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超腦太監討論-第1096章 枯榮(一更)閲讀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赵茹顿时精神一振。
她很想知道,这般大张旗鼓对付的到底是什么人物。
独孤弦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如雷,滚滚而去。
周围树木与草花皆起伏震荡,宛如狂风过境。
尘土飞扬,夹杂着小石块与杂草朝着山谷冲过去,顿时看不清山谷情形。
赵茹看向他。
弄得这么乱,那家伙会不会趁乱逃脱?
“出来吧。”独孤弦沉声道。
他这句话如雷声滚滚,再次挟着狂风猛吹山谷口,树木乱晃,飞禽走兽皆无。
徐智艺四人笑眯眯的没动作,只任由独孤弦处置,看他如何应对。
赵茹却捏了一把汗。
四位姑姑都是经验丰富,独孤弦肯定是差得远,他独自出手行不行?
袁紫烟看破她心思,笑道:“我们是押阵的,还是要看他。”
赵茹担忧的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盯着独孤弦。
独孤弦轻哼:“我们既然到了这里,还有什么可侥幸的?还不现身?”
“嘿嘿……”冷笑声忽然响起。
狂风呼啸之中,一个黑衣老者慢慢悠悠出现,佝偻着身子如一只龙虾。
他脸庞上布满皱纹,岁月的沧桑清晰可见。
他双眼昏花,站在狂风中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垂垂老朽,丝毫没有高手之感。
赵茹皱眉。
她感觉很古怪。
一点儿没感觉到这老者的气势,确实是一个不会武功的老人一般。
可她知道,能在狂风中站得这么稳,绝不是不会武功的,反而修为高深。
那就是深不可测了。
“独孤弦?”黑衣老者用昏花的眼神打量独孤弦。
赵茹脸色微变。
四女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现在只有自己与独孤弦,两人能对付得了这黑衣老者吗?
独孤弦沉声道:“正是我,你是谁?”
“嘿嘿……”黑衣老者冷笑:“不知老朽是谁,就跑过来找老朽,你们南王府是不是都这般霸道蛮横?”
“你跟我们南王府有仇吧?”独孤弦缓缓道:“到底因何结仇?”
“你说有仇,便算有仇吧。”黑衣老者懒洋洋的道:“我一个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想报仇也没办法报。”
独孤弦笑笑:“你过谦了。”
他能感觉到这老者的危险,宛如即将爆发的火山,内蕴汹涌的可怕的岩浆。
黑衣老者叹息:“原本老朽想着,带着仇一块儿进棺材的,没想到你亲自送上门来,嘿嘿,老天有眼!”
他抬头看向碧蓝的天空,双眼闪烁泪花,看得赵茹惊讶,难道他不是装模作样?
独孤弦道:“如果我不过来,你便不准备去报仇了?”
“你们南王府那么强,高手如云,无异于龙潭虎穴,我去了也是白去。”黑衣老者摇摇头:“我不是年轻小伙子了,没那么大的火气。”
“一个将死之人,还怕什么死?”独孤弦淡淡道:“别糊弄人了,我即使不过来,你现在也要去报仇吧?”
“呵呵……”黑衣老者忽然笑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096章 枯榮(一更)推薦
他确实被说中了。
同时心中惊异。
自己刚刚准备出谷,独孤弦便过来,这是巧合?
恐怕未必是巧合!
这李澄空确实有神机妙算之能,尽管自己已经用了奇物干扰天机,还是没能瞒过他!
但那又如何?
独孤弦即使送上门来,那就笑纳,干掉他,以慰自己兄长在天之灵!
他想到这里,双眼有了变化。
昏浊迅速退去,清亮甚至璀璨如宝石熠熠,目光灼灼如焰,冷冷盯着独孤弦。
独孤弦坦然相对:“不装了?”
“明人跟前不说暗话,既然你如此笃定,那也没必要再玩这些花招了。”黑衣老者缓缓点头,看向了赵茹。
赵茹只觉眼前一晃,恍惚一下,随即胸口位置微烫,让自己瞬间清醒过来。
独孤弦脸色阴沉,踏前一步隔开老者的目光:“你要干什么?!”
赵茹甩甩头:“我不要紧。”
“果然有宝物护体。”黑衣老者摇头叹道:“看来南王府真要接纳这么个野丫头做王妃了,真是笑死人!”
赵茹脸色一沉。
独孤弦道:“你倒是挺关心我们王府!”
自己与赵茹订亲的消息不应该这么快传过来,尤其如此荒野之地。
这黑衣老者并不仅仅他自己一人,还有搜集消息的,便沉声道:“你在镇南城有眼线吧?”
“哈哈……”黑衣老者笑道:“难不成你想挖出这眼线来?”
独孤弦缓缓点头。
黑衣老者失笑:“到了这会儿,你还想活命不成?既然来了,就埋在这儿吧!”
他说着话,深吸一口气。
这一口气仿佛把周围的元气全都吸进去,草木瞬间倒伏,然后形成狂风。
这一口气吸进后,老者仿佛胖了一圈,脸上皱纹消失,迅速充实,饱满,皮肤从褶皱状态拉伸成平整光滑。
眨眼功夫,一张老脸变成一张中年男子英俊脸庞,尤其双眼熠熠寒光逼人。
他的气势也随着脸庞变化而升起,宛如拔地而起一座巍巍高峰。
赵茹脸色微沉,不由的退后两步。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討論-第1096章 枯榮(一更)展示
这老者的气势太惊人。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 txt-第1096章 枯榮(一更)熱推
她最想弄清楚的是,这家伙到底是老人,还是中年人?
独孤弦沉吟,若有所思。
黑衣中年英俊的脸庞挂着冷笑,斜睨独孤弦:“难道想起我是谁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第1096章 枯榮(一更)展示
“你用的是枯荣诀?”独孤弦皱眉道:“你是佛门中人?”
黑衣中年轻笑:“果然不愧是小王爷,见识广博,不错,正是枯荣诀!”
“你跟枯荣寺是何关系?”独孤弦道。
黑衣中年傲然一笑:“枯荣寺山外弟子!……你难道还想枯荣寺报仇?”
他呵呵道:“那便去吧。”
独孤弦缓缓道:“枯荣寺只是传说之地,没想到果然存在,你到底为何报仇?”
“因为他的弟弟。”青影一闪,冷露出现在他身边,打量着黑衣中年:“你弟弟是哪一个?”
黑衣中年脸色微沉。
冷露摇头:“实在想不出你弟弟到底是何方神圣,想必是厉害人物吧。”
“枯荣寺武学不能外传!”黑衣中年冷冷道:“小弟他武功低微,在你们眼里是一个小人物!”
“到底是谁?”冷露蹙起黛眉:“死都死了,还不敢说名字了?”
“你们不必知晓!”黑衣中年冷笑。
冷露了解的点点头:“明白了,是十恶不赦之辈,死有余辜!”
“放屁!”黑衣中年断喝。
冷露看向独孤弦:“他这个弟弟是个淫贼。”
独孤弦冷笑。
冷露道:“念在你是枯荣寺的弟子,你可以离开了,不杀你便是。”
这是她脑海里李澄空传来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