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22. 四象陣相伴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穆少云?
四宗弟子脸色略显茫然。
显然并不知道这名年轻人是谁。
可赵玉德夫妇、青风道人、花蓉四人,却是脸色微变。
“灵剑山庄的?”但花蓉依旧不死心,还是沉声问了一句。
“正是。”踩着飞剑悬浮于空的穆少云矜傲的点了下头。
灵剑山庄早年乃是世家,只是随着主家穆家凋零后,才转为以宗门形式而存,但也只是不拒外人拜师而已,实际上灵剑山庄依旧是穆家的一言堂。所以在玄界里,也有称灵剑山庄为穆家庄,只是这个称呼方式多含贬义——锦山燕家的明月山庄便是效仿的灵剑山庄,只是他们没有灵剑山庄那般大气:只要是穆家子弟,不论男女皆可接任家主之位。
眼下这名相貌俊秀、气质非凡、神魂内敛的年轻剑修自称乃是灵剑山庄的穆家子弟,自然没人会怀疑其真实性,毕竟四大剑修圣地的子弟,玄界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剑修敢冒犯。
但也正是因为此子自报身份,知晓根底的四人脸色也不由得更加难看了。
“秘境之争自是有输有赢,入了秘境争这机缘,大家也懂赢家通吃的道理。但如阁下这般,一开口就如此强势的要对我等进行驱逐……”深吸了一口气,花蓉的脸上恢复平静之色,“这天下可没有阁下这般道理。”
“哦?”穆少云挑了一下眉头,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几分戏谑之色,“那依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过一手?”
“我……”
“也罢。”
穆少云不等花蓉再度开口,便点了点头,笑道:“今天便叫尔等知晓,我灵剑山庄可不是天玄门、紫云剑阁那等废物,好让你们明白我灵剑山庄能够位列四大剑修圣地可不是什么侥幸。”
随着穆少云右手一扬,足下飞剑化光而出,被其稳稳的持握在手中:“来吧!不管是一人挑战,还是你们一起布阵,我穆少云都接下了,哈哈哈。”
朗笑声里,一股豪情自起,身上的气势更是开始节节攀升。
一股沉重的威圧感,瞬间从穆少云的身上散发出来,宛如巨兽般压向了花蓉等人。
“哼。”青松道人冷哼一声,他在看到花蓉的脸上被对方的气势压得小脸微白,内心便有一股怒意升腾而起,“那就先让我来会一会……”
“住嘴。”花蓉转过头,怒瞪了一眼青松道人,“给我退下。”
“花师姐……”青松道人脸上浮现出一抹错愕。
只是这份错愕,很快就变成羞怒。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 起點-422. 四象陣鑒賞
“师弟。”青风道人拍了拍青松道人的肩膀,然后对其微微摇头,“听你花师姐的吧。这会不是你能逞能的时候。”
青松道人面上犹有不甘,但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望着穆少云的眼神隐晦不定。
青风道人自是知道自己这位师弟的性子。
这些年顺风顺水习惯了,所以在没有外在的强势压力下,倒是能过表现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可若是遇到如穆少云这等由名门大宗悉心栽培出来的真正天骄子弟,就难免有些沉不住气,总是着要较量一番。
却也不想想,此次灵剑山庄也有不少弟子进入洗剑池秘境,其目标同样是天罡池,乃至更内里的两仪池。但这穆少云既敢单独一人行动,而且明知道自己等人的出身和实力,却依旧敢夸口挑战,这份实力又岂会弱到哪去?
说白了,自己这位师弟还是少年心性,热衷于面子问题。
花蓉没再看青松道人,而是转回头,看着手持长剑悬浮于空的穆少云,然后轻喝一声:“四宗弟子听令。”
“谨听吩咐。”
除了闻香楼的弟子在听到花蓉的声音,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外,追风阁、白雪观、明月山庄的弟子都是愣了一下。
“哈哈哈。”天空上,穆少云大笑出声,只是这一次笑声中就满是讥讽之色了。
一众弟子脸色臊红。
花蓉却并没有露出任何难堪之色,她深吸了一口气后,以更加严肃冷漠的语气喝道:“四宗弟子听令!”
“谨听吩咐!”
这一次,回答声不仅嘹亮许多,甚至还变得整齐起来。
“结四象阵。”
“得令!”
一阵略显嘈杂但却并不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很快,在场三十余名风花雪月四宗弟子便结成一个上下左右四方皆有八人的剑阵,每八人的小阵里各有两名四宗弟子,而非是四宗弟子各据一方。
其中,花蓉位于四象剑阵的最后方,居中而立,身旁另外七人则按照前三后二左右各一的阵容分立于她身旁。
明月山庄的那对双胞,则位于右小阵,但她们二人却是站于小阵最前,剩余六人以中四后二的阵容分散。
青风、青松两位道人则位于前小阵,这两人同样居中,其他六人则以前三后三分立。
赵玉德夫妇则位于左小阵,夫妇两各领两人分立于一前一后,剩下两人则位于左右两侧,整体看上去竟像一个菱形。
花蓉说是布下四象阵,但四象之中四方却又是再各自成阵。
一时间,穆少云竟是看不出此阵蕴含多少种变化,只知道这与他所知道的玄界流传的四象阵截然不同。
而于他双眼之中,一股凌厉气机也正从四象阵中升腾而起,竟是化作了一柄剑势诡变不定的长剑,隐隐间有风雷的气象,且不仅破去了他的豪情剑意,甚至还有点压制住他的气势攀升。
“哈哈哈哈!好好好!”穆少云大笑一声,脸上竟是不见丝毫怯意,“没想到你们结阵之下竟然是有此等壮观的剑势,紫云剑阁和天玄门败得不冤。”
“既然穆公子大量,愿以一人之力试我们风花雪月四宗之剑利,那我等自然也有成他人之美的美德。……只是,若我等侥幸赢了穆公子一丝半招的话,也请穆公子大量,不要再打我们这处灵气节点的主意。”
花蓉浮空而起,但此时她已入阵主持,气机牵扯之下,阵内众人自然皆是有所感应,所以几乎是她刚一浮空,其他人便也跟着同时浮空——虽有那么一瞬间的迟滞反应,但整体看起来却依旧是给人宛如一体、不分彼此的感觉。
“哈哈哈哈。”穆少云笑了笑,“如果你们真的能赢我半招,此处节点我灵剑山庄便让与你们。”
他知花蓉心思。
此前他以剑意压人,却无人能够抗衡,穆少云就知道眼前这风花雪月四宗的弟子根本就没有领悟剑意,所以就算众人一起出手,也绝不会是他的对手,对此他相当的自信。
只是让穆少云没想到的是,他还是小觑了玄界的剑修。
风花雪月四宗弟子的确没有人领悟出剑意,但这群人结阵之下,却是拥有了一股足以和他的豪情剑意相匹的凌然剑势。
在正常情况下,的确很难说鹿死谁手。
至少,在如此剑势的压制下,再想出手自然是要好好的思虑一番。
而花蓉显然是怕穆少云改变主意——她认为四宗弟子结阵的剑势足以压制穆少云的剑意,但倘若穆少云转头却是带着灵剑山庄的其他弟子过来,那么花蓉觉得到时候恐怕是真的没有任何胜算可言了——所以才会先拿话堵死穆少云,毕竟就连她们七十二上门都是要面子的,轻易可不敢出尔反尔,更何况穆少云乃是出自四大剑修圣地之一灵剑山庄的本家。
“小心了。”
花蓉脸色肃穆,轻道一声:“风助火势。”
一声令下,赵玉德和王素夫妇所在的左侧小阵,顿时出阵前冲,一瞬间便越过了青风、青松两位道人所在的前阵。
尤其是赵玉德,更是宛如一柄尖刀的刀尖那般,手中三尺青锋直指穆少云。
在旁人看来,不过就是八人齐动,然后赵玉德率先刺出一剑,不管是威势还是速度,似乎都并不怎么样,任何人面对这一剑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从容闪避。
但只有已然身陷阵中的穆少云,才能够真正的感受到剑阵的威力。
他周遭空间好似都被凝固冻结一般。
这一剑看似不快,但却是已经以剑势压制住了陷阵者的空间,让其无法轻易闪避。
也正因为无法轻易躲闪,所以这一剑自然并不需要如何迅猛,而是有了足够的时间可以蓄势,以求刺出最强的一剑。
任何陷阵者,都绝不敢轻视这一剑。
穆少云脸上虽依旧带着微笑,但他的眼神却已经变得相当凝重。
他缓缓抬起右手。
他的速度并不快,仿佛右手握着的剑此刻有着万钧之重一般。
可随着他右手的抬起,周围空间原本的凝固感,此刻却仿佛被刺破的水泡一般,消弭无形。
但穆少云的举剑,依旧不快。
所以万钧重感,很快就反馈到了赵玉德等人的身上,他们这一阵的前冲之势,变得更慢了。
而理所当然,赵玉德正不断蓄势的节奏感,也就因此被破。
如尖刀破阵般的这一剑,他已经刺不出去了。
因为他知道,就算他强行刺出,效果也断然没有预想中那般凌厉,反倒是有些虎头蛇尾。
他们这个四象阵本身便是先凝聚剑势,再以势压人,所以最重要的自然便是“势”的存在。所以他若是强行刺出这一剑,不仅无法给他们的剑阵带来任何优势,反倒会因为这“虎头蛇尾”之感而破坏了整体的流畅。
只是,赵玉德这一剑没有刺出,却并不代表就真的毫无后手了。
本是位于阵末的王素,却是在赵玉德速度放缓的瞬间,便加速前冲。
他们夫妇二人本就是来自于追风剑阁,所习剑法自然一致,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冲突之说。
倒不如说,王素以一种“大器晚成”之姿,直接越过了赵玉德,两人之间的位置瞬间完成了一次调换——穆少云的万钧之重几乎全压在了赵玉德身上,毕竟他乃是阵前先锋,所以自然也就分走了超过一半的压力,而身后的另外六人虽说分走了另外半成,但均摊开来反倒每个人所受影响并不大,所以众人前冲的速度并不慢。
而在赵玉德速度减缓,其他人的速度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的情况下,躲藏于赵玉德身后、完全不受任何影响的王素一加速,自然也就冲到了阵形的最前方,接替过了赵玉德的尖刀位置。
战阵变化只在一瞬之间,但穆少云的左眉头却是不由得挑了一下。
因为他举剑的万钧重感伴随着王素和赵玉德两人身形的调换,竟是被破了一半——原本作为刀尖的赵玉德身形被王素一挡,这万钧重感威压的目标自然等同于消失,只剩下那分散在其他六人身上的一半威压感。
穆少云自然可以调转目标再度对王素施压。
可以剑修的遁速,已经彻底完成了加速冲刺动作的王素,自然不可能再让穆少云施压于己身,尤其是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内,于剑修而言甚至连一个呼吸都不需要,便足以杀至敌前。
而此时此刻,自然也便体现出了剑阵的威胁——原本凝聚于赵玉德身上的势,此刻竟是全部转移到了王素的身上,虽说过程中可能会稍微有所浪费一点,但王素爆发而出的这一剑,其威力也依旧是她自身出剑的数倍以上。
几乎是刹那间。
王素宛如瞬移般横跨了十米的距离,直接出现在了穆少云的身前,手中剑也爆发出一道耀眼青光,直取穆少云的胸口。
穆少云手腕一翻,手中长剑便斩向王素。
不算仓促应对。
但也同样不算完美。
两剑相碰。
穆少云的长剑剑锋,斩在了王素手中剑的剑身上。
“轰——”
强烈的音爆声骤然响起。
但倒飞而出之人,却并不是穆少云,而是王素!
漫天剑气,随着爆炸冲击的响起,宛如风暴般肆虐而出。
但这些剑气乃是穆少云迸发而出,所以自然不会伤到穆少云,反倒是因为身处爆炸的中心,王素首当其冲的被数十道剑气直接贯穿,身上已经浮现出宛如梅花般的点点殷红。
这伤势看似危险可怖,可实际上在剑气爆发而出的那一瞬间,王素却已经扭动身子,躲开了最为危险的那十几道剑气,这些贯穿身体的剑气反而并不会危及到自身的性命。只是穆少云的剑气却也与其他剑修的剑气不同,凡是被其剑气贯穿的位置处,都有丝丝缕缕的剑气缠绕,不仅阻碍着王素的伤势恢复,甚至还逼迫得王素不得不调动体内的真气对这些伤口处的剑气进行压制,等若是一身实力已被废了一半。
但就在穆少云正具备举剑追击,扩大优势战果时,他的耳中却听到了两声极为凌厉的破空声。
没有丝毫的思索,穆少云当机立断的挥剑而斩。
破空而出的那无数无形剑气,当即便朝着两道破空声攒射过去。
于爆炸产生的弥漫气雾中,陡然传来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密集响声。
而随着对方挥剑挡下破空而至的剑气,弥漫开来的烟雾也随势散开。
这时,穆少云也终于得以看清情况。
刚才试图偷袭的竟又是两名追风阁的剑修。
只是此刻,穆少云的注意力却已是不在这两名追风阁的弟子身上。
因为在他面前,不知何时居然有两名身穿道袍的剑修一左一右的猛攻过来。
这两人的气势更胜之前的赵玉德夫妇。
如果说作为尖刀的赵玉德气势是一,而接替了赵玉德尖刀之位的王素气势是二,那么此刻这两名看似乃道门弟子的剑修,其势便是四!
青风与青松两位道人的剑身上,有着朱红色的光芒,宛如一层火焰依附其上。
两人一左一右的展开围攻,不仅配合默契,而且进攻的节奏更是刚中有柔、慢中有快,往往穆少云只是挥剑挡下右边青松道人的斩击,左边青风道人必然会趁机刺出一剑,也并不取穆少云的要害,但却必然是穆少云是必须自救的位置。
这也就使得穆少云要么放弃与青松道人的纠缠,要么就必须以更为凌厉的剑气对青风道人展开反击。
不过只是短短的十来个呼吸间,双方三人竟已交换了三十手以上攻防。
但越是如此强势进攻,青松道人的内心便越是震惊。
不同于青风道人早已知晓自己并非什么天才,所以心态相当的平和,一直以来顺风顺水且又被宗门寄予厚望的青松道人,向来都自认自己乃是一个天才,但此时此刻见到穆少云在己方爆发出如此迅猛的围攻下,不仅节奏没有丝毫的混乱,甚至还时时寻觅战机不断进行反击,甚至还能操纵着剑气压制住其他试图围拢过来的同伴,还能给自己和青风道人带来好几次危机,他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
只是瞬息间的强攻却完全没能破开穆少云的防御圈,青风和青松两人顿时便感到压力骤增。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
他们几人联手积蓄起来的气势,在如此交锋之下也未能压住穆少云,剑势也就不可能避免的颓落。而花蓉结成的四象阵首重气势,此时气势颓落,他们的攻势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出现颓废,不复开始之威了。
“哈哈哈哈。”
但反观穆少云,在接住风花雪夜四宗的第一轮猛攻,他的豪情却是不减反升,整个人的战意更盛,剑法却是越发凌厉了。
“原来这就是风助火势……左阵青龙,青龙属风,快剑也属风,所以由追风阁所在的青龙以快剑首攻蓄势,之后再由处于朱雀阵位的白雪观,借助了青龙阵位的起势后,以火行剑法猛攻。”穆少云再度朗笑出声,“厉害厉害!今天真的是大开眼界了!……哈哈哈,若非是我的话,换了任何人来,恐怕此刻已经败了吧。”
花蓉本也没想第一轮攻势就能拿下穆少云。
毕竟树的影,人的名,灵剑山庄作为玄界四大剑修圣地之一,穆少云又是出自灵剑山庄的本家,如果被她们第一轮攻势就直接拿下,对方也不敢独自一人行动了。
只是,原本在花蓉想来,首轮攻势就算无法取得什么优势,最起码也应该能压住穆少云的战意才对,可为什么反倒是适得其反,让穆少云的战意更强,剑意更盛了呢?
“火借……”
“既有风助火势,那么是不是也有火借风威呢?”穆少云的声音,打断了花蓉刚开的口,“嗯,我猜应该是有这一势的,而且此阵势的效果是在风助火势失利后的后手,如此一来才能遏制住颓丧的气势,毕竟你们这个剑阵最重要的可是气势啊,若是气势衰竭被破,你们的剑阵也就等于被破了啊。”
听着穆少云的话,哪怕知晓对方是在攻心,但花蓉的内心还是升起一阵无力感。
她知道穆少云是真正的天才,比她们风花雪月四宗此行的三条潜龙更厉害的真正天骄,但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只是一轮交锋而已,居然就被对方看破了四象剑阵的作用。
而就连花蓉都升起一阵无力感,阵内其他四宗弟子的心气,自然也就可想而知。
这一切,落在穆少云的眼里,自然便是那柄凌厉冲霄的长剑突然变得锈迹斑斑起来,其上的剑势自然也就开始明灭不定,一如那风中残烛。
穆少云的嘴角微扬。
他知道,这一战自己已经赢了,眼前这些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对手了。
但战略上蔑视对手,可不代表穆少云在战术上也会轻视对方,因为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风花雪月四宗捣鼓出来的这个四象阵,还是带给他一些麻烦了,若非他强提一口气撑住了白雪观两名弟子在那短短十几个呼吸内超过三十手的猛攻,此刻被对方剑势再抬,那么他就真的有落败之危了。
深吸一口气。
穆少云可不想再拖下去了。
他其实并不似花蓉猜想的那般已经看穿了四象剑阵的变化和作用,他只是比花蓉更懂人心罢了——结阵者,若是对自己的领队都没有信心的话,那还结哪门子战阵?尤其是这种以“凝气势”为主要手段的战阵,对阵中人或许要求没那么严格,但对他们的心性和意志却是有着更高的要求。
穆少云看得出来,如果让花蓉带着这群人继续再取得几场胜利,彻底巩固了她在众人心目中的无敌印象后,就算是他也绝对不敢再狂妄的开口以一人之力挑战对方,因为那纯粹是自取其辱。
只是眼下,花蓉还没有成长到如此高度,所以才让他有了可趁之机。
于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穆少云一刻也不想拖延了。
此时以攻心话术破了对方的剑势,接下来就一击定胜负好了。