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闢道立心 起點-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陽謀之謀,鯨吞之事相伴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辟道立心
两大星域互相牵引,互相靠近,巨大的体量迁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可以类比于河流改道。若是一方小界迁移,不过是一条小河改道而已,最多不过淹没几个村庄,而似这两个大域迁移,不啻于黄河长江改道,最后的影响可就大了。
原本星域经过无尽岁月的摸索,已经运行地颇为完善了,就好像河流在漫长的岁月中顺流而下,顺势而为,找到了自己的出海口。
眼下强行让两个星域汇聚,哪怕未来是美好的,但是眼下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灾难,对于星域内绝大多数生灵而言,都是没有机会看见未来的。
吴毅眼下引禾珏域向璇宸域方向移动,要知道,禾珏域毕竟是大域,生灵诸多,此番更易轨道,四海之水滔天而起,淹没大半个陆地,地壳分裂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处处都是深可及地心的裂谷,令人胆寒。
沧海桑田,人们往往用来形容在漫长岁月下的事物变化。
但是此刻,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陆地变为汪洋,汪洋变为陆地,就好像小孩子颠倒沙漏一样。
各地气候急变,或是狂风骤雨,或是烈日炎炎,或是日月无光,或是直接就没有日月了,又或是烈日不落,长夜无日。
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末日景象,生灵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境地之下,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一场风雪白灾,一场熊熊山火,无数文明一朝毁灭,民不聊生。
所有的秩序都被摧毁,从根子上被摧毁,除却吴毅尚可庇护的那部分生灵之外,其余生灵,皆成为了亡魂,一时间亡魂漫天飞舞,恍如幽冥地府。
吴毅行此事,杀生无数,然而身上依旧有气运环绕,因为禾珏域界域本源明白,吴毅这是要引导禾珏域吞并璇宸域,自然要加以支持。
禾珏域终究是一个大域,若是没有天地意志的允许,便是吴毅法力滔天,也未必能够推动禾珏域移动。
还是那句话,劫数面前,受苦最深的永远是底层,能够在劫数之中趁势而起的寥寥无几。混乱是阶梯,混乱也是深渊,能够吞没任何人的深渊。
见吴毅如此疯狂的行为,元吉子老祖怒喝道:“你这孽徒疯了不成!”引禾珏域而来,就意味着将守护石灵与流芒子二人引入战局,这两位加入战场,还有他元吉子什么事。
所以,这是元吉子老祖万万无法忍受的事情。
吴毅不去理会元吉子老祖的愤怒,当心意决断,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的那一刻,当自己决定入劫的时候,自己就只有一条道路走到黑了,为此舍弃伦理道德也在所不惜。
一旦吴毅如今回头,不啻于完全放弃禾珏域之身,除非守护石灵与流芒子二人两败俱伤,气息奄奄,否则无论如何,那具身躯都只有灭亡一途。
而这璇宸域之身恐怕也会受到元吉子老祖的打压,被迫易位,这样,吴毅就被彻底从这个棋盘中挤出去了。斗争失败,可没有这么多的温文尔雅,便是欲为富家翁,退守小界颐养天年,恐怕也不可能。
这是真的不进则退,吴毅现在的情形,就好像赌急眼了的赌徒一样,不顾一切地推出自己的筹码。
元吉子老祖心中大恨,本欲温水煮青蛙,而后徐徐图之,逼迫吴毅交出璇宸域,如今,怕是必须要赶在两方界域交汇之前吞并璇宸域。
这璇宸域,与其让禾珏域吞并,不如让他治下的凤鸣域吞并。
凤鸣域内,有数不胜数的修士出现,多如牛毛,皆是一气宗弟子出身,自凤鸣域而来,涉足璇宸域,明明白白地侵略。
如今吴毅璇宸域之身为元吉子老祖牵制,自保尚且不易,需要借助界域之力,想要阻拦这些道人,更是不容易。
璇宸域本就界壁不稳,如今一气宗修士闯将内中,收摄灵机,如同蝗虫一样,所过之处,灵机竭尽,受此困累,吴毅更是难以抵抗元吉子老祖的压迫。
长则数年,短则数月,璇宸域必为凤鸣域吞并,不是吴毅看不起自己,这就好像一个青壮年与婴幼儿打斗,能够坚持一瞬,还是因为对方不想要彻底破坏璇宸域呢?否则哪里有这么麻烦。
元吉子老祖行此法,其实也在吴毅预料之中,在这场大劫之中,与所有大罗果位仙人相比,吴毅都是弱者,想要存活下来,依靠自身的力量,基本上不可能,需要借助外力,或是引动双方激斗。
在禾珏域内流芒子与守护石灵争斗不休,是如此,而在璇宸域内,吴毅也是这般打算的。
这种将自己的命运寄托于他人之法,说是时时刻刻都走在钢丝绳上也不为过,玩得是一个平衡,一不小心,惹来任何一方的怒火,自己只有灭亡一路。
这是弱者的悲哀,也是弱者的无奈!
元吉子老祖当也是明白夜长梦多,已经开始与吴毅争夺对璇宸域的掌控权了,随着一气宗修士的扩张,吴毅的势力被一点点挤占而出。
若是没有外力出手,除却败亡无有他路。
吴毅在等的不是别人,正是圣灵宗的那位与元吉子老祖并驾齐驱的华阳子,这两位皆是大罗玄仙修为,也只有这位下场,才能够真的遏制住元吉子老祖的野心。
是不是很可笑,昔日为敌人的华阳子,眼下竟然成为了吴毅的救命稻草,如同祈盼甘霖一样祈盼着对方出现。
但是,这就是现实,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
利益之下,亲人师徒之间可以反目成仇,而利益之下,昔日不共戴天的仇人也能够握手言和。
吴毅与华阳子没有合作的基础,故而见元吉子老祖已经侵入璇宸域,也不为所动,准备多多观摩一番,是不是真的内斗了,还是做局哄骗他下场,借机算计他这个“敌人”。
对方有这样的忧虑才是正常之事,若是在璇宸域甫一出现危机之后,对方就火急火燎地前来救援,吴毅反倒要担心自己前面驱狼,后面引虎了。
三月之后,元吉子老祖的速度远比吴毅想象地要快,已经抢占了璇宸域一半的控制权了,天平开始朝元吉子老祖那边倾斜。
吴毅本来就不敌元吉子老祖,眼下还失去璇宸域主场的优势,已经是险象环生,灭亡在即了。
但是到了此刻,那位华阳子依旧没有现身,难不成真的是坐山观虎斗,待弱虎死,强虎残,而后出来收搏杀二虎之名吗?
吴毅内心如是想到。对方该也是有意染指璇宸域的,否则昔日吴毅成道之时,这位也不会在一侧窥视。
火熱都市言情 闢道立心 ptt-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陽謀之謀,鯨吞之事
既然如此,且看你等到何时?
吴毅兵行险招,故意推动璇宸域往凤鸣域而去,大大加速了凤鸣域吞并的速度。
置之死地而后生,吴毅还是在赌,若是失败了,就彻底失去机会了。
但是这一次,吴毅胜利了,久不出手的华阳子,终于动手了。
因为一旦让凤鸣域吞并璇宸域,凤鸣域扩张之后,元吉子老祖就将凌驾于他之上,那时想要对付元吉子老祖就不容易了。
对人性的揣摩,各个都是人精,谁也别说算计谁,都是互相算计的主,只不过吴毅是阳谋,若是华阳子当真无有吞并璇宸域之心,此刻便不会出手了。
华阳子出手替吴毅分去一部元吉子老祖的压力,若是吴毅死了,便是华阳子想要插手璇宸域之事,也不容易了。
随着华阳子出手,圣灵宗内华阳子那一脉的弟子,也随之涌入璇宸域内,整个璇宸域内,处处战火,许多诞生不久的星辰,惨遭毁灭,本就孱弱的生灵,自然也遭遇了灭顶之灾。
但是,这些修士死后逸散而出的灵气,则是留在了璇宸域内,血雨挥洒,整个星域弥漫着一层血色的妖异。
华阳子毕竟后手,略显仓促,准备不足,元吉子老祖经过前面的铺垫,已经开始谋求吞并璇宸域了。
两个界域有了汇合的迹象,灵机开始互相交融,大道开始相互接触,元吉子老祖一人抗下华阳子与吴毅二人联手,强行加速这一吞并。
只要吞并完成,则吴毅不过是跳梁小丑,是掌中的猴子,逃也逃不出去了,即便是面对华阳子,也是赢面多于输面。
界域交融,原本是漫长而相对平稳的,现在元吉子老祖如此做,操之过急,凤鸣域固然底蕴更为强大一些,也出现了排异反应。
为了抗衡元吉子,华阳子同样作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将自己治下的鸿纶域给挪移过来,由原本的两界纠缠,变为三界纠缠。
灵机变得更加狂暴,道法混杂,异变无穷,生就无数异兽,天机难测,只能够说,局势变得越来越混乱了,乱得像一锅粥一样,搅都搅不开。
华阳子治下的鸿纶域入场之后,元吉子老祖想要吞并璇宸域的想法,基本上已经宣告破灭,因为他不可能同时吞并二者。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元吉子老祖的内心才冷静下来,知道事不可为,就准备抽身离去。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要来就能够来,想要走就能够走,特别是元吉子老祖已经入局过深,想要抽身而去,已经不是去一层皮这么简单了,是要去一层骨头了。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闢道立心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陽謀之謀,鯨吞之事鑒賞
更不用说还有这么多的一气宗弟子进入了璇宸域内,与圣灵宗弟子互相缠斗,想要休战也不是一时之间就可以结束的。
元吉子老祖离不开了!
作为弱者的吴毅,眼下正看着华阳子与元吉子老祖两位在璇宸域内大打出手,包括诸多弟子门人,神通术法不绝,风雷五行,更有杀幻绝困诸阵法布置而出,光彩熠熠,搅乱玄机。
为凡人难见的仙人,眼下就好像夏日夜空之中的蚊虫一样,这个比喻不甚恰当,但是就吴毅而言,就他眼下这个身份而言,这些仙人确实不过是一些蚊子而已,烦人地紧,赶又赶不走。
好在“蚊子”之间爆发战争,蚊子一只只地摔落,铺满地表,这些“蚊子”虽然在吴毅眼中修为不过尔尔,但是于一方界域而言,也是一方翘楚,吞纳灵机无数,眼下折损在此,灵机自然也是逸散在此。
说句不客气的话,就凭这些逸散而出的灵机,吴毅就是赚的。
二人之争斗,一斗便是数载,而且短时间内根本看不出胜负,便是上风都不易看出,没有个千年很难有个结果出来。
两狼相争,暂时放过了最为弱小的吴毅,看似便宜了吴毅。但是这场乱斗,还没有到达最为混乱的时刻,因为那禾珏域正在姗姗来迟的路上。
禾珏域一域,便胜过三域联合,是绝对的巨无霸。以一域之力,就能够将三域吞并。
当华阳子意识到身后禾珏域将至的时候,头脑也瞬间清醒了过来,继续与元吉子战斗下去,岂不是便宜自己的师兄流芒子了吗?(在华阳子眼中,流芒子会是最终的胜利者,若是禾珏域吞并三域,则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流芒子)
华阳子与元吉子都已经有抽身离去的想法,只不过,就在他们约定罢手离去的时候,才发现,之前自己根本没有重视的吴毅,眼下已经长出了獠牙,竟然反过来侵蚀鸿纶域与凤鸣域了。
最弱小的吴毅,以一己之力对抗二者,本也不是为了打败他们,而是为了牵制他们,不让他们离开,这一手,不得不说,打在了二人的七寸之上,便是再看不起吴毅,想要拿下吴毅也不简单,而眼下禾珏域如同一辆战车轰然驶来,碾压沿途所过的一切。
元吉子老祖内心凉了半截,当初想着吞并璇宸域,眼下看来,怕是要连自己的凤鸣域也给赔进去了。
华阳子那边也是一样,脸色阴沉,阴云密布,一对眸子绽放幽光,似乎要将吴毅给生吞活剥了。
二人联手围攻吴毅,吴毅不败不倒,不动如山,那禾珏域已然越来越近,强大的压迫感席卷而来,令他们不寒而栗。
他们知道不可以拖延了,及时果断,全不停留,剥离凤鸣域(鸿纶域),连尚存于璇宸域内的弟子门人也不管了,全盘放弃。
吴毅实现了鲸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