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高齡巨星-第九四六章:白日青天,雪滿庭院(求月票!)鑒賞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李世信的微博中。
随着文协官方公告发布,宣布《三体》此前的警告并非是协会官方行为,以及撤销阿去副会长职务的处理结果,李世信的粉丝和《三体》的书友们,沸腾了!
“《三体》的下架是一场误会,我好想应该高兴。可是看到一个副会长竟然凭一个身份差点就毁掉一个优秀的作品,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信爷在写网文之前就已经是个知名艺人,拥有着近千万的粉丝和影响力。所以在出事儿之后,网友们才爆发出了惊人的团结一起为他出头。可要是这事儿换个人呢?是不是阿去一个电话,一个作家就永远失去了他最引以为傲的作品?出了这件事情,文协应该反思一下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阿去这一回把自己给玩儿毁了。撤去常任理事和副会长职务,希望以后阿去老师还能像以前一样犀利。在这里,特别期待明年的网络文学盛典,我要是华旗的老板,明年我特么还请他,我看他再怎么说!”
“放心吧前面的兄弟,这个人到这儿,已经社会性死亡了。阿去身上的黑料太多了,以前有这个协会副会长和常任理事的身份,他怎么狂大家都不敢拿他怎么样,现在没了这两个光环,他再狂一个试试?分分钟让他体会到认了社会的险恶!”
“不管怎么说,同志们牛逼!既然协会证明了此前的违规警告是个误会,是不是应该尽快的回复《三体》的连载?”
“此时应该手动@华旗艺人李世信。信爷!起来更新啦!”
“@读书APP,人家文协都已经说明了情况,你们是不是赶紧安排一下,把《三体》的重新上架,并且@华旗艺人李世信把之前欠下的更新补回来啊!(假装不知道上午信爷刚刚更新过)。”
“@华旗艺人李世信,虽然《三体》还没有重新上架,但是这不是你就能偷懒的理由!赶紧码字,等《三体》重新上架的时候,我要看到二十更……不,我要看到一百更!”
“噗哈哈哈,上面的兄弟说的没错!生产队的拖拉机坏了,不是驴偷懒的理由!允许你暂时不更新,但是不允许你偷懒不码字!”
滴!
收到喝彩值,1203323点!
“……”
俞念恩家的院子里,正在看着苏梅收拾着晚饭的李世信,瞥了瞥手机上刷到飞起的花式催更,一阵无语。
“这本结束之后,我特么要是再在网上写小说,我就是狗!”
这群书友,比特么自己的影迷还恐怖!
都市言情 高齡巨星討論-第九四六章:白日青天,雪滿庭院(求月票!)分享
太能催了啊!
就在他默默吐槽之际,他的手机突然跳出了来电界面。
看到上面苏莉的号码,李世信呵呵一笑,一面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一面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苏莉有些激动。
“李老师,您看到了文协那面发送的公告了吗?阿去他……被撤销了职务!”
听到苏莉激动到有些颤抖的声音,李世信呵呵一笑。
“刚刚在微博上看到了。”
“李老师,您这手段……可太厉害了。说实在的,之前把《三体》下架的时候,我这心里七上八下,跳的跟机关枪似的。这要是万一白败露了消息,您的声誉和公司就完了啊!没想到,真没想到,事情它还真就办成了啊!神了,您真的神了啊!”
滴!
收到极度【敬畏】的喝彩值,666点!
将苏莉的彩虹屁尽数手下,李世信淡淡一笑。
到底还是年轻人,不能从事件之中跳出来看待问题啊……
碰瓷这件事情,想要成功最关键的点在哪里?
最关键的地方不在于“碰”,而在于“瓷”啊!
作为一个优秀的碰瓷人,不把你要碰的瓷本身研究透了,贸贸然就一头撞上去是不行的。
碰瓷……也要遵循基本法。
就得找那些它本身就要从桌子上掉下去,亦或者是瓷外表看上去完美无瑕,但里面早就已经裂纹密布的那种。
只要随便找一个合适的撞击点,就能看到它轰然崩塌,且永无翻身之机。
碰这样的瓷,这样碰瓷,才能百碰而不殆呀!
“闺女啊,你要走的路,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真的不考虑,叫老夫一声干爹?”
滴!
收到附加【恶心心】的喝彩值,233点!
“那个,李老师……我这边还有事情,打这个电话来主要是想告诉您,技术部那面一会儿就会将《三体》重新上架,此前的章说,评论和打赏信息我已经让技术部做了备份,重新恢复之后不会影响《三体》的阅读体验和曝光。除此之外就是,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们想和您谈一谈关于《三体》版权的事情。后续的影视改编,以及为作品申报各项奖励,我们都需要重新跟您签订一份补充协议…..”
再一次被拒绝,李世信也不恼。
关于连载方面的问题,他一点都不担心。别说读书app在下架之前技术部做了数据备份,就算没有那些备份,凭借《三体》目前的影响力,平台也会用最快的时间将这本书捧起来。
至于版权什么的……
“过完年再说吧。”
随口回了苏莉一句,李世信便背着手,回到了书房。
年前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码字。
打开刚刚休息了一个下午的笔记本电脑,他新建了一个文件夹。
随着手指不断的在键盘上游走,暂停了不到一天的故事,再次起航……
院子里。
苏梅正在带着安小小一起,摘着晚上吃火锅要用到的青菜。
看着安小小一张胖脸鼓鼓的,两坨不明物质在嘴里撑的脸颊活像个小松鼠,苏梅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菠菜。
“小小啊,我一个不注意,你又偷吃了什么?”
“唔唔唔!”
面对苏梅的询问,安小小果断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偷吃任何食物。
狐疑的扫了眼盆子里的各项食材,看着盛放牛丸的盘子上,摞得整整齐齐犹如金字塔的牛丸,少了一个尖儿,苏梅幽幽的叹了口气。
“傻孩子,那牛丸还没解冻啊……”
就在苏梅头疼的时候,院门处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在簌簌落下的小雪中,俞念恩带着淡淡的酒气,哼着老掉了牙的怀旧金曲,走进了院子。
看到自己那不争气的丈夫回来,苏梅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一下午的时间,你都干什么去了?怎么才回来啊?!”
迎着妻子埋怨的目光,俞念恩憨憨一笑,抹了抹通红的鼻尖儿。
“没干啥正事儿,出去散了散心。”
“世信的事儿办完了?”
“反正是告诉了,不知道能不能办……”
看着憨憨的丈夫,苏梅幽幽的叹了口气。
“没一个省心的,让你办点事情,跟赶鸭子上架一样费劲!赶紧的,洗菜!我去给我们总编打个电话。”
“哦。”
面对妻子的吩咐,俞念恩呆呆的点了点头,将苏梅扔过来的围裙直接套在了大衣外面。
坐在台阶上,看着飞快把一块午餐肉塞进嘴里的安小小,俞念恩嘿嘿一笑。
随手,捏起了一颗松花蛋,他也有学有样,咬了一口。
“唔、这东西还是声着好次!”
“唔唔唔!俞师叔说的似!”
院子中,一片同流合污的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