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夢主》-第七百六十九章 拔除魔珠閲讀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这是……”沈落目光从犬妖身上收回,看向牛魔王,诧异道。
“先前魔族意欲攻打翠云山,这厮仗着真仙后期修为,在外面连番叫阵,实在聒噪得不行,我便生擒了他一直关在洞府中。”牛魔王说道。
“他的修为倒是刚刚好,足够替劫了。事不宜迟,咱们各自入阵,我再传你们催动法阵的咒语,便可开始替劫了。”沈落说道。
众人皆是应了一声。。
沈落走到法阵正中央,抬脚一跺,整个祭坛为之一震。
中央处的那根石柱被这股力量反震,自行升起数寸,沈落脚尖探入其下轻轻一挑,便将三尺来高的石台挑入了半空。
他翻手取出镇海镔铁棍朝着地面一杵,不偏不倚,刚好接住了落下来的石柱。
而后,他拎起那道士装扮的犬妖,将其背靠着镔铁棍,扔在了石柱下。
可怜犬妖浑身无法动弹,口中无法言语,只能满眼祈求神色看向牛魔王,口中不断发出呜咽之声。
牛魔王对此视而不见,抬手一挥下,红孩儿头顶笼罩着定海珠投下的光芒,被送上了镔铁棍上方的石柱上。
沈落四人也分别飞身而起,各自落在了一座石柱上,盘膝坐好。
“待我将法力注入镔铁棍后,牛魔王前辈便可同时为定海珠注入法力,无需太多,与晚辈基本持平即可,而后诸位便可以吟诵法咒了。”沈落坐下后,开口说道。
其余三人点头示意,表示自己已经清楚了。
沈落通过传音,将法咒内容告知给几人后,开始单手掐诀,朝着镇海镔铁棍上打入了一道法力,使得棍身之上开始散发出金色光芒。
牛魔王见状,也立即控制法力注入定海珠上,使之散发出更加绚丽的蓝色光芒。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大夢主 愛下-第七百六十九章 拔除魔珠閲讀
光芒亮起的同时,沈落四人也开始吟诵起了法咒。
随着一声声法咒声音响起,四人身上的法力也开始灌入了身下的石柱上。
石柱上的符纹被法力点燃,纷纷亮起了血红色的光芒。
紧接着,祭坛地面上镌刻的符纹也随之亮了起来,血红色的光芒从地面透射而出,如一丛丛火焰燃烧起来了一般,而被镇海镔铁棍撑起的那块石柱上,也随之开始亮起红光。
盘坐在石柱上的红孩儿赤裸着上半身,脸上神情有些僵硬,显然是有些紧张。
他喉头微动,咽了一口唾沫,低头看向自己胸腹处的沁魔珠。
直至此刻,沁魔珠上并未出现什么异样,只是其上镌刻的禁制符纹,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法阵的影响,开始一明一暗微微地闪烁着。
沈落见状,冲着几人点了点头。
几人得到指令,动作整齐划一,同时单手竖起一掌,朝着正中央的红孩儿推去。
其掌心之中皆有一道法力凝聚而出,打在了红孩儿的身上。
“唔……”,红孩儿口中一声闷哼,眉头立即紧蹙了起来。
他胸前镶嵌着的沁魔珠终于察觉到了危险,嵌于表面的禁制符纹顿时光芒大亮,眼看着就要将整个沁魔珠炸裂开来。
就在这时,沈落口中突然轻喝一声:“起”。
下一瞬,四周石柱和地面上亮起的红光,开始如潮水一般朝着正中的石柱聚涌而去,环绕成一道螺旋涡流,将红孩儿,石柱和犬妖同时围在了中央。
一股奇特的力量从其中渗透而出,涌入了红孩儿体内,那枚沁魔珠上禁制印记亮起的光芒随之暗淡下去,仿佛陷入了沉睡中。
牛魔王见状,紧绷着的心弦才稍稍放松几分。
“别松懈,暂时压制住了禁制,要开始尝试分离沁魔珠了。”沈落提醒道。
众人闻言,立刻又有些紧张起来了。
这时,沈落传音给红孩儿,说道:“眼下正是最关键的一步,一旦成功分离而出,自不必说,但若失败,你须得全力压住沁魔珠片刻,我会以遁术带你远离积雷山。”
红孩儿听罢,眼中难掩紧张神色,冲沈落点了点头。
沈落神色微凝,双手开始快速掐诀,突然探掌虚空一抓。
那笼罩在红孩儿身外的红光漩涡便随之向内下陷出一道涡流,一只虚光凝成的手掌凭空浮现,探入了漩涡中,一把抓住了镶嵌在其身上的沁魔珠。
随着沈落口中传来一声低喝,他的手掌骤然发力,朝出猛的一扯。
“啊……”红孩儿立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叫喊。
“千万忍住,紧守神识。”沈落一声爆喝,手上力道随之加重。
在他的拉扯之下,红孩儿胸腹处的皮肉被拉扯凸起,那枚沁魔珠也开始一点点与其血肉发生分离。
然而,这种状况没持续多久,一直相对平稳的沁魔珠却像是突然被激发了一样,上面猛地亮起一层漆黑光芒,丝丝缕缕浓郁黑气开始朝外逸散开来。
好在周遭有红光漩涡约束,其并未真正扩散,而是凝聚在了红孩儿身外,经久不散。
与此同时,红孩儿身上如大树根系般蔓延开了的黑色脉络,也开始动了起来,只不过却不是被连根拔起来的模样,反而是更加凶猛且迅速地朝其他地方蔓延,似乎是想要将沁魔珠的根系扎得更加深入一些。
刚被沈落拔出些许的沁魔珠,便再次向回一缩,竟有小半缩入了皮肉之下。
“这是怎么回事?”牛魔王心神紧绷,连忙问道。
“沁魔珠发现我们想要将其拔出,在试图反抗呢。他外散之路被法阵封锁只能,尝试彻底占据红孩儿的身躯。”沈落解释道。
“那该如何是好?”牛魔王忧心忡忡道。
“不用去管,眼下就是拔河较劲而已,一会儿听我号令,一鼓作气将之拔出来,封印到那犬妖身上去就好。”沈落说道。
说罢,他双手法诀再度一变,体内黄庭经功法运转而起,双手同时朝外一扯。
一股大力自其身上迸发而出,那沁魔珠这一次竟是直接被扯离了红孩儿的身躯,后面拖拽着一根根黑色丝线,如活物一般挣扎扭动不已。
这些丝线早已与红孩儿体内静脉血管勾连,稍作牵动,便有剧痛袭来,被沈落这么大力一扯,更像是打开了疼痛潮水的溃口。
一阵难以抵挡剧烈疼痛汹涌而来,瞬间将红孩儿淹没了进去,其口中发出一声凄惨哀嚎,双眼中一阵充血后,突然一个上翻,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