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48章 拯救美強慘仙君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辛辣刺鼻的烟味,苏青之嗅了嗅鼻子睁开眼睛。
自己躺在大树下,地上的杂草被烧成了焦黑。
晨光撒下薄晖笼罩着恶龙渊,不时听见有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
我没死?这是没事?
莫非是处于厄水幻境里的人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死?
她坐起身四处张望,看见站在岩壁旁呆站的人影,颓废至极。
仙君又开始站军姿了?
他这会万念俱灰,是得想个法子。
苏青之思来想去,现实世界里的抑郁症患者该咋治疗来着?
先给他定个人生小目标!
有了人生目标,做事就有动力,就能离开幻境了。
“千杨,你的梦想是什么?”
人生导师苏青之围着站军姿的仙君转了转,晃悠悠地说。
眼神空洞的冷千杨像是看智障一般,扫了苏青之几眼,鼻孔里哼了一声。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笔趣-第248章 拯救美強慘仙君讀書
嗯?有情绪波动是好事情,说明他开始有人气儿了!
“我的梦想是泛舟海上,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一个人的生命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千杨,只要你重拾修为,不久后就可以带领灵虚派扬名立万,迎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唔唔!”
激情吟诗的苏大师被下了禁言术?
“滚开。”
冷千杨掐着苏青之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
他乌黑璀璨的眼眸里泛起一层血色,红与黑交织带着一丝诡异的美。
苍天,这位大佬游走在暴怒的边缘了!
他不仅拒绝接收鸡汤还试图殴打商家,我可以投宿吗,xx外卖平台?嘤嘤。
“千杨,那我给你唱首小曲?”
锲而不舍的苏青之后退三百米缩在石头后面,刚起个头哼哼又被下了禁言术?
第二回合精神疗法也惨败。
冷大爷,我在给你送温暖,配合一点好吗?
人是铁饭是钢,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苏青之找来找去,发现能吃的东西,除了黑蟒蛇就是黑水蛭虫。
那两玩意儿一个太凶残一个太恶心,打死我也不吃!
树梢上站着的那些麻雀好像成精了,躲避金针的功夫一流,鸟叫声带了几分嘲弄好像再说:来呀,吃我呀。
“找到啦!”
饿的头晕眼花的她在石头缝里揪出一把绿草,欢欣跃雀的说。
岩壁下站军姿的冷千杨眉间紧蹙,暗自思量:哪来的小傻子?
“啊哈哈,我的翡翠白玉汤终于做好了,老铁666,礼物都刷起来哈!”
端坐在石头上的苏青之对着地上恩爱的蚊子夫妇,整理着自己的仪容,打了个响指。
她余光瞥见远处站军姿的冷千杨好像挪了个阴凉的位置?
这位大佬怕自己晒黑?
还是闻到食物的香味儿,终于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仙君,来尝尝。”
苏青之大大方方的送上蔬菜汤就被残忍的无视了。
眼前的仙君眼皮都懒得掀,摆出一副莫挨我的架势。
不吃算了,饿死你更好。
“啊!啊!”
吃完翡翠白玉汤的苏青之发现自己中毒了!
全身发麻,嘴唇发苦,呜呜,我真是一个小可怜。
“千杨,哪里可以出恭?”
苏青之弯腰捂着剧痛的肚子,卑微而讨好地对冷千杨问道。
空气里无比的静默,飞来凑热闹的蚊子被仙君寒着脸一刀劈成了两半。
他脸上分明写着一句话:莫挨我,也莫惹老子。
好吧我懂了,冷大爷,你这张厌世脸我真是看够了!
她涨红脸挪着小碎步,四处寻摸终于找到一个清幽之地解决了生理问题。
蹦跳着走出来的小可爱苏青之忽然间又惊住了。
溪水里倒映出自己的脸,为啥嘴唇变成了深紫色?
她搅动着水波,歪着脑袋伸出舌头仔细观察,发现舌头也成了深紫色?
“那是乐乐草。”
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冷淡而不带任何情绪。
“我会死么?”
小可怜苏青之捧着自己的小脑袋晃了晃,委屈巴巴地问道。
狗仙君,本姑娘是因为你才中毒的,你可得负责!
冷千杨斜眼瞧着溪水边惨兮兮的少年,犹如荒漠的心忽然有了一丝缝隙,想..笑?
“死不了,但是它就永远是这样了。”
他眯着眼将狗尾巴草的尖尖在苏青之的芳唇上碰了碰。
丑破天际,那还不如杀了我。
苏青之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空旷无极的恶龙渊里,再次醒来的苏青之望着天空发呆。
对了,传音镜呐,问问表哥是否有法子!
满血复活的苏青之擦了擦镜子,唤道:“表哥,表哥,我有急事寻你!”
“没事别胡按。”
镜子的水波纹一晃,现出一个温和又带有磁性的男中音。
闭目调息的冷千杨眉间一挑,竖起了耳朵。
“厄水幻境的破解之法是什么?我被困住啦!”
苏青之趴在草地上,双腿一上一下的晃着,抱着镜子一脸热切地说。
“只有闯入者自己突破内心的桎梏,才能破解,一切外力无效。”
“你怎么搞得?就不能消停两天吗?”
传音镜那头的杨平之带了几分责备和无奈说。
言下之意,还是得仙君自己有意愿想出去才行。
与杨平之通完话,苏青之打算试试谈心模式。
“千杨,这里是幻境,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告诉我!”
“还有,你叔父那么疼你,出去了才能见到他啊。”
苏青之仰起小脸看着神色萎靡的仙君谆谆善诱道。
叔父这个称呼刺的冷千杨心如刀割,护着自己的人都没什么好结果。
阿姐重伤不治,新眉气若游丝,叔父满身是血,倒是师妹花如雪看得通透知道明哲保身。
人间不值得。
冷千杨刚才心里泛起的暖意瞬间成冰,自我解嘲地苦笑了两声。
“滚开。”
他拔出灵剑对准苏青之,带着满身的戾气腥红着眼说:“叫你滚开!”
苏青之见他跟炸毛的刺猬一样,心里又急又心疼。
他一定受了极大的打击偏偏忍着不说。
不如试试激将法。
“反正你也不想活了,不如发挥点剩余价值。”
苏青之猥琐的眼神四处乱瞟,嘴边流出了口水。
“你要干什么?”
冷千杨一脸警惕,抽出灵剑挡在自己身前。
“你猜?”
苏青之欺身上前,试图将他按在墙壁上就迎来冷千杨激烈的反抗。
两人你来我往,不多时内力尽失的仙君就败下阵来。
对战失败的冷千杨被绑在树上,看着朝自己走来坏笑的苏青之瞪大了眼睛。
“你要是敢辱我,我就!”
冷千杨的话被冰凉软糯的唇给堵了回去,心里震惊到极点。
这个小傻子竟敢亲我?
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