办公室。
秃顶的老板看着郑倩,一脸不可思议。
“是的,BOSS,非常感谢您对我的照顾……”郑倩看着老板,一点歉意都没有。
哪怕是经理,她一个月也才一万港元。
刘春来给出的工资,那可是翻了好几番!
魏丰看着郑倩,一脸严肃,“你可得想好了,现在就业形势虽然很好,可你学的专业并不是金融等……”
“我已经想好了。魏总,人往高处走。新老板给了我二十万软妹币的保底年薪,同时还有分红……而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跟咱们公司谈业务……”
魏丰瞪大了眼睛。
二十万软妹币!
大陆那些人那么穷,怎么舍得开这么高年薪的?
这可是七十多万的港币。
“大陆的老板?”
“魏总,您更应该关心我们之间的合作。”郑倩一脸笑容。
魏丰无语地看着对方,一脸失落。
心中不爽,生意还是得做的。
“你们那公司干什么的?”魏丰问道。
他们什么设备都在代理。
其实就是当中间商赚差价,只要能卖出去的设备,他们又能找到供应厂家,就能当中间商赚取差价。
“卫生巾,需要生产线,十条!”
郑倩言简意赅地把重点说了出来。
魏丰当即就嘴角抽搐。
对方是知道底价的,这价格如果报太高,肯定无法达成合作;报太低,又没有利润。
太让人纠结了。
“你熟悉厂家,也了解底价,这个没有必要在跟我们公司合作吧?”魏丰很不解。
郑倩跟了新老板,不应该先向老板展现自己的价值吗?
了解底价,熟悉生产厂家,可以用更低价格采购。
为什么还来找自己?
“魏总,确实我可以直接去找生产厂家,用更低的价格拿到生产线。不过,我们老板不只是想要卫生巾生产线……”郑倩把刘春来的想法告诉了魏丰。
尤其是需要各种原材料生产线的事情。
魏丰一听,眼神都亮了起来。
这是大生意!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整个项目涉及的成交额,最终甚至可能会过亿!
“这也不是理由,你同样可以直接找生产厂家,我们从中代理,需要不菲的费用的……”即使这样,魏丰也不认为对方就一定得找自己公司,“说吧,你的真实目的?我们可以给三个点的返点。”
却没想到,郑倩摇头了:“魏总,您知道,我并不是为了这个。如果干好了,我的新老板给的,应该会远超过这个数量。我有一个要求。”
说到这里,郑倩没有继续说下去。
魏丰只是看着她,等她提条件。
“公司可以有8个点的利润,我也知道公司有想法进军大陆,在大陆投资实业,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由公司帮忙从国际上采购设备,在大陆用人民币结算。”
郑倩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是为了外汇?”魏丰明白了,“大陆外汇很紧张,黑市上外汇汇率更高……”
“黑市上,能兑换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外汇吗?”
郑倩现在完全是把自己放在跟魏丰合作的平等地位上了。
外汇不好搞。
不管是卫生巾生产线,还是各种原材料,原材料的生产设备甚至技术,都需要进口。
尤其是原材料,刘春来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投资所有原材料生产线跟生产技术研发,同样也没有足够的外汇来支持庞大的生产规模。
既然交给郑倩负责,刘春来没有提过这样的条件,也没有说给多少的利润给鸿发国际。
一切都是由郑倩自己做主。
郑倩也知道,这是刘春来对她的考核。
8个点的利润,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联系业务等,也是需要成本的。
“可这……”魏丰有些为难。
利润很低。
即使规模大,也赚不了太多。
“魏总,鸿发国际要进入大陆市场,也需要人民币的。官方的汇率,你也是了解的。春雨服装,您听过吧?就是这几年很火的那个大陆品牌……那也是我现在老板的。”
郑倩的话,让魏丰有些震惊。
春雨服装,这两年在香江确实很火。
“那不是咱们香江的?郑天佑跟柯尔特,我都认识。”魏丰有些怀疑。
“既然认识,魏总不妨问问他们,是否跟刘春来认识。”郑倩笑了。
“安利·刘春来?”
魏丰更懵逼。
这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服装设计师,尤其是他的女儿,这两年买了不少春雨的服装。
所以,了解。
却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名气很大的设计师长什么样子。
这次轮到郑倩发蒙了。
这个她不知道啊。
“是不是叫安利·刘春来,我不知道,但是他就是叫刘春来,是大陆西南地区一个村的村长,手下有彩电厂,是跟咱们香江康力彩电合作的;有家具厂,香江也开了一家旗舰店;服装业就不说了……”
新老板,是很有实力的。
“所以,老板其实不差钱。完全可以用服装出口的外汇换取,但是在官方汇率上,有些吃亏……”郑倩很认真地告诉魏丰。
做大陆生意的人都知道,汇率这块,因为大陆经济这几年高速增长,为了刺激出口,货币一直在贬值。
汇率的波动就比较大。
如果能通过鸿发国际,直接从香江利用鸿发国际手里的港元跟美元采购设备,再在大陆用人民币结算,一方面不用受到外汇的限制,另外一方面就是减少兑汇的损失。
“我需要跟其他董事讨论。”
魏丰没有直接答应。
他知道好处。
更想了解刘春来的来路。
“刘春来?那是我老板。”柯尔特毫不犹豫地说道,“春雨服装厂、乐视彩电,都是他的产业……”
“你不是他们的股东?”魏丰吃惊地看着柯尔特。
“我们确实都是股东,如果不是他,我们也没可能这两年发展这么快,挣这么多钱。”一边的郑天佑开口了。
对刘八爷不满,却不影响他跟刘春来的关系。
“原本在我的郑氏服装贸易公司里,他有40%的股份,是最大股东……最开始我们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是在街头摆摊卖牛仔裤的……”
郑天佑知道魏丰想了解什么。
直接把认识刘春来的过程,以及这几年跟刘春来的合作给说了。
“他虽然只是一个村长,却比很多人都厉害。跟他合作,绝对没有问题。”柯尔特补充着。
魏丰本来想说一个村长,再怎么牛逼,也强不到什么地方。
可眼前两人,这几年至少赚了上千万美元。
比他的身价都丰厚。
“对了,他跟你合作什么项目?能透露吗?”柯尔特问对方。
这次的项目,刘春来居然不带着自己跟郑天佑?
不要港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