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步步爲途》-第248章 走馬上任熱推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常荣军听到何志远的话后,嘴角露出几分开心的笑意,出声道:
“志远乡长,以你我之间的关系,没必要如此客套,有什么事尽管说!”
何志远到任之前,人大主任常荣军和党委副书记吕家顺被一把手牛大山压制的死死的。
随着何志远的强势崛起,常、吕二人在乡里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两人对其很是感激。
“常主任,你既这么说,那我就直言不讳了。”
何志远出声道,“我想借你手下得力干将一用!”
常荣军听到何志远的话,笑着说:
“乡长,你想借谁,只管说,我一律放行!”
“谢谢常主任支持!”
何志远出声道,“我要借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常华军不是傻子,听到何志远的话当即便回过神来了,出声问:
“你想要借金喜?”
“没错,常主任,我想要向你借龚秘书,没问题吧?”
何志远笑着问。
常华军听到这话后,出声道:
“乡长,金喜可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若是其他人开口,我肯定不借,呵呵!”
龚金喜作为人大秘书,深得常华军信任,大小事务基本都交给他去处理。
“那我就在此谢谢常主任了!”
何志远面带微笑道。
“乡长,财务检查组的工作已经完成,不知你借金喜有何用?”
常华军好奇的问。
何志远将龚金喜调入财务检查组时,曾和常华军打过招呼。
听到问话后,何志远并未藏着掖着,将垂钓中心的情况言简意赅的向常华军作了介绍。
“乡长,有些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常华军沉声道,“据我所知,垂钓中心的投入共计百万出头,他们竟敢从中挪用三十万,这简直骇人听闻!”
何志远轻点一下头,对常华军的看法表示认同。
“金喜,乡长对你如此看重,这对你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一定要牢牢把握住!”
常华军抬眼看向龚金喜,沉声道。
“谢谢书记的教诲,我一定不辜负您和乡长的期望!”
龚金喜一脸正色道。
常华军轻点两下头,脸上露出几分满意的笑容。
“常主任,金喜去马桥村只是兼职,关系仍放在人大,你看怎么样?”
何志远出声道。
这一安排对龚金喜有利,常华军自不会拒绝。
“常主任,谢谢你的支持!”
何志远笑着说,“这样吧,今晚我做东,叫上家顺书记,我们好好喝两杯!”
“乡长,你难得到我这儿来,怎么能让你请客呢?我来!”
常华军急声道。
“常主任,今晚我来安排,你若也有此想法,改天!”
何志远笑着说。
常华军见状,也笑了起来:
“行,乡长,那我就改天安排!”
“好,就这么定了!”
何志远笑着说。
当着常华军的面,何志远掏出手机拨通了乡党委副书记吕家顺的电话,约他晚上在聚贤阁吃饭。
吕家顺听后,爽快的答应下来。
何志远挂断电话后,便起身告辞。
常华军亲自将何志远送下楼去,给足了他面子。
回到办公室后,何志远亲自给组织科长宋文远打了个电话,推荐龚金喜兼任马桥村主任。
宋文远听后,面露疑惑之色,出声道:
“乡长,这事你和常主任沟通了吗?”
“龚秘书的关系在人大,如果……”
“谢谢宋科长关心,我和常主任打过招呼了,你如果不放心,可向他核实。”
“好的,乡长,我明白了!”
宋文远挂断电话后,立即向牛大山汇报这事。
牛大山听后,一脸沉重的挂断了电话。
龚金喜是人大主任常华军的人,何志远让他兼任马桥村主任,说明已和对方达成共识了。
常华军手中虽无实权,但毕竟是乡里的三个正科之一。
何志远和常华军走的近,对牛大山来说,绝不是好消息。
当晚,何志远和常华军、吕家顺在聚贤阁里推杯换盏。
牛大山得知这一消息后,面沉似水。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 線上看-第248章 走馬上任讀書
三日后,庞海调任红桥村任村主任,马桥村主任则由人大秘书龚金喜兼任。
除此以外,安河乡派出所的人员变动非常大。
黄东升调任云都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所长由吴锦东担任,李忠福任指导员,黄骏担任副所长。
人氣玄幻小說 《步步爲途》-第248章 走馬上任閲讀
人氣玄幻小說 步步爲途 txt-第248章 走馬上任分享
黄骏是李忠福的人,在他的力挺下,担任副所长。
牛大山虽未能拿下派出所长这一关键职位,但新晋的指导员和副所长都是他的人,心里有底。
庞海虽调离了马桥村,但刘长海、柳思晴都是他的人。
为表示对龚金喜的支持,这天一早,乡长何志远亲自送他上任。
笃笃两声轻响后,秘书陆涛走进了书记办公室。
“书记,派出所的吴所长来向您汇报工作了!”
陆涛满脸堆笑道。
派出所长吴锦东的来头不小,牛大山得知他过来汇报工作后,嘴角露出几分不经意的笑。
为了拿下派出所长一职,牛大山煞费苦心,最终并未如愿。
据公安局长乔正良所言,吴锦东走的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正清的路子。
王正清是云都政法系统的老大,吴锦东能搭上他的线,牛大山不敢掉以轻心。
牛大山见门外并无吴锦东的身影,压低声音问:
“人在哪儿呢?”
“我刚从楼下上来时,见到他开车过来了。”
陆涛急声道。
牛大山听后,轻嗯一声,老脸上露出几分担心之色,心中暗道:
“吴所长不会和姓何的有瓜葛吧?”
为了将前派出所长黄东升搞掉,何志远费尽心机,按说不可能为他人做嫁衣。
牛大山将这一忧虑深藏于心,脸上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陆涛知道牛书记对新晋的派出所长很重视,提前用极品龙井泡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
十分钟后,门外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牛大山扫了陆涛一眼,面沉似水。
陆涛亲眼见到派出所长吴锦东开车进了乡党委政.府大院,按说早就该过来,但却始终不见身影,这让人不得不生出其他想法。
见牛大山脸色不对,陆涛一脸郁闷道:
“怎么会这么慢?没理由呀!”
“他是不是去政.府那边了?”
牛大山面沉似水,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